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安思源2017-3-19 10:56:23Ctrl+D 收藏本站


  “尼姑不能惹啊……”伴着一声声惨烈的哀嚎,她断断续续地呢喃出这句忠告。一直以为吃斋念佛的人就算动粗,也不过就像挠痒痒而已。她错了,真的错了,到底是佛门弟子不可小觑。

  唐九金开始觉得视线模糊,意志涣散,快要晕了。

  忽然一道颇具威严的声音响起。

  “这是在做什么?”

  九金掀了掀眼帘,将眼眸拉扯成一条狭长的缝,循声看了过去。隐约间,她瞧见了一个气质脱俗的白衣女子,身子有些微的发福,但也堪称丰腴;面貌看不清楚,但仍旧让人觉得贵气十足;就在她的周遭,还有一道光,闪亮闪亮的。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普渡众生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吧,唐九金觉得自己有救了,她用尽全力匍匐前进,在地上蠕啊蠕的,总算接近了佛光。她爬不起身,只好伸出手紧紧攒住“观世音”的衣角,“观世音菩萨……救我……”

  “段夫人?!”

  这声惊呼从老尼姑口中飘出的同时,唐九金也晕了。

  第二章

  一阵阵的疼痛袭来,唐九金下意识地蹙起眉心,想骂人,却没有力气。

  忽然觉得自己像是在暖暖的被窝里,床也是软软的,还有淡淡的馨香飘来,好好闻喏。她侧过身,把被褥抱在怀里,很没姿态地把右腿横跨在了被褥上,满足地哼出声:“嗯……嗯……”

  她完全没有心思去考虑自己到底在哪,是不是还活着,只想先好好睡一觉再说。

  可是有人偏不让她称心如意,没多久,身后就传来男人充满轻蔑的声音。

  “啧啧,打鼾、流口水、磨牙、睡相极差、还说梦话,真是少见的极品。”

  “特色特色,这属于个人特色。”跟着响起的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声音,听起来大概近四十吧。

  “永远带着一身的伤也是她的特色?”

  “也不知道她最近挨了多少打。刚才我要不救她,她会被那群尼姑打死的……”

  “你放心吧,比较傻的人生存能力都会比较强,她就算是被雷劈了,可能也只是换个发型和肤色继续活而已。”慢慢的,那男人的声音越来越近了,还有双微凉的手轻触着她的脖子,那双手就像有魔力一样,被他抚过的地方疼痛感也跟着淡去了些。没多久,他又开口了,“她不过就是受了些外伤,一会我给她弄些药,再顺便给她点银子,找人送她出府。”

  “送她出府?你没瞧见她身上那些伤吗?她是个傻子啊,无依无靠的,你让她怎么活下去。”

  趁他背过身去的空隙,九金偷偷睁开眼看了下,尽管只是背影,她也能认出那是段子七,那个雍容华贵正在大叫的夫人……她认得,就是观世音。

  “留她下来也可以,总得有个身份吧。让她做丫鬟,我们一起遭殃,或者我娶她吧。”段子七耸了耸肩,轻笑。

  闻言,九金瞪大眼,屏息等着观世音的回答。差一点,她就要脱口而出说“好”。

  俗话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观世音撇了撇唇,笑得比段子七更诡异。

  她家儿子的确很了解她,明白段府丢不起这个人,唯一的独子怎么能娶个傻媳妇,可是她这做娘的更了解自家儿子,早就想好了后路,“你那么快就想着成亲了吗?还早呢,让长安城里的待嫁姑娘们在思个几年春吧。名份多的是啊,等她醒了,我就收她做义女,以后你们兄妹相称,多好。”

  兄妹?!九金怔愣住了,认真思索了很久,虽然这个结局跟她设想的大相径庭,不过退而求其次也是可以的。往后她要真成了段府的千金,就能堂而皇之地不劳而获了,唯一的不足就是,她可能要随时随地记得装疯卖傻了,好艰辛喏。

  可是段子七却一点都不想有个傻妹妹:“义女?你疯了不成!”

  “你居然敢顶撞我?我要写信告诉你爹!”

  为什么那么多年了,他娘永远喜欢玩这招?段子七横了她眼,不得不软下气势,“我的意思是说,这么大的事还是等爹回来再商议下比较好……”

  “不用了,我给你爹写了信问过他的意思了,他说我喜欢就好。”

  “……”他爹果然是个没出息的。

  “就这么说定了。”段夫人笑开了,“子七,往后要好好照顾妹妹哦。”

  “胡闹!荒唐!不可理喻!匪夷所思……”

  段子七的抗议声被段夫人远远地抛在了身后,她迈着碎步带着一脸狂张的笑往门外走去。这可是她考虑再三才做出的决定,一点都不荒唐。总不能看一个傻姑娘流落在外自生自灭吧,更不可能真让子七娶她。定了个兄妹的名份不但能光明正大地收留她,还能让外头那些流言蜚语全都偃旗息鼓。

  骂累了,也没人理会,段子七乖乖地闭上了嘴,略显烦躁地长吁出一口气,斜睨了眼床上的人。

  这个注视来的太突然,九金没来得及闭上眼,只好硬着头皮干瞪着他。

  良久,她牵起嘴角,丢给他一个货真价实的傻笑:“呵呵……”

  这笑声让段子七好不容易压抑下的怒火又沸腾了,顿时觉得毛骨悚然,更不敢想像往后的日子要怎么过。

  天色刚亮,整个段府的丫鬟们就忙开了。落凤起得最早,伺候完唐九金梳洗后,就兴致勃勃地帮她打扮起来。衣裳都是夫人昨天让人去购置的,胭脂水粉也全是新买的,比起唐九金睡意朦胧任人摆布的模样,落凤玩得不亦乐乎。

  终于大功告成后,已经日上三竿了,她得意洋洋地透过妆镜欣赏着自己的杰作。镜子的女子眸色悠扬,侧首发着呆,脸上除了呆滞没有任何表情,却反而凭添了份说不清的美。她算是天生丽质的那种,只要稍稍打扮下,就能轻易叫人移不开眼睛了。

  痴看了会后,落凤才回过神,由衷地感叹:“小姐真漂亮,果然是佛靠金装、人靠衣装。”

  “靠?”唐九金抬眸,看着她,很是无辜地眨了两下。

  一大早就被这个莫明其妙的女人拖着起床了,她压根就没睡醒,还处在恍惚状态。耳朵也就自动过滤掉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最后听进去的只有一个“靠”字。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