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一-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三一

安思源2017-3-19 10:59:26Ctrl+D 收藏本站


  “哇,什么贼那么厉害,需要贴到告示栏上号令满城出动的。”

  “可能是个比较与众不同的贼吧。”

  “什么贼啊,是侠盗!劫富济贫的侠盗!他从来只偷那种嚣张跋扈的有钱人,那也是他们活该。这次他偷了王家,姓王的那一家个个都目中无人,平时也没少欺负穷人,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听说这次被偷了个镇宅之宝,是个招财之物,王家就靠那东西发的财。所以,才把事情给闹大。报了官,贴了告示,弄得全城鸡飞狗跳。”

  “哦哦,侠盗……”九金猛点头,一个劲地附和。说那么好听,到头来还不就是一个贼嘛,只是比较下来,他是个很有爱的贼,因为他很有眼光的选择了暴发户下手。

  “你还别说,那东西估计真的是镇宅的,挺邪门的。你们再看看这张告示,王家小姐得了怪病,全身发痒,身上都抓破皮了还是痒,正悬赏良医呐。”

  “哎呀,他们家怎么那么倒霉,哈哈哈……”九金真的很想装出一副惋惜的模样,可是实在压抑不住内心狂喜。难怪人家说人在做天在看,古话到底不是掰出来的,瞧瞧,那是根据具体事例分析出来的!

  “走了。”

  项郝师公突然就打断了她的快乐,九金合上嘴,收敛起笑意,满脸错愕:“去哪?”

  “不是说过,去把人搞疯嘛。”

  这句话的范围很大,让人很难揣度出具体含义。

  不过很快,当项郝在王府面前停下脚步,并且让他们家丁去知会王老爷说是良医来了时,九金顿悟了。原来他们是要做善事的,说什么把人搞疯,弄了半天师公还是想把她搞疯。

  “我不要,我不去,我不干。”九金开始抱住人家府邸门口的石狮子耍赖,打死她也不要配合给那个暴发户千金治病。

  “要我抱你进去吗?”

  “那么多人看着,对社会风气影响不太好吧。”

  “嗯,那就自己走进去。”师公点头,见那个前去通报的家丁出来了,便撩袍,往府里走去。

  “等我等我!”算了,九金妥协了,偶尔也就心胸博大一次吧,将来老了,也好有些事迹可以用来跟儿孙分享。

  又来到这个该死的地方了,园里的菊花还是开得很茂盛,才两天而已吗?九金觉得好像过了很久似的,上一回,就是在那个游廊上跟七哥哥吵架的,他说让她滚去找师公。当时大家都很气喏,现在回想起来,吵架时候说的话好像都是难听的。

  她也说过讨厌他,还丢了一堆烂摊子让他和观世音收拾……

  “您就是梅道长么?我听裴大人说您医术了得,小女这病就麻烦您了。”

  “王老爷子客气了,您若是不嫌弃叫贫道项郝就可,至于令千金的病,贫道没有十足的把握,得先看过才敢下断言。”

  “不碍事不碍事,项郝,那我这就带你去看看小女。”

  项郝微笑着,很有礼,转而看向门外的九金时,表情又冷漠了起来:“还愣着做什么,跟上来!”

  “你、你、你……”一见到九金,王老爷整个脸色都变了,全身都跟着颤抖了起来,“项郝,你怎么会把她带来?!”

  “有什么问题吗?阿九资质不错,所以早些年我便收她为徒了,只是这些年我洛阳有些事要处理,所以才把她一个人丢在长安。阿九最骄人的资质就是闯祸,要是她触犯过您,还请多见谅。”对于九金和鱼玄机的关系,项郝拿捏不准王老爷子到底清楚多少,便也就没有提,反正师公和师父也没差多少。

  项郝对答如流,看得出是早就有了准备的,王老爷也没再多说话,虽然还是不满九金跟着去,可考虑到自家闺女的病,也只好把话吞了回去。

  九金愣了很久才回过神,尾随在俩人身后,一个劲地偷笑。每当听见那个猥琐大叔一口一句“相好”,她就忍不住想用嘴放屁。

  走了好长一段路,绕了好几个弯,总算是到了王家小姐的闺房。

  就听到里头“乒乒乓乓”不断传来东西打碎的声音,听得九金一阵阵揪心,估计暴发户千金闺房里的东西都不会是便宜货,就这么全被砸了,好可惜喏。没多久,一声怒骂声溢了出来,“给我死开点,让你替我抓痒,又没让你掀我的皮,你看看……都抓出血!给我滚远点,一见你就心烦!”

  闻声后,王老爷不好意思地冲着项郝干笑,“我这闺女被宠坏了,你别见笑。”

  “呵呵,不会,我习惯了。阿九也是被我宠成这样的,有时候听说她被人欺负了,盛怒之下我会不分青红皂白,先弄死那人再说。虽说徒儿和闺女的性质不一样,不过想必王老爷子疼女儿的心情跟贫道差不多。”项郝笑言,伸手掐了掐九金的脸颊。

  这话,这动作,让九金忍不住颤栗了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果然是个从来不说真话的男人……

  “呃……正是正是……”王老爷脸色愈发难看了,偷偷瞄了眼九金,频频点头。

  进屋后,里头的画面跟九金想像的差不多,一片狼藉。王家千金窝在床榻上,发丝有些散乱,倒是还不忘点妆,也真是辛苦她了,身上都痒成那样了,还要在脸上搽那么厚一层胭脂。

  “仙鱼,这位是裴大人介绍的良医,快过来见过梅道长。”王老爷冲着自家闺女招手。

  九金挠了挠头,强忍住笑。果然是卖咸鱼出身的暴发户,如此的不忘本,连女儿都要取名叫“咸鱼”,不错不错,很值得发扬光大的精神。

  “鱼儿见过梅道长。”王仙鱼很端庄地起身行了个礼,脸颊微红,嘴角微翘,不断地冲着项郝抛媚眼。

  “哎哟我的妈,还鱼儿……要人命了哟。”这称呼差点就把九金的牙给酸掉。

  “唐九金!为什么你会在这?谁准你来我家的?!”一转眼,王仙鱼刚才的柔弱就被颠覆了。

  “我带她来的。鱼儿姑娘不欢迎贫道么?”项郝飘了她眼,口吻很淡,没有参杂任何情绪。顺势还拉起王仙鱼的手,带她到一旁入座,煞有其事地把起了脉。

  “呃……鱼儿不敢,既然是道长的朋友,那就是鱼儿的朋友了……”

  “可以闭嘴吗?我把脉的时候,不喜欢周围有太刺耳的声音。”项郝皱眉,打断了她的话,甚至没有理会她略显尴尬的反映,继续把着脉。

  那架势,看得出一定是行家,九金第一次知道,原来她家师公也并非是个插科打混的道士,还是有那么两下的。

  “什么时候开始的?”专注了些会后,项郝边问,边唤来九金,从她的小挎包里拿出一团布,逐渐摊开,里头是一整排银亮亮的针。

  “唔……就那天的赏菊宴,九姑娘也在的,她走了没多久,我就开始不对劲了。本来以为是吃了蟹引起的,没想到这两天越来越厉害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