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六-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三六

安思源2017-3-19 10:59:53Ctrl+D 收藏本站


  “那天我只是让玄机来帮我换床帐子。”他们顶多只是在床上爬来爬去,离“滚”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啊?那你跟玄机姑姑?”难道是她误会了整整三年?

  “师徒而已。”他扬起一抹极其寡淡的笑容,也不是第一次有人误会他和玄机的关系了,但这却是他第一次亲口解释。

  “那姑姑行刑那天,你那副要死不活的模样算什么啊?”

  “我有要死不活吗?我忘了。”事实上,难过是真的,暂且先不论他们之间那种名义上的师徒关系,玄机也算得上是这世上少数懂他的人。何况,如她那样的一个女子,一身骄傲,却生生被那些男人给毁了,他当然要惋惜难过一下。

  “道长,我们家小姐可以走了吗?”

  九金刚张嘴想说话,就被龙套的声音压了下去,这个人就是和他主子一起凌虐她的最佳帮凶。

  害得九金下意识地往师公身后躲,她在想,如果答应回段府,她会不会又需要跟在马车后头一路跑回家?

  项郝扫了眼门边的龙套,忽然很认真地问向九金:“你真的不想回段府吗?那如果我要你现在跟我走,你愿意么?也许,永远都不会再回长安了。”

  “永远不回长安?”这一次他不再抛下她了,愿意带上她一起离开了,可是她却犹豫了。

  “长安还有让你放不下的东西吗?”

  “能……能给我时间想一下吗?”太突然了,她承受不起啊。九金总是不知道她家师公到底在想什么,他可以一边很冷淡地笑,一边说着很肉麻的话。像玩笑,又像是发自肺腑,跟这样的人相处,好患得患失啊。

  “想什么?想段子七么?”他很直接地点出了她的心事。

  九金颤了下,坚决否认:“才没有!”

  她又不是傻子,做什么要想一个总是欺负她的人,欺负她也就算了,还带美人去吃豆腐脑,还买葱油饼给人家吃!

  “没有吗?那是在想豆腐脑和葱油饼么?”

  “也……也没有!”她有那么的通透吗?

  “真的没有?”他挑眉。

  “真的!”她点头,语气加强。

  龙套眼看这他们俩一来一去,似乎完全忽视了他的存在感,忍不住咳了声,很不耐烦地开口:“那小姐你到底要不要回去?要是不回,我就先走了,府里今天很忙。”

  就在九金彷徨的时候,项郝蓦地拉住她,阻止了她漫无目的地徘徊。她迷茫地眨着眼看他,他却只是抿了抿唇,嘴角微扬拉扯出一个仿似洞悉一切的浅笑。他很突兀地拉过她,没有任何预兆,白皙修长的手指穿过她的发,停在了她的后脑上。

  他的动作力度不大,九金却觉得无法动弹,只好眼巴巴地瞧着他。

  项郝还在笑,那笑意直接印在了眼眉间,眼看着那张性感的薄唇就要离她越来越近了,九金微微启唇,瞳眸也瞪得越来越大了……

  这是什么情况?他们要开始情意绵绵的告别吻了吗?龙套惊愕地连眼都不舍得眨一下,就生怕错过了精彩的画面,这要是回去没内容向少爷汇报,一定会被扣月俸的……

  今天的段府很不寻常,大老远就能听到鞭炮声,门边停了一整队看起来很精致的马车,有几辆上头装着不少长安才有的布帛轻货,丫鬟家丁们忙进忙出的,几乎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很喜庆的笑容。

  这画面,简直就像过年似的。

  可是,九金回府后却一直很闷闷不乐,跟段夫人请过安后,就以换衣裳为借口,一直躲在屋子里没出来。

  她这很不寻常的模样让段龙套遭了殃。

  他大约在厨房前那条鹅卵石子铺就的小径上跪了半盏茶的功夫,还要边跪边抄写“段府家丁守则”,而他家少爷很惬意地站在厨房里审查今晚的菜色,偶尔会回头看他有没有偷懒。

  从始至终,他的嘴也一直没有停过,拼命地为自己伸冤:“少爷,我冤枉啊,我真的没有折磨小姐啊!我把马车驾得很稳,还时不时地讲笑话逗她,她不开心是有原因的,真的跟我无关啊!”

  “这鱼还是太腥了,多放点姜和葱,蒸完之后记得把葱花去掉。”子七跟厨子交待了声后,接过一旁丫鬟递来的帕子,边擦着手,边倚在门看向龙套:“什么原因?”

  “这个……”有点难以启齿啊。按龙套的思维来说,那个原因应该让小姐很开心才对,可是为什么她的情绪会那么低落呐?

  “你继续吧,我很忙。”说完后,子七正打算离开去前厅瞧瞧。

  身后的龙套又一次咆哮了:“我说我说,说起来有点话长呐,这是一个开头很枯燥,中间很惊心,结局很开放式的故事。话说,我今天去接小姐的时候,那个师公把我挡在了客堂里,然后说是替我去找小姐。我左等右等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小姐,就急了,冲去后堂找她了。跟着你猜我听到什么?你猜猜啊猜猜啊……”

  段子七眸色一紧,又沉了几分,默不作声地睥睨着龙套。他真以为自己在讲故事吗?还要求来点互动?

  “呃……”龙套咽了口口水,情况有点不对劲,他家少爷的幽默感最近沉睡了,他也只好努力尝试着正经:“我听到师公要求小姐跟他一起远走高飞,小姐刚想答应的时候我出现了,然后师公问小姐有没有想你,小姐很干脆的说没有。再然后……师公想啃小姐的嘴……”

  “啃?”他最好快点把重点说出来,不然子七也很难肯定自己会做出什么近乎疯狂的事。

  “少爷你别这样看我,我不知道有没有啃到,师公把门关上了不让我看,可是小姐出来的时候脸颊很红,眸色很发春。路上还好好的,不知道为什么一回来就闷闷不乐了。”

  “很好。”子七咬牙切齿地挤出这两个字,含笑扫了眼龙套,“继续跪,继续抄,尤其是第三十二条,最好抄到你说梦话都会读出来。”

  “第三十二条……”龙套困惑地翻着手里的册子,好不容易在一堆密密麻麻的文字里找到第三十二条,放声读了出来:“要一心护主,并且杜绝一切想触碰主人东西的外来力量。注:外来力量包括不可抗力……”

  “嗯哼,慢慢抄。你可以不用跪着抄,条件是,帮我挡住费菲,不要让她接近我。”

  费小姐?那个超大版流动芝麻烧饼?!不要了吧!龙套大惊,一脸无助:“那你要去哪?”

  “去探望我亲爱的妹妹,所以,最好不要让任何人事物打扰我。明白么?”

  龙套欲哭无泪,只好一个劲地点头,一想到等下还要应付那个超大版流动芝麻烧饼,他就胆战心惊。比较下来,他家小姐简直就是太讨人喜欢了,还好还好,只要再熬过今天,经历过今晚这场欢送宴后,能就把费小姐给送走了!

  一想到这,龙套顿时觉得很有干劲,“段府家丁守则”也越抄越畅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