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二-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二二

安思源2017-3-19 10:58:30Ctrl+D 收藏本站


  于是,很会察言观色的龙套赶紧点头,跳下椅子,迎上前把九金扶了进来。

  直到停在子七面前,她始终紧抿着唇,脸上的笑容比哭还丑,鼓着腮帮子,像是在强忍什么。

  “不是说去刑场跟你师公再续前缘了么?啧啧,怎么把自己糟蹋成这样子了。还是说,这个千载难逢可以趁虚而入的时机,你没有把握住?”打量了她会,子七有些厌恶地摇头,目光落在她衣裳的下摆上,也不知道沾了什么,黄黄的,看起来真让人作呕。

  “你说这个吗?”顺着他的目光,九金甩了甩衣裳下摆,解释道:“吃豆腐脑的时候打翻了,就溅到衣裳上了,然后不小心摔了跤,又沾了尘,就变成这种屎尿色了。”

  “我不是色盲,你不需要把这种颜色形容得那么通透。”子七不悦地别过头。

  “哦。”九金应了声,没理会他的话,径自环顾中堂,不禁困惑:“不是说快要用晚膳了么?观世音怎么不在?”

  “哦,她说晚膳时不用叫她了,她要反省面壁。”他笑了笑,目光意有所指地扫向那个刚挂上中堂的东西,考虑到她的理解能力,他又补充了句:“为了她的醉言。”

  醉言?九金困惑地皱起眉,想了会,才顺着子七的视线看过去,恍然了,“既然这样那干吗还要把它挂出来?”

  虽然她也知道那句话不错,但实在有违她平时的正常水准,按理说她可以再煽情一些。

  “娘说你见了应该会很开心,你开心就好。”他耸肩,不屑地嗤笑。

  从段子七的表情看起来,他是真的很瞧不起她。可是九金也不是真的傻,他如果真的那么讨厌她,又怎么会陪着观世音胡闹,还真挥毫把这句话写出来送去裱框。再想到观世音的话,那一句简简单单的“你开心就好”,九金抑制不住地吸了吸鼻子,本来逐渐淡去的委屈又涌了上来。

  没有比较的时候倒也就算了,偏偏这对母子好邪恶,就选择她刚被人欺负完后又对她那么好,很容易就感动人的啦。

  “龙套,把这人拖回房去,交待落凤把她从头到脚刷干净,换掉这身衣裳,不弄好就别给她吃饭,真影响食欲。”眼看着她那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子七以为这丫头是被感动的,想想自己实在不太会应付感性的场面,于是故作深沉地喝令道。

  “哦,好。”龙套应声领命,很是为难地看了眼九金。要用拖的哦,难度很大啊,难免会有点不太怜香惜玉。

  的确很粗暴,不过龙套在挣扎了些会后,还是决定不要违抗少爷的命令,于是狠心地揪起小姐的衣领,一路往外拖。

  自然,惹得九金挥舞双手大吼大叫地反抗:“啊啊啊,死龙套,你干吗啦,会痛啊,想弄死人吗?”

  听闻九金的喊闹声后,子七很不客气地伸手朝着龙套的头猛拍了下,怒斥:“你傻啊,做什么拖她?!”

  “我……”你让我拖的啊!!

  “起来!不要躺在地上!”骂完龙套后,子七的目标就转到了九金身上。

  他吼得很大声,让她吓得瑟缩了下,费力地想爬起来,可是扑腾了几下就摔了下去。最后,九金只好抬起头,很无奈地看着他,嗫嚅:“我脚扭伤了。”

  有点出乎子七的意料之外,他愣了下,蹲下身,撩起她的衣裳下摆,伸手触了下她的脚踝,耳边传来了九金的抽气声,看来是真的挺疼:“怎么弄的?”

  “回来的时候跑太急了,摔了跤。”

  “又没人要劫你色,跑那么急做什么?”他用听起来很不好的口吻责怪着她。

  “我怕出门太久,你和观世音会担心。”撒谎这种事,九金连考虑组织的过程都可以省略了。她才不会傻到告诉他,自己刚被某个很狼心狗肺的男人欺负了,然后傻傻的一路泪奔回家,这种丢脸的事,自己知道就好,不值得宣扬。

  这话说得直触段子七的软肋,差点溢出唇间的怒骂声又被他硬生生地吞了回去,替她整理好衣裳后,他目光在众家丁丫鬟间游离了圈,最后定在龙套身上:“你抱她回房……”话说到一半,他又突然打住了,轻叹了声,低哝:“算了,还是我来吧。”

  说完后,子七就在众目睽睽下把九金抱起,没理会身后那一道道诧异的目光,自顾自地转身朝着她的屋子走去。可他却没办法不理会九金绯红着双颊瞠目结舌的表情,轻咳了声,算是化解了些尴尬后,他才记得要端出兄长的架势:“以后不管去哪,还是把落凤带上吧,要是有事耽搁回来晚了,也能让她回来捎个信,没必要急急忙忙地弄得自己一身伤。你明知道自己傻,肢体很难协调,就不要太勉强自己。”

  “你怎么那么没口德喏!”她气呼呼地伸手捶他。

  在子七看来,这动作更像娇嗔,身子不禁僵了僵,脸颊也跟着泛起了一阵潮红,赶紧扯开了话题:“你跟你师公袒露心事旧情复燃了没?”

  “哎……”一提这事九金就愁眉苦脸长吁短叹了起来:“你也算是个正常男人,你会不会喜欢上我?”

  “不会。”就算他不正常,也不代表他对另一半就会将就,绝不会把她列入考虑人选!

  “就是了嘛。像师公那种比你好那么多的人,更不可能会看上我了。别再说旧情复燃了,好讽刺,人家根本就不记得什么‘旧情’,就我一个人在思春而已。他只是为了姑姑的事才回长安的,现在事情办完了,估计很快又要消失了,还说让我以后好好待在段府做二小姐……去他的,搞得像在帮我料理后事似的!”

  子七垂眸冷看着她,这是个连阳奉阴违都不懂的傻子,所以他完全没有必要对一个傻子那么好。脚受伤了又如何,她师公都不管不顾了,有他什么事?!

  想着,子七倏地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

  砰……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