? 二-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安思源2017-3-19 10:56:10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章

  咸通年间,以诗文风流而名满长安的鱼玄机因“戕婢”入狱待审。

  谣言开始沸腾……

  听说那个侍婢名叫绿翘,的确有几分姿色,常惹得一些出入咸宜观的公子们垂涎,可惜是个傻子。至于最后,那个婢女到底是死是活,压根没有人关心,长安百姓饭还是照样吃、日子还是照样过。

  可惜,当事人不是这么想,难得有个机会站在众人瞩目的焦点,怎么可以浪费。

  于是,五日之内,长安城大街小巷的墙上都被贴上了同一告示。告示上生动形象地画了一个男人,看不出来那是谁,画像下方还有一段声情并茂的话……

  “段子七,男人要有担当,既然你在众目睽睽下堂而皇之地触碰了我身上每一寸肌肤,甚至还觊觎了我的后庭,那就要负责到底。当日,有那么多人证在场,你休想抵赖。你若是坚持把无赖行径耍到底,那我就天天睡在段府门口!麻烦你送条草席出来,天凉了,附带一条被褥当然最好……唐九金。”段夫人紧握着那张纸,越读越大声,最后几乎用吼的,手间的力道也越来越重,“唐九金是谁?谁是唐九金?!”

  “不认得。”段子七压根就没理会母亲大人的怒气,继续逗弄着笼子里的八哥。

  “不认得?你连陌生女人的身子都敢摸?还……还每一寸肌肤……连后庭都要……”都怨她!是她教子无方,居然让他养成了这种癖好。

  “……”段子七沉默了,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难道要说:娘,孩儿是受?!

  “子七。”段夫人很郑重其事继续开口,“你跟娘说实话,趁娘这几年身子还算好,还有一定心理承受能力,你就坦白吧。你是不是有龙阳之好?”

  “娘,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不瞒你了,我……”

  “夫人,少爷又在睁眼说瞎话了,他一直问我哪个妓院服务好又优惠。还有这个唐九金,他分明认得,那天我看着他摸遍人家全身的。就是咸宜观里被鱼玄机打死的婢女,他摸了,他真的摸了!”没等段子七说完,那天跟着他一块去验尸的小厮段龙套就迫不及待打断了他。

  在夫人面前汇报少爷的事,是有银子拿的,越是详细银子就越多。即使被少爷瞪两眼,他也甘愿。

  “那婢女不是叫绿翘么?”段夫人朝着段龙套投去一道激赏的目光。

  “那是她被送去道观后改得名儿,原先叫唐九金。”

  “姿色如何?”之前段夫人就听说绿翘死而复生了,把当日在场的人吓得半死,她那儿子回来之后还吐了一天。都说大难不死的人必有后福,谁管那姑娘到底叫什么,总之一定是个有福之人。

  “容貌清秀,体型丰腴……”

  “龙套,今晚想跟死人一块洗澡么?”段子七浅笑,眼眸微眯扫向段龙套。

  好……好销魂的笑容呐!

  段龙套痴看了会,纵使少爷的笑容再销魂,也比不上银子的诱惑力,“夫人,我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当日少爷自己亲口说的。”

  “子七,我想过了,这个唐姑娘写得很有道理,男人要有担当。既然你真的做了,那就一定负责……”

  “生性痴傻、容貌清秀、体型丰腴、蓬头垢面,娘,这才是我当日的原话。您还要我负责么?”

  “痴……痴……痴傻?!”这什么品种啊?前后完全不搭嘛。

  “嗯?”段子七依旧笑得很诡异,尾音微扬,慵懒的目光斜睨着他的娘亲。

  “负责当然是要的,只是负责的方法有很多种嘛,娘的意思是,你也不一定要娶她,我们可以再商量,嗯嗯,再商量看看。”段夫人硬生生地给自己铺了层台阶,“龙套,那个唐姑娘现在在哪?改天我去看看她,不管怎么着,这样满城张贴这种告示,总是不太好的。”

  这要是老爷子回来看见了,非得吠上三天三夜不可。

  “不知道。”这次段龙套很不配合,毕竟谁会没事去关心一个傻子的下落。

  “我的银子要拿出来晒晒了,不然要发霉了,哎……想找个合适的人送都找不到。”

  “明天我就会知道!夫人您等着,我明天来给您晒银子。”

  “嗯,既然娘那么有善心,那我也去帮你查查,这就去。”说完后,没等段夫人回答,段子七就一溜烟消失在了正厅里。

  因为这张莫明其妙的告示,他已经在府里面壁两天了,今天好不容易约了人打马吊,可算是能去透透气了。这要是不趁这机会溜走,谁知道他那个天马行空的娘亲一会又能想出什么怪主意。

  他丝毫都不想再和唐九金有任何牵扯!

  “绿翘,给你看我偷来的烧饼,超大个的……”

  “绿翘已死,有事去敲坟。叫我唐九金,谢谢。”她有气无力地倒在破庙门口,蠕了蠕唇,含糊不清地说。

  “哦。唐九金,给你看我偷来的烧饼,超大个的……”衣衫褴褛的女孩顿了顿,不情不愿地又说了次,她还是坚持觉得玄机道姑取的“绿翘”比较好听。

  “你不必重复了,谢谢。”她很想让嘴角抽搐两下,可是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做这种多余的动作了,“喂我吃烧饼吧,饿得没力气了,这个样子好不端庄啊。”

  “好。”女孩应了声,扶着她起身,献宝似的从怀里掏出烧饼,在她眼前晃了晃,才撕了点下来塞进她嘴里。很快,她就发现了些不对劲,“我才出去一天,你怎么全身都是伤?”

  “呜……红扁,我好惨,人人看见我都要打我……呜哇……”她不问还好,一问九金就再也压抑不住委屈,放声大哭了起来。

  “谁打你?”闻言,红扁脸上的笑意淡去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