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九-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三九

安思源2017-3-19 11:0:9Ctrl+D 收藏本站


  她明明已经一副大家闺秀才会有的打扮了,美人却还是一口一个“小乞丐”的叫她,就好比现在……

  “小乞丐,为什么你不把那个乞丐公子带来嘛?他到底要不要卖……身啊?”

  “不卖。”九金难得讲话如此简洁明了,眼神一个劲地瞪向身旁的子七。

  “做什么不卖啊,只要他不像凶你那样凶我,我会待他很……好的。”

  “不卖就是不卖。”为什么今晚段子七的笑容会变得那么刺眼?

  “你好……凶喏。”费菲往后退了下,顿时恍然大悟,“啊!你们俩是不是共患难了很久,所以已经私定终生了?难怪你要对我那么凶,你是不是怪我抢了你的男人?那你早说嘛,我也就是随便问问,也不是非要他不可的,我有子七就……够了。”

  “烧饼,我们可以聊点有建设性的话题吗?”九金叹了声,收回目光,很体贴地为美人倒了杯酒,打算找个跟她差不多层次的人分享下心事。

  费菲沉默了会,呷了口酒,笑眯眯地回道:“我爹说任何人只要了解了我之后,都会对我爱不释手,哪怕是和我多说两句话也会觉得很开心,你一定也开始对我爱不释手……了吧?”

  听说,美人很擅长忽略别人的话,所以九金也决定忽略她的话,“烧饼,你懂得什么叫做‘红颜知己’么?”

  “这个我懂。就是一般男人想得到又没能得到的女人,为了心理取得一定的安慰,故此就出现了红颜……知己。”

  “哦……是这样的哦……”九金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沉默了,视线又一次不争气地落在了段子七的方向。

  他的笑容还是那么刺眼,正和身旁那个看起来特别端庄的姑娘聊得忘乎所以。在今天之前,九金从来都没见过这个姑娘。据龙套反应,这姑娘跟她家七哥哥已经认识好多年了,为了一件衣裳俩人冷战了将近半年。直到今天,为了那只被美人拔了毛的禽兽哥哥,七哥哥终于极其别扭地吩咐龙套去把这姑娘找来。

  这是一个很神奇的姑娘,听说是专给禽兽治病的,在长安城里很受百姓欢迎。因为她常免费为一些穷人的家禽接生治病。刚才,她就很神奇地让失去了毛的八哥哥重新振奋了。

  按段子七的介绍说,这是他的“红颜知己”,又是这个很该死的让她很不明白的名词,师公谈起玄机姑姑时也是这么说的!

  “我说,七哥哥……”想着想着,九金忍不住唤了声。

  “嗯?”

  她还以为他聊得那么开心,会彻底无视她,没想到他居然回应了。

  “那个……那个什么,我想说你们两个这样聊啊聊的,会很影响我的食欲。既然你们有那么多话说,不如你们干脆找个僻静些的地方,随心所欲吧。”

  “哎哟,九姑娘身上这件衣裳好漂亮好眼熟,哪儿买的呀?”那位姑娘闻声打量了眼九金,很激动地惊呼了起来。

  “七哥哥送的。”九金扬起头,带着几分炫耀,很孩子气的表情。

  “嘁,段子七,你真的很无聊。上回不是说我给你做的那件衣裳丑嘛,这会怎么又跑我铺子里买衣裳了。”姑娘很得意地睨了眼子七。

  “最近的不错,上回那件的确是丑,衣袖那么大,你知道我打马吊的时候多不方便吗?”

  “你自己技不如人,打马吊输了还怨我的衣裳,人家想要我做还求不到呢!”

  “关我什么事?我又没不准你给别人做,你做什么对我那么忠心。”

  “段子七!你干吗老欺负我!”

  ……

  最终,九金还是被无视了,段夫人正在跟落凤学习猜拳;美人估计是话说太多累了,开始大快朵颐。唯一理她的人,竟然是龙套,“小姐,你吃你的,别理他们俩。他们一碰面就吵架,按夫人的话说就是对嘴硬的欢喜冤家。”

  “我身上这衣裳,是在这姑娘的铺子里头买的吗?”九金扯了扯身上那件衣裳,顿时觉得很碍眼,亏她还以为七哥哥是因为想着她,才会在陪美人逛街的时候还想到帮她买衣裳。原来不是那么回事,说不定他根本就是想找个借口,去看看他的“红颜知己”。

  “是啊,何静姑娘可能干了,又会治病,又会做衣裳。她做出来的衣裳,很受那些夫人小姐欢迎。可惜她不做男人穿的式样,只给我们少爷做。”

  “关系那么好,那还冷战什么呀?”真是的,害她一直以为段子七没有不干不净的男女关系,是个良好青年,谁知道根本就是隐藏版的,在她完全没有预料的时候,人家的“欢喜冤家”出现了。

  “哦,因为何姑娘给少爷做了件衣裳,少爷穿着去打马吊输了银子,所以说何姑娘做的衣裳丑,然后俩人就开始冷战了。本来他们就常冷战,一般不会超过十天,这次恰好何姑娘去洛阳参加一个什么什么同行讨论会的,一去就将近半年,所以这次的冷战一直延长至今。”

  “你怎么屁话那么多呀,说得那么详细干吗?”好讨厌,龙套的话,反而让九金更觉得他们俩感情深厚。

  “我也就随便说说,你随便听听就好了嘛,干吗一副酸不拉唧的口气。”

  “我就爱用这种口气讲话,碍着你什么事了?”

  “小姐,我跟你分享了那么多事,你也跟我分享下吧。你师公今天真的啃你了么?那你能不能教我具体是怎么啃的,我一直因为不太明白啃人的精髓,所以……迟迟没有下手。不过据少爷说,要想得到女人的心就应该先得到女人的身体。”这会,龙套索性用屁股把费菲挤到一旁,以便更顺利地向九金取经。

  “咦?七哥哥讲话很有道理喏。”九金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站在女人的立场上,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七哥哥的这句话是真理。想当年,我就是因为跟师公睡了一夜,从此思念了他整整三年,很有效的,勇敢去吧,把落凤收入囊中吧,你行你可以的!”

  啊!那个很有安全感的胸膛,很久很久没有过那样踏实的感觉了喏。

  在九金看来,一起在同一张床上睡过,就是把身子给了人家了。她本来是想过,女人要从一而终的嘛,但是现在师公来了又去,看起来是不会为任何人停留的,而她似乎也拿不出从前的执着了。想到这,九金有些失神地伸手摸了摸脖子,指尖触到了温润的玉白菜,忽觉惆怅,为了曾经单纯的美好。

  “唐九金!”

  身旁,忽然传来的怒吼声,让九金猛地一震,也让整个场面冷了下来,无数双目光齐刷刷地停留在了声音的主人身上。

  “你刚才说什么?”子七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眼神死死地盯着九金,质问道。

  “你行你可以的?”好像是这句吧。

  “再前面!”

  “勇敢去吧,把落凤收入囊中?”九金努力回忆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