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二-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四二

安思源2017-3-19 11:0:27Ctrl+D 收藏本站


  “那为什么段子七会看到?那么贴身的东西,你要是不脱衣裳他怎么看?”

  “不是呐,我没穿衣裳的时候他就看到了……不对不对,是七哥哥说想要我领悟‘冰清玉洁’的含义,所以才看到的。”差不一点就说漏嘴了,以师公那种根深蒂固的长辈心态,如果知道她穿着露肩小衬衣在七哥哥面前晃了那么久,估计她又要去领悟一下“冰清玉洁”了。

  “现在是不是不管我说多少话都不如你家七哥哥放个屁管用?”

  “话也不是这样说的,这种比较根本不公平嘛。一个是用入口说话,一个是用出口说话,怎么比啊……”真是个很没逻辑性的比较,可是九金的反驳声越来越轻了,因为师公的眼神好可怕。

  他目不转睛地瞪了她很久,最后苦笑,不再理会她,径自转身往裴府走去。

  九金松了口气,见站在左右的家丁都不理她,也就只好追了上去,聒噪了起来:“你做什么突然不理我啊?”

  “我在反省。”项郝撇了撇唇,轻语。

  “反省什么?”

  “我觉得我那晚在三清殿丢铜板的行为很犯贱。”

  “嗯,是有点。”确实很想有人用这种方法决定去留的。

  “你说什么?!”很好,项郝发现犯贱的人不是他,而是眼前这个死丫头!

  “我……”实事求是而已嘛。

  九金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不远处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只好暗自在心里补充。

  “子七,你让我派人去找稳婆好不好?这样会闹出人命的,段夫人的事,能不能等你嫂夫人生完孩子再说,有事好商量嘛。你忘了我们的愿望吗?不是说好了要好好培养我这孩子的马吊技能,以后就不会三缺一了吗?现在,你不能把它扼杀在娘胎里啊,那等于扼杀了我们的梦想,梦想啊!”

  “好宏伟的梦想啊!”闻言后,九金抑制不住的感慨,实在是很少遇见这种比她更有抱负的人。

  “我没有拦着你,你去找啊,要是人手不够,可以让龙套跑一趟,我不介意。”

  是七哥哥的声音,听起来一点也没有愤怒的成份,反而还透着一股子悠闲。九金不解地扫了眼师公,这跟他刚才的说辞很不一,不是说七哥哥在大闹裴府吗?这哪是闹啊,分明是闲话家常。

  “哎呀,九姑娘,您终于来了!”裴澄无力地抬了抬眼眸,瞧见傻站在门外的九金后,立刻振奋了起来。

  您?!好令人胆寒的称呼。有阴谋!绝对有阴谋!九金戒备地看着迎面走来的裴澄,好谄媚的笑容,她怎么不知道自己几时那么受欢迎了,连有妇之夫见到她都能那么忘乎所以。

  “你怎么在这?”被裴澄这么一唤,子七惊了下,丢下茶盏,不满地看着九金。

  “我……我听说裴夫人要生孩子了,来帮忙。”这个问题实在很难解释,九金只好胡诌。她总不能说因为他在大闹裴府,所以裴大人让师公把她找来劝吧?九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想想自己也没这个份量。事实上,她也很困惑师公到底为什么把她找来。

  “你会接生吗?”子七起身,慢慢靠近她,眸色很不屑。

  “接生不会,生孩子倒是应该会的。”九金摇头又点头,她猜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很痴呆。

  “嘁……”子七嗤了声,有一下没一下地转着手上的戒指,眼神落在了梅项郝身上,话依旧是冲着九金问的:“谁把你找来的?”

  “是我是我,是我让项郝把她找来的,这个问题你们能不能等下再研究?”裴澄凑上前,把九金拉进了屋子,口吻里参杂着焦急和无奈,“九姑娘,快劝劝你这哥哥,我要是再不把稳婆找来,我夫人今日恐怕就有血光之灾了。”

  “可是七哥哥不是说让你去找嘛,还很大方地让龙套帮忙啊。”

  “大方?!我找来三个了,全被他用药恐吓走了!”裴澄懊恼极了,传说中的养虎为患啊,应验了应验了。

  “你当我傻子哦,我才不敢劝呐,不然回去有我受的。”九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虽然她也很同情裴夫人的遭遇,可是她更同情自己。

  “原来你在段府那么没地位?”项郝挑眉,故意挑了个离段子七颇近的位置坐下,哼笑了下:“以前待在我身边时,你好像还挺畅所欲言的。难怪上回你不愿跟那个家丁回段府,既然那么不开心,你还是跟我走吧,我会对你很好,至少有求必应。”

  “师公……”九金无语凝噎,她应该感动吗?她家师公又上升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这次讲谎言不但是连眼都不眨,甚至还让她产生了身临其境的幻觉。

  “你是来劝我的?”眼看着九金和梅项郝眉来眼去的模样,子七顿时觉得自己很没存在感,他特地向前迈了步,挑了个横亘在他们俩之间的位置站着,逼问着九金。

  “唔……算是吧。”九金点头。

  段子七沉默了,良久后,终于有了动静。

  他长吁出一口气,冲着一旁的龙套吩咐道:“去点一株香,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把最好的稳婆找来,你只有一株香的时间,等香燃尽了,稳婆要是还没出现,你的下场就会像那株香一样,灰飞烟灭。”

  “哦……”龙套唯唯诺诺地应了声,哀怨地瞪了眼九金。人生最惨的是什么?就是做段子七的贴身小厮!

  “哎哟,九姑娘,您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再生父母啊!”来世,她要是做牛做马,他一定喂草给她吃。

  “不用那么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九金尽量让自己回得端庄些,可惜却控制不住眼眸中迸射出的茫然,她实在搞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

  始终在一旁沉默目睹一切的项郝忽然又起身,晃到了裴澄身边,顺势搭上他的肩,用只有他们俩才能听轻的声音,附耳低语:“你又欠了我一个人情,看来下次我玩心又起的时候,你只能再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下次我两只眼一起闭。”裴澄笑着回道,其实即使他想秉公办理也不太可能。

  “你笑那么开心是什么意思?把我娘收监了,让你觉得很得意么?”段子七沉了声问道,很想把裴澄那张刺眼的笑脸按到茅厕里去洗一下,“等孩子生了,我想你应该会想到办法让我去查验尸体,否则,我说不清楚自己会做出些什么来。”

  裴澄落寞地转过身,紧握着衣角,无语望苍天。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他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段夫人出事呢,办法总是会有的,为什么这个段子七就那么性急,非要用这种很践踏他自尊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呢?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