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一-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二一

安思源2017-3-19 10:58:24Ctrl+D 收藏本站


  “这样啊……那你别吃了,我来帮你吃。”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想当初在道观里,她每天只能吃一顿,每顿只有一碗饭,那碗小得根本就不配被称作碗,分明是只碟子,这要是不用偷的,她早就活活饿死了,哪还等得到他回来。

  “话也不是这样说的。”项郝牵了牵嘴角,拉扯出一个很浅淡的笑容,“既然已经偷了,那也别浪费,浪费粮食也是不对的。”

  “……”九金咬了咬牙,决定不要跟这种死要面子的男人计较,自顾自地烤起了美食。

  她家师公很惬意地坐在一旁,看着她忙得灰头土脸,丝毫都没有帮她的打算,甚至还很悠闲地逛起了这间屋子,良久,抛出一句更让她呕血的话:“这屋子看起来好眼熟。”

  “……”九金垂着头,用沉默相对。

  “你怎么了?”项郝终于发现了她有点不对劲。

  “你不记得这里了?”她忽然有种感觉,回头审视这三年的坚持,九金发现自己还真是傻到无药可救了。

  闻言后,项郝自言自语了起来:“的确有点印象……”

  “这是我家。”她开口,冷冷地打断了他,很不争气地觉得心好酸。

  “你家?!”项郝显得很惊讶,失声叫道,又跑到外头研究了一番,才跑回屋子,面色不怎么好看地问道:“你跑来这边做什么?”

  “人受了委屈当然会特别想家啊,想家了就会想回来看看啊,在这里烤出来的东西特别有味道。而且,我听村子里的人说,后来见你在这里出现过,所以想守株待兔一下,你答应过会带我离开的嘛。”她更认真地烤起了鱼,想借着忙碌掩饰掉一些情绪,可还是禁不住宣泄了出来:“难怪人家说,男人的承诺只有傻子才会信……”

  九金哭了,这是项郝第一次看见她哭得那么安静,他有些自责地蹲下身,轻声开口:“别哭了,我只是有些事要办才耽误了,这不是回来了吗?”

  她抬眸看了他眼。是回来了,可不是为了她回来的,如果玄机姑姑不出事,也许他永远都不会再回长安城,即使回来了,也绝不会出现在她面前。然而有时候把一切看得太通透也不是好事,九金宁愿像以前那样的傻:“那你还会走么?”

  “我……”他犹豫着。

  一个需要想那么久的答案,不要也罢。九金伸出手,有些粗鲁地擦去眼角的泪,把手里那条串在棍子上烤得差不多的鱼递给了他,“喏,可以吃了。我们快吃吧,吃完我要回家了,七哥哥和观世音会着急的。”

  “阿九,以后好好待在段府,段家二小姐这身份足够让你丰衣足食了,别再跑来这种地方……”

  “虽然人人都说我是傻子,但是傻子也有尊严的啊。丰衣足食了不起啊,我要贪图这些,就不会在道观里忍气吞声三年了。你又没有被很多人集体群殴过,根本就不会知道人家有多委屈,我就是喜欢被人打了之后到这里来哭,碍着你什么了?!那以前你在这里把我救出火坑过,我想你能再救我一次啊。从你离开的那天起,我每天都在墙上用墨画竖线,就盼着你回来。谁知道我画得满墙都是了,你还是不回来!”越说越激动了,积压了三年的情绪终于找到了个宣泄口,九金怒气冲冲地站起身,边抽泣,边蹲在墙角刨啊刨,半晌,才刨出了个木盒子,恶狠狠地丢到项郝面前,“这里头都是我那些年的悄悄话,连红扁都不知道的悄悄话,都给你都给你,我不要了。你要滚就快点滚,反正这些年有你没你也都过来了!”

  她一口气吼完好大一段话,气都快喘不过来了,用力踹了下项郝后,九金甩着过长的袖子捂着脸拔腿奔出了屋子。她就猜到从来都是自己在自作多情,人家根本就不记得以前的事了,更不会记得答应过她的那些话。就她还傻乎乎地一直想溜出段府见她,还自以为是地想旧情复燃……燃个屁啊,她根本就是在自焚嘛。

  项郝整个人愣住了,直到九金离开,他都没回过神。许久之后,才垂头看了眼地上那只木盒子。他犹豫了会,抿着唇,蹲下身,伸出手指轻拨了下就打开了那盒子。里头很杂乱,有一堆小纸条。

  他沉了沉气,随意挑了张,上头画了很多金元宝。

  又打开一张,上面鸡鸭鱼肉画了一堆。

  继续看,是一个很像哭的笑脸。

  跟着……有无数张都是重复的,一个老公公模样的人全身湿透了。

  项郝很费解,拧着眉心颠来倒去看了很久,最终才明白,原来是“湿公”。

  第十章

  “少爷,这样可以吗?”

  龙套摇摇晃晃地站在中堂的椅上,边扶着一副据说很珍贵的墨宝,边很艰难地回头询问着他家少爷的意见。

  子七仰头看了眼,左右审视了一番,有些不悦地蹙起眉心,“好像还是不够显眼,最好是最中间的位置。”

  “不行啊,中间要挂老爷的画像。”龙套好心规劝。那副画像老爷很珍视,常说那是他最玉树临风的一面,威严中带着温和,俊俏中又夹杂着狂狷,一副极其销魂的画像!

  “这样啊……”闻言后,子七很认真地思忖了会,才开口:“那就把爹的画像撤下来,挂他房间去。”

  “……”龙套顿觉无语,只好照办。眼看着自己和其他家丁联手把老爷的画像摘下,就好像看着老爷在段府的地位每况愈下,万分的凄凉,“少爷,这样差不多了吗?”

  子七没有说话,很沉默地看着。

  风吹裤衩毛飞扬。

  真是苍劲有力的七个大字,一撇一衲勾勒出的精髓,越瞧他越觉得满意,忍不住点头,感慨低叹:“龙套啊,你有没有发现我的字真是越写越好了,简直让人移不开眼睛。”

  “呵呵……”龙套回了个憨笑给他,真正让人移不开眼睛的是其中的内容吧。

  “小姐回来啦,刚好要用晚膳了呢。”

  子七本还想说些什么,门外院子里传来一阵招呼声,引得他回头看去。只瞧见有个熟悉的身影一跛一跛地往里走,脸上黑漆漆的,衣裳也很残破。他愣了会,冲着一旁还站在椅上的龙套使了个眼色。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