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一-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四一

安思源2017-3-19 11:0:21Ctrl+D 收藏本站


  “找裴澄。”

  “打马吊吗?还是去蹴鞠?”没办法,一提到裴澄,九金也只能联想到这些。

  “段子七在大闹裴府,我想你还是去看看比较好。”尽管他很不想九金牵涉进去,但是卑鄙如裴澄,总能准确掌握住他的软肋来威胁他。

  “大闹裴府?”难道是因为裴澄不愿意陪他打马吊?不用那么执着吧。

  “你不知道今天段夫人去卖咸鱼的府上做客吗?”项郝拍了下那匹有些不安分的马,边轻松地跃上马背,边问道。

  “卖咸鱼的?”九金一下子没能反映过来,困惑地仰头看了会师公,恍然大悟,“哦,你是说王仙鱼家哦,我知道啊,七哥哥也去了啊。不对啊……这个时辰他们应该在那边用膳才对,他怎么会去大闹裴府?”

  “先上来,边走边说。”

  “啊……”

  项郝出其不意地一把揪起九金,丢在了马背上,惹得她怪叫。

  他没有理会九金,只是握住马缰,圈起的双臂缩小了九金的活动范围,让她安静了不少。

  往下飘了眼后,九金赶紧闭上眼,往师公怀里躲。她后悔自己曾经居然还觉得骑在马上很帅,事实上,好痛苦。这马好高,让她觉得心始终悬在嗓子眼,只要它稍稍动一下,她的心也会跟着咯噔一下。

  突然,她好想念那只喜欢走“乙”字型路线的“宝马”。

  “王夫人死了,当时屋子里只有她和段夫人,你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吧?”项郝轻勒了下马缰,还是考虑到了九金的适应能力,没让马跑得太快。看起来,他们更像是骑着马在漫步。

  意味着什么?九金啃着手指,想了半天:“裴澄怀疑是观世音杀了王夫人?!”

  “真聪明。”他腾出一只手,轻掐了下九金的脸颊,眼神里多了分赞许,“为了避嫌,裴澄不让段子七查验尸体。”

  “所以七哥哥去裴府闹了哦。”

  “嗯。”

  可是这完全不是九金在乎的重点,她更好奇的是……“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你不是应该已经走了吗?”

  “哦,我刚在教裴夫人如何在产前放松心情。”他垂眸撇了她眼,不太自在地咳了声:“我不走了。”

  “啊?”耍人是不是?那她浪费了那么多精力做那些心理建设是为了什么?

  “我前天晚上在三清殿里丢铜板,打算正面就走,反面就留下来。结果我丢了三十次,有十八次是反面,所以不走了。”

  “……”他为什么要丢那么多次?这种事情,不是一次就能解决的吗,顶多三局两胜就好了吧。

  “哦,对了,我给你的那个玉白菜呢?”他忽然把话锋一转。

  弄得九金有些措手不及,愣了下,才傻乎乎地点头,“在啊,我没有拿去卖哦。”

  “还给我。”

  “你怎么这样的喏,送给人家的东西,哪还有收回的道理啊!就算你不走了,送个白菜给我不行啊,怎么那么小气啊……”

  “快点给我!”项郝压根就没有理睬她的抗议,索性自己动手去抢,很不客气地把手探进她的衣领里,在脖子上寻了半天,总算触碰到了那根栓着玉白菜的小红线。用力地扯了下后,玉白菜就轻轻松松地又回到了他手中。

  从头至尾,九金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只能任由师公在她衣裳里为所欲为。眼看着来往路人那一双双满含鄙夷的打量目光,九金无力地噘起嘴吸了两下鼻子。完了,定情之物没有了,清白也没用了。还当街让一个大男人把手溜进她的衣裳里,她以后一定是嫁不出去了。

  “这东西有没有让别人看见过?”项郝端详了会玉白菜,确认这正是他送给九金的那个,便放下了心,问道。

  “……”九金这次很倔强,垂着头,把玩着马脖子上的毛,打算打死都不要再理小气师公了。

  “你怎么那么没礼貌,我在问我你话!”项郝的音调有些微微上扬,显示出他的不悦。

  “……”她本来就没礼貌,只要够端庄就可以了。

  “阿九,不过就是分别了几天而已,你连跟我说句话都不愿意了吗?”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吧。

  “……”九金继续低着头,不发一言。

  如果软硬都不行,那就用物质攻势,“其实,我只是觉得这个玉白菜配不上你端庄的气质,所以想换个更加配你的礼物送你。”

  事实证明,这个方法很管用。九金的眼眸蓦地一亮,抬起头,笑逐颜开地看向项郝,“你好讨厌喏,做什么一开始不说,东西呐?”

  “我帮你戴。”难怪人家都说有备无患,项郝在衣兜里掏了半天,终于掏出一对耳坠子。他努力忍住笑,很轻柔地撩开九金垂下在耳旁的发,替她把耳坠子戴了上去。跟着又把身子往后仰了下,欣赏起九金那副含羞带笑的模样,并且毫不吝啬地给出赞扬:“真漂亮。”

  “白白的,是珍珠吗?”

  “呵、呵呵……是啊,珠壁交辉多适合你。”

  “你对我真好。”九金咧开嘴,笑得很灿烂。心里却完全不是那么想的,师公的笑容那么奸诈,让她可以百分百地肯定,他有阴谋。那个玉白菜,一定不仅仅只是一个玉饰而已;同样的,这对珍珠耳坠子也绝对不仅仅只是珍珠而已。

  可是那不重要,对于九金来说,只要有人还愿意骗她,那也是一种幸福。至少那代表着,还有人不愿意伤害她。有时候活在谎言中,反而可以避开现实的凛冽。

  “我记得有再三叮嘱过你,不准把玉白菜给任何人看,是不是?”

  一路颠簸折腾,总算是到了,九金僵硬地从马上滑了下来。就瞧见她家师公很帅气地将手里的马鞭丢给裴府门口的家丁,卷起袖子,恶狠狠地瞪了她眼,厉声质问。

  “嗯。”九金哼了声,爬起身,抚着酸疼的臀部,一跛一跛地向师公靠近。也不知道是被颠的,还是刚才下马时摔的,总之她人生中第一次意识到了自己也是有臀的!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