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安思源2017-3-19 10:56:40Ctrl+D 收藏本站


  段子七骑着高大骏马,眼含三分桃花,笑含七分魅惑,活像个凯旋而归的英雄般走在最前头;身后,跟随着狐假虎威的段龙套;遥远的大后方,有头骡子哼着气扭着臀磨叽磨叽地漫步在街边,唐九金岔开双腿耷拉着头,有气无力地坐在骡子上,嘴里不停呢喃:“我要端庄,我要端庄……”

  刚出段府的时候,当唐九金见到这头丑到无法形容的骡子时,就用尽全力呐喊过这句话了。

  可是她家七哥哥说了:“骡子是驴和马的杂交,混合了马的帅气和驴的勤奋,它名叫‘宝马’,如此稀世珍品才配得上举世无双的你。”

  好吧,她也承认自己的确有点举世无双;但是,一头丑到不行的骡子算什么稀世珍品?凭……凭什么要跟她放在一起相提并论?!还取名叫“宝马”,自欺欺人也不带这样的吧。

  九金越想越无力,整个人俯趴在了骡子上,虽然嫌弃但为了安全她还是亲昵地搂住它的脖子。有道让人很不爽的声音,从她头顶飘来。

  “端庄的小姐,少爷让你快点,他在前头的首饰铺里等你。”

  是段龙套阴阳怪气的声音,这人真是不讨喜,九金埋怨地瞪了他眼。要换以前她一定把他舌头拉出来打结,看他还能怎么废话,可是今时不同往日,打狗得看主人啊。

  “嗯。”她很不情愿地应了声,然后蹑手蹑脚地从骡子背上滚下来,沉了沉气,把骡子脖子上的缰绳一端在手掌上缠了几圈,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她傻笑着看了眼龙套,忽然迈开脚步,犹如离弦的箭般牵着骡子狂奔起来。

  这头被段子七诩为稀世珍宝的骡子,极度喜欢走“乙”字型路线,多凌乱的步伐啊。指望它快一点,难度太大了,还不如她牵着它跑,让这头“宝马”领略一下什么叫“奔驰”。

  正在首饰铺里听老板介绍新货的段子七,倏地感觉到有个不明物体从他余光间疾驰而过,一声凄哀的骡子吠叫声跟随而来。子七含着笑,探出头看了眼,瞧见目瞪口呆地龙套追上来后,叮嘱了句:“等她跑到街头的时候,去提醒她一声,跑过头了。”

  “那个就是九姑娘么?”为了视野更清晰,掌柜爬到柜台上,伸出身子眺望着被尘土包围的那个不明物体,问道。

  “嗯。”子七哼了声,专注地翻着手中的新货样图,“你也瞧见了,先天条件已经属于需要回炉重造的了,后天自然要煞费一番苦心了。所以就麻烦你挑些好点的首饰给她,就算是朽木,镀上一层金后,应该还是能唬唬人。”

  “明白明白,七爷亲自来购置,我们又怎么敢怠慢。您看看这些吧,都是定制的,款式能按照您的喜好更改。”说着,掌柜爬下柜台,又从底下搬出一摞样图。

  “我也不能每次都陪着她来挑,她喜欢逛市集,你一会只管认清了那张脸,往后她就是段家的二小姐,要是下次闯了什么祸,你多担待着点。我娘对她喜欢得紧,她要是在外头受了什么伤,就算是少了根头发,我很难跟我娘交代。”子七随意地看着样图,心思压根不在那上面。

  亲自带她出来挑衣裳挑首饰,全是假的。既然事成定局,他注定要接受这个傻妹妹了,那就得想个一劳永逸的法子。以他娘那心血来潮的个性来说,义女是收了,但照顾她绝对是他的责任,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也是他的过错。

  他没空跟在那傻丫头身后收拾残局,最好的方法就是一次性杜绝了一切有可能的伤害。

  跑过头的九金折回来了,冲进店铺里时,刚巧听见了这番话,心震了下,身子也震了下。

  人心是会拐弯的,这句话唐九金不懂。她只是觉得段子七真的很有兄妹爱,他居然可以用那么酥软的声音,就轻易地警告了在场所有人。也就是说,以后她可以肆意妄为,没有人敢再打她了……

  她家七哥哥是在保护她呐!

  “来了?”撇见杵在门口的她,一身风尘仆仆、满脸脏兮兮、发髻乱蓬蓬的模样,段子七强忍住想把假装不认识她的念头,努力让眸色放到最柔,微笑着问。

  九金愣愣地点头。

  “过来,看看这些首饰的款式,喜欢就说。”

  段子七忍得很辛苦,可是掌柜就没那么好的涵养了,猛咳了声,他抢过子七手中的样图,替子七喊出了心声:“不要糟蹋这些东西!呃……我的意思是,这些款式还是配不上九姑娘的身份,我再去换些更好的来。”

  “好,麻烦你了。”段子七故意假装没听见那句话,赞许地冲着掌柜点头。

  只是九金没有办法假装,但听清了又如何了,她依旧只能顶着憨憨的笑,把所有怒气委屈无奈揉成一团吞进肚里。能摇身一变成了段家二小姐,已经是偷来的福了,既然是她自己选择装疯卖傻寄人篱下的,那还有什么话是听不得的。

  再苦,也苦不过天天挨打。

  总有天,她会熬出头,这一天也不会等太久,到时候她要带着红扁去过好日子,顺便让这群人知道“傻子”是惹不起的。

  ……

  最终,九金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她的品味着实不走寻常路。她挑了一堆恶俗恶俗的金饰,从发钗到耳坠再到项链,总之每一样都是金灿灿的。这些东西唯一的优点,就是含金量很高;唯一的缺点就是,极度不美观,要全都戴在身上估计会很累人……

  不过她也不是完全不靠谱的,还是挑了个让段子七看得下去的东西,一个翠玉发簪,小小的,簪尖有只振翅欲飞的蝶。倒是很称她,只可惜子七还没来得及夸她,她便说了:“这是要送给红扁的,像我那么端庄的人,不适合小家碧玉的东西。”

  很好!她倒是还懂得小家碧玉的意思!但是为什么偏偏不懂得何为“端庄”?

  令人揪心的那一天终于到了,据说段夫人几乎给满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发了邀请函,还让人家携带家眷赴宴。

  她倒是对唐九金很有信心,事实上,唐九金对自己也很有信心。

  她的信心甚至膨胀到,不让任何人跨进她的房门,就连落凤都只能守在门外干着急。想到她家小姐那天买回来的那堆金灿灿,还有那一件件质地上好款式却只有傻子才会穿的衣裳,她就不敢再往下多想。

  红扁大老远就瞧见落凤一脸焦急地徘徊在门外,垂头看了眼自己怀里的那个包袱后,她叹了声,饶到了屋子后面,鬼鬼祟祟地爬窗窜进了九金房子。她正坐在妆台前发呆,她也没唤她,随手把包袱往旁一丢,倒了杯茶灌了起来。

  隔了很久,见九金一直没反映,她才开口:“段夫人说她都安排好了,你还没好吗?做什么不让落凤进来帮你?”

  “你吓了我一跳,什么时候进来的?”闻声后,九金猛震了下,不停拍着心口顺气:“找她做什么,有你在啊,你以前是帮玄机道姑梳妆的耶,难道手还没有她巧吗?”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