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二-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三二

安思源2017-3-19 10:59:31Ctrl+D 收藏本站


  “哦?还真是巧呢……”项郝自言自语地咕哝了句。确实有那么几分巧,她才刚招惹完九金,就得了这怪病,这病显然是被人下了药。

  “道长,你说什么?”王仙鱼轻声询问。

  “没什么,跟你无关的话。”

  “那……我这病有救吗?”

  “有救,扎两针喝点药就好了,不过恐怕要辛苦鱼儿姑娘和王老爷子了,这药材说起来来也不难弄,就是得费一番苦心,哎……”末了,项郝还很深沉地叹了声,一副欲言又止很为难的样子。

  九金眨着眼,顿时很难分辨眼前这个男人到底何时真何时假了,他讲每句话的时候看起来都很认真。

  “你但说无妨,不管多难弄,我都会想法子的。”一听有救,王老爷子就激动了。

  “哦,你不用那么紧张,我又不会让你去找那些听起来很神奇,其实鬼都没见过的千年灵芝;更不会让你去找那种好像几百年才开一次,但是关键时候总是开着的天山雪莲。令千金这病,只需要五钱羊屎碾碎,再加五只常年盘旋在茅厕的苍蝇煮沸,然后用三碗马尿煮成一碗,倒腾在一块喝下去,一天三顿,保证你药到病除。”

  “啊?!这哪是人吃的东西啊。”王仙鱼大叫,脸色都变了。

  “当然不是人吃的……”差一点,项郝就说漏嘴了,幸好及时打住,“这是给病人喝的,鱼儿姑娘也可以不要喝,你要是想寻死,贫道也奈何不了。这病说严重也不严重,只是这样一直抓下去,皮肤会溃烂。”

  “我喝我喝!”王仙鱼一直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她的相貌,就因为这让她做什么都乐意。

  “嗯,九金,来替她扎针。”项郝满意地点头起身,踱步到九金面前,附耳在她耳边叮咛,“去吧,看哪不爽就往哪扎,扎到你气血舒畅了为止。”

  九金用力点头,猛然间明白了,原来针灸的最终境界就是被扎的人怎样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下手的人气血要舒畅!

  第十五章

  王仙鱼版仙人掌……

  这是在九金在王仙鱼身上奋斗了半个时辰后,她家师公给出的结论,很生动。

  曾有一度,九金很担心自己会把鱼儿姑娘弄死,没想到原来生命力顽强的不止她一人。

  “哈、哈哈哈哈,为什么人生会忽然变得如此美妙?”九金双手捧着热乎乎地豆腐脑,以极其不雅的姿态靠在路边的阶梯上,忍不住张狂地大笑,连身子都忍不住颤抖。独乐乐很不爽,于是她拉了拉一旁师公的衣角,逼着他附和:“师公,你说为什么人生会如此美妙?”

  “因为这家的豆腐脑很好吃。”项郝很专注地品味着手里的豆腐脑,敷衍地回道。

  九金用仰慕地目光凝视着他,师公到底是师公,处处都比她强,就连她最引以为傲的食量,在他面前都显得那么渺小。这已经是师公吃的第六碗豆腐脑了,还是她请客的。

  不过看在他刚才带她去报仇的份上,九金忍了,强装出一副很豪爽的样子大笑:“我没骗你吧!这家的豆腐脑是用豆腐做的,味道很纯正。”

  “嗯……”哪家的豆腐脑不是用豆腐做的?

  “可惜今天赠品都送完了,他们家的赠品很有历史意义哦,啊啊啊!”话说到一半,九金忽然大叫,把手里的豆腐脑搁在了一旁,在身上的小挎包里掏了半晌,终于掏出来,“就是这个东西,据说可以让人找到真命……”

  “什么破东西?”项郝抢过了九金手里的东西,打断了她的话。

  恰好解决了第六碗豆腐脑,他把空碗丢在身前,摆弄起了那六根被段子七拼凑起来的木头。

  仿佛,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那六根小木头又一次四分五裂了,回归到了它最原始的模样。九金瞠目结舌地瞪着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好像看见了她的红线被人生生扯断。

  “就是这样拆了又拼吗?”

  “是、是啊……”九金好不容易回过神,僵硬地点了下头。

  但是很快,她又愣了,因为师公又以很神奇的迅速把六根小木头拼凑了起来。她好像又看见了自己的红线被人接上,可是,谁又能告诉她到底真命天子能有几个?

  “阿九,你可以告诉我,这个东西的历史意义到底在哪吗?”

  “可能是上天在揭示以‘一女二夫’为标志的新时代即将来临了吧。”九金仰头望天,眼神悠扬,内心杂乱。

  项郝刚想开口,想告诉她“一女二夫”这个词,此生是与她无缘的。

  可惜,被一道分外刺耳的声音打断了。

  “哎呀呀呀呀,这么白白净净相貌堂堂气宇轩昂的男人,怎么就跑来要饭了呢。公子,你卖身么?跟我回去吧,往后我吃什么你吃什么,我睡哪你也……睡哪。”

  很快,就有道阴影朝着项郝和九金压来,遮盖了他们视线范围内的所有阳光,也昭示了她口中那个要饭公子非梅项郝莫属。

  紧跟着,有个铜板“叮”的一声,落在师公面前的空碗里。

  身为局外人的九金反映比较快,审视起了自己和师公的模样……虽然他们就这么坐在路边阶梯上吃豆腐脑确实很不端庄;又尽管师公跟前放着的那只刚被他清空的碗,确实很像乞丐的必备工具。可是,这人是眼长歪了还是怎样,瞧瞧他们这打扮还有这气质,哪有这样的乞丐?!

  “好大的脚喏……”九金不满地抬起头,目光顺着眼前那双脚慢慢往上移,忍不住惊叹。

  可是随着她眼神的上移,惊讶的情绪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愈发沸腾了,“好肥硕短小的腿喏……”

  “呀,腰去哪了?”

  “师公师公,好宽阔的胸膛喏……”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