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四-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二四

安思源2017-3-19 10:58:41Ctrl+D 收藏本站


  第十一章

  这就是命。

  唐九金为了这四个字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很久很久,时常会看着缠着绷带的脚踝发呆,总觉得那里还残留着段子七的掌温,想到就让她觉得心乱如麻的温度。她也分不清这到底是种什么感觉,总之以前就从来没有过。

  其实吧,如果七哥哥就是她的真命天子,她也没有资格嫌弃,该嫌弃的应该是他才对。九金有点怕了,不敢再自作多情想太多,怪只怪她眼光太好,搞得现在出现在她身边的男人都那么完美,完美到只有才貌双全的女子才配得上,她就只有在旁边随便看看流流口水的份。想着,九金很沉重地叹了声,想到了爹和娘。

  回想起很久以前,九金也有过无忧无虑的日子,还有过很不切实际的小梦想,就是成为像娘一样的人。娘很漂亮,也很爱爹,还曾是个大家闺秀,为了爱跟着爹私奔了。九金很羡慕这种勇气,她总想有一天也要找个男人私奔,哪怕从此家徒四壁,只能喝野菜汤,还要天天日落时分倚在家门口盼夫归来,也是很美妙的。

  炊烟木桌,田间夕阳,天伦之乐……一幕幕都是记忆很深处的画面,九金想着想着就不自觉地躲在被窝里哭了起来,边哭还边断断续续地念叨:“娘哦,我藏的小金库越来越庞大了喏,最多再熬一年半载,我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可是,观世音对我那么好,我又有点不舍得走了,不过再说吧,有个小金库也好喏,以后就不用再装疯卖傻了……再装下去,可能我真的要嫁不掉了……嫁不掉会被人笑,我已经被笑了那么多年了,不想再被笑一辈子哇……你要保佑保佑我哦,大不了下次我多给你烧点纸钱……”

  说到后来,她觉得眼皮越来越沉,说不动了,开始昏昏欲睡。

  模糊间,好像有听见开门的声音,九金翻了个身面朝外,懒懒地掀了掀眼帘,瞧见个很朦胧的身影,她轻哼呢喃了句:“落凤,你怎么还没去睡喏……”

  来人没有理会她,九金也没力气去研究,继续专注起睡眠。

  可是没多久,她觉得有双手很轻柔地摸着她的脸,然后又慢慢移到她的脖子,痒痒的,很难受,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调戏。她皱眉,有些烦躁地挥开那双烦人的手。然而那双手的主人很坚持不懈,这次干脆就掀开了她的被子,胡乱摸了起来。

  眼看就要被袭胸了,九金瞬间清醒,倏地弹坐起来,瞪大眼,费解地看着面前那人。虽然背着光,但那身形那打扮,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七哥哥?!”

  他有病啊?大半夜的不睡,跑到人家房间里来摸啊摸的。

  她叫得还算挺大声,段子七却像压根没听见般,继续不作声,转身朝着书案的方向摸索去了。

  九金很惊恐地瞪着他,怕他又做出什么惊人之举。

  事实上,她的担心一点都不多余,段子七居然撩起袖子,开始磨墨。她咧着唇,实在很难理解他究竟想做什么,只好屏息静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磨啊磨的,从一旁笔架上抽出笔沾了墨,愣了会,又朝着她的方向走来了。

  “中邪了哦?”九金自言自语,害怕地拼命往床的角落缩,又不敢大叫,怕被打。

  结果她还是没能逃开他的魔爪,他突然就伸出手,很粗暴地拉住她的手肘,把她拖到自己面前,然后拍了拍她受伤的脚踝,幸好不是很疼,只是这动作看起来就好像是在给一头猪估价。

  “你到底想做什么啦?”九金下意识地伸手护住脸,怕子七会想用笔在她脸上画王八之类的东西。

  好在他没有对她的脸下手,而是转而蹲下身子,研究起她受伤的脚踝。

  “不会又想帮我揉脚吧?已经不是很疼了啊……”

  很快,九金的话音消失了,主要原因是已经惊得说不出话了。只瞧见他举起笔,煞有气势地在包裹她脚踝的绑带上写了起来,“唰唰唰”的,也不知道在写些什么。九金不识字,但她至少知道这几个字写得很漂亮。

  按理说那是一手很值得喝采的好字,九金却完全没有心情去赞赏他,他也完全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大笔挥完,随意一丢后,他起身抚袍,依旧倜傥,跟着……消失在了门边……

  “……”这到底什么跟什么啊?!

  九金愣了好半晌,才终于回神,眨了几下眼,把嘴合上,大叫了起来:“落凤!落凤!救命啊啊啊!”

  “怎么了怎么了?”落凤拉扯着裙摆,提着灯笼,急急忙忙地跑进来。

  “你刚才有没有看见七哥哥?”

  “没有啊,少爷来过?”落凤困惑地回头看了两眼,“哦,我刚才去茅厕了。”

  “你做什么早不去晚不去,偏要选在刚才去啊。”害她一个人面对中了邪的段子七,好可怕的。

  “……小姐,内急这种事是很难左右的,我总不能给它固定个时辰倾泄吧。”

  “那……那、那算了,你帮我看看这上头写了什么?”说着,九金把脚伸到落凤面前。

  落凤无奈地叹了声,以为她家小姐又开始犯傻了,却又只好将就着配合她的痴傻,把灯笼凑近几分。不看还好,一看落凤就倒抽凉气了,绷带上头不仅是真的有字,那字还很诡异:“段子七私有物,莫碰……”

  “哎哟,我完了……”九金倒在床上,怪叫。她一度以为自己在痴傻界算成功人士了,没想到人外有人,这个段子七绝对比她更有前途。

  大半夜的跑来扰人清梦,还要给人家烙个印儿,搞得她莫明其妙地心跳加快,这到底算什么嘛?!

  午后,本该很静谧的,裴澄的到来却打破了这一切。

  “梦游?!”九金很心不在焉地扫了眼手中的马吊牌,惊叫,注意力几乎全被裴澄的话吸引了。原来段子七不是中邪,是梦游哦。

  “子七以前常这样,听段夫人说这些年比较少了,从前还会半夜起来爬到假山顶上引吭高歌,比较下来在你绷带上练字还算正常了。”

  “算正常?!”九金继续大惊小怪。又看了眼自己那只翘得很高的脚,好吧,她承认也许段子七的行为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可是……为什么要写这几个字?

  “子七,到你了,出牌啊!”裴澄吼了声,又看向九金说开了,“不过……啧啧,人家都说日有所思才会夜有所梦。哎,我还真不知道子七居然对你有这种心思,九金啊,果然傻人有傻福啊,我们这长安城第一仵作就这样被你给糟蹋了。”

  “哎呀,过奖过奖。”九金讪笑,还扭捏地翘了翘兰花指,娇嗔。心里却觉得,谁糟蹋谁还没一定呢!

  这俩人聊得太浑然忘我,完全忘了马吊牌是需要是四个人打的。

  于是……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