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安思源2017-3-19 10:56:29Ctrl+D 收藏本站


  落凤脸色微变,摇头叹了声,外表是可以修饰的,内在看来是没药救了。

  “你是谁?”九金略微清醒了些,开始关心起眼前这人的身份了。

  “我叫落凤,往后就是你的贴身丫鬟了,你要有什么事或者是想要什么,只管跟我说就好,我会帮你打点好的。”落凤是整个段府里唯一自告奋勇申请来伺候九金的人了,其他人一听到这傻子的名字,都逃得飞快。

  她始终坚信,要成为一个有桃花缘的女人,“有善心”是必备技能之一。

  “落凤?”好难听的名字,让九金下意识地想起了“绿翘、红扁”。

  红扁……她居然忘了红扁,就这么把人家丢在破庙了!

  “嗯。这几天少爷会请师傅来教你习字,还有琴棋书画那些,连言行举止你也要学。夫人决定在十天后宴请一些城内的名门望族,让大伙都知道她收你为义女了,这样往后就没人能欺负你了。所以你要好好学哦,到了那天可千万不能让夫人丢人。”落凤耐着性子说。

  “唔……”九金沉默了,骗吃骗喝而已嘛,还需要学那么东西,可是如果拒绝的话,她会不会被打回原型?她依依不舍地摸着身上的衣裳,豁出去了,“谁是夫人?谁是少爷?可以吃么?”

  装傻要彻底,这样以后她学无所成,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了。

  “……可以吃。但是你如果吃了夫人,会被老爷打死;你如果吃了少爷,会被满城待字闺中的姑娘打死。”

  “落凤,你跟九金倒是很有共同语言嘛。”于是,正在被议论的主角之一忽然出现。

  九金瞪大眼,仰慕地看向她,呢喃,“观世音。”

  “我是子七的娘亲,段子七,你认得不?”段夫人微微弯下身子,笑得很和蔼。

  九金傻乎乎地点了下头,感觉自己顿时被一种母性温暖所包围。很久很久以前,她也是有娘的,后来她成了没人疼爱的小小草,她记不清在道观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只知道现在她又要有娘了。但是在这之前,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观世音,刚才落凤说我要学很多东西。以前在道观的时候,玄机道姑给我请过师傅,只有她才懂得怎么教我,我可以继续找她教吗?”

  “咦?这丫头也不是傻得很厉害嘛。”段夫人愣了下,再次认定谣言多半是夸张的。

  “我不傻。”九金用力摇头,她知道,傻子通常都说自己不傻。

  “嗯,你不傻。”你不傻就是我们傻!段夫人表面还是笑得很亲切,“那你知道以前教你的师傅在哪吗?”

  “我知道,可是……段府能包吃包住吗?我想天天都能看见她,那样比较有安全感。”

  段夫人愣了会,瞥见她眼眸里小心翼翼的色彩后,不禁泛起了些怜惜,伸手揉了揉她的头,笑言:“你不用那么战战兢兢的,往后我就是你娘,子七就是你哥哥。不管是府里,还是到了外头,子七都不会再让人欺负你了。你要个师父住进府里陪你,只管带进来就是了,这点小事你能自己作主。”

  “哥哥……”好陌生的称呼。

  “你可以叫他‘七哥哥’。”落凤插嘴道。

  “七哥哥……九妹妹……”少了八耶,九金皱了皱鼻子,“七上九下喏。”

  闻言,段夫人眼角抽了两下,倒是落凤很平和,始终跟九金保持着心灵相通,笑嗔道:“嗯嗯,很好很标准,很标准呐!”

  段夫人正起脸色,瞪了眼落凤,见她闭嘴后,转而又看着九金笑开了,“你告诉我那个师傅住哪,我找人去接。”

  “我要自己去接。”九金好想红扁,好想用力地拥抱她一下,告诉她以后她们又可以联手骗吃骗喝了。

  “那让子七陪你去,他今天没事。”

  “不……”

  九金的拒绝很快就被段夫人打断了,“落凤,去把少爷找来,顺便让龙套去备马车。”

  大娘,你好歹倾听一下下层意见吧……九金无奈地耷拉下脑袋,默默地在心底呐喊。

  既然被赶鸭子上架了,九金也就没有退路了,只好硬着头皮任由落凤把她塞进马车。没隔多久,她瞧见身着月白色衣裳的段子七也被塞了进来。虽然他眉头一直深锁着,停在他肩上的黑鸟也一直怪叫着,尤其是这一人一鸟看她的眼神充满了鄙夷色彩,可是九金还是觉得他好帅。啧啧,那个皮肤看起来真是细腻,还有那唇……微微抿着,忒性感了!

  看了会,九金害羞地捂住脸,扭了两下,应该藏在心底的话被她脱口而出了:“讨厌,好想吃一口喏。”

  “想吃我?”从他上车起,那双灼灼的眸子就没离开过他。那么通透的表情,只需要看一眼,就能让人轻易猜出她的心事了。

  “唔……”九金羞赧地咬着手指,欲言又止,想吃能就能吃吗?

  “我的嘴啃起来味道很不错,嗯?”段子七又靠近了她几分,不耐地拍开她放在嘴里的爪子。

  “那……”那可以让她尝尝么?

  “我也很想给你啃,可是很快全长安的人都会知道我们是兄妹了,我们不能做出有违伦常的事,明白吗?”段子七忽然觉得自己很像一只狼,诱着面前那只小白兔一步一步跨入陷阱。

  “这个我明白。”传说中的乱伦嘛,对于这种禁忌之恋唐九金已经向往很久了。

  还真是孺子可教,段子七满足地哼了声,继续循循善诱,“所以,如果你坚持要吃我,就回去跟我娘说不要做我妹妹,那样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懂吗?”

  “懂。”唐九金回得很响亮,那么有目的性的话,就算是以前的傻绿翘都能听懂了,“七哥哥,我并没有坚持要吃你,我也可以去吃别人,比如你身上这只乌鸦看起来肉质就挺鲜美的,说不定味道比你更好。人生嘛,不求最好、但求更好!”

  又不是全天下只有他一个男人,犯不着为了他牺牲幸福的下半辈子啊,不值啊不值。

  “你……”子七沉了沉气,握拳,低吼:“这是只八哥!”

  “八哥?!”她受惊了,很不端庄地大喊。

  “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我警告你,你要是敢觊觎它,我会把你打得连你娘都认不出。”

  “……”我娘死了呢。九金没有心情解释,用很深邃的目光把那只八哥打量了很久,“怎么会这样,你是七哥哥,它是八哥哥,我还有个哥哥居然是只禽兽!”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