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五-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四五

安思源2017-3-19 11:0:46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十一章

  目瞪口呆的人不止是段子七,龙套揉了揉眼睛,不断地呢喃着:“幻觉而已,幻觉而已……”

  他明明记得少爷出门前,还特地拉着他去小姐院子里晃了圈,那会落凤说小姐心烦着呢不想见任何人,他们也就没进屋。可透过屋子里的烛火,的确是瞧见了小姐在屋子里徘徊的身影。少爷那会还说了:光是瞧着剪影,这死丫头身材还真不错。

  但、但是……为什么现在小姐会活生生地出现在王夫人的灵堂?移形幻影大法?还是王夫人把小姐的肉体勾来,想借尸还魂?

  “幻觉吗?”子七愣了半晌,目光很呆滞,怔怔地开口:“龙套,我们难道在神交吗?不然为什么我会跟你产生一样的幻觉?”

  “可能是我们都太想念小姐了吧,故而走火入魔,走哪都能见到她了。”龙套想了会,得出了结论。

  却惹得子七很不客气地伸出手,用力向他的脑袋上敲去,“谁准你想她的?兔子都不窝边草了,你居然连自家小姐都敢觊觎?”

  “不……不要摸我啊!”少爷下手很重,可是龙套来不及痛呼就已经吓得腿软了。比起少爷那一记猛击,此刻游走在他头顶上那双软绵绵的手更让他觉得害怕。不用看都能感觉到那是他家小姐的手,触感很柔软,幸好还带着温度。

  她就这么站在他面前,眼睛瞪得很大,目光没有焦距。嘴唇蠕动着,念念有词,却让人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在烛火的映衬下,她的脸色看起来很惨白,最最让龙套胆战心惊的是,小姐的嘴角挂着还未干涸的血痕。

  段子七的动作,更让龙套说不出话了。少爷到底是少爷,居然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拍开小姐的手,还顺势用食指指腹替她擦去嘴角的血。跟着,很镇定地转身命令道:“龙套,把门关起来,回府弄辆马车过来,我好了会在后门口等你。”

  “哦,好!”这一次,龙套应得很爽快,尽管一个人走夜路也不算是件美差,但总比待在这诡异的灵堂里好。

  他的话音刚落,厚重的门板就缓缓被阖上了。先前被风扰得不断飞舞的帷幔、纸钱、烛火,也全在顷刻宁静了下来。

  子七卷起袖子,飘了眼九金,见她依旧漫无目的地在灵堂里瞎晃,忍不住就嗤笑了声,“在梦游吗?”

  九金没有理会他,继续专注地蹭着柱子。

  “你不知道梦游的时候很少有人会睁着眼睛的吗?”子七走上前,径自打量起王夫人的尸体,口吻听起来却依然很轻松。

  是这样子的吗?九金努力想回忆起七哥哥那天梦游时的模样,可惜很模糊,她反射性地立刻闭上眼睛,继续游荡。

  见状,子七笑着轻叹,真是个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去评价的丫头。

  他没再理会她的胡闹,认真地查看起了尸体的每一个细节。他只有这一次机会,还答应了裴澄五更前一定会离开,只能抓紧每一刻。然而很快子七就开始觉得不对劲了,尸体身上的衣衫很凌乱,有被翻动过的痕迹。

  他掀开王夫人的衣裳,伸手探向她的小腹,轻按了几下,肿胀得很厉害,简直就像个被活活撑死的人。

  “咦?”把手移后,子七困惑地哼了声,把烛火凑近打量了下。王夫人的腹部上有指印,那不是他留下的。而更让他惊讶的是,她的身旁有一只耳坠子。像是珍珠,子七拿起端详了片刻,略微挑起眉骨看向了九金。

  她顿时变得很安静,没有再瞎晃,能很清晰地瞧见她将眼帘掀成一条缝,偷睨着他。

  子七没做声,抿了抿唇角,浅笑,悄悄地将那只耳坠子塞进兜里,继续查看起尸体。

  眼看着他的手开始王夫人的下体溜去了,九金忽然一跳一跳地跑过去,用臀把子七挤开,抱着他乱蹭。虽然那是个年过中年的妇人,还是一具死尸,可是要她眼睁睁看着七哥哥染指人家的私密处,那是很困难的事。

  “放手!”子七没想到她会冲上来。还那么不顾身份地蹭他!好歹她也算是个发育完全的少女,他恰好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儿,这算挑战他的忍耐力么?

  九金能感觉到他崩着身子,吼得很大声,像是生气了。可她还是不愿意放手,验尸就验尸嘛,做什么还要查看人家那个部位。难道观世音还会性侵犯王夫人吗?

  “唐九金!给我滚去一旁梦游!”

  她紧咬着唇不理会他,继续蹭。子七咽了口唾沫,呼吸愈渐急促了起来,尝试地推开她,可没多久九金又会继续凑上来。通常,男人在这种时候,行为举止是不受大脑支配的,而是由下半身来支配的。所以……子七顺手拿起一旁烧纸钱的铜盆子,冲着九金的脑门用力砸了下去。

  “哎哟娘呀……”她下意识地痛吟了声,双眼一翻,“砰”地倒在了地上。

  霎时,整个灵堂清净了。

  子七蹙眉轻轻踹了几下地上的九金,见她还会神经性抽搐两下,也就放心了,继续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王夫人身上。

  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等到九金转醒的时候,只觉得上半身很暖,下半身很凉。她皱起眉心挪了下身子,有些无力地掀了下眼皮,拉扯出一条几不可见的缝。瞧见的竟然是段子七的脸,还真是非常的诱人,仅仅是那个轮廓精致的下颚,就让她亢奋得很想咬一口。

  “你要是醒了就别再装睡。”

  “……”冷冷的声音从头顶飘来,九金愣着,要是醒了一定得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吧?那还不如装到底。

  “这里离护城河很近。”

  “……”关她什么事。

  “我从小到大一直有个心愿未了,就是始终很想知道护城河的水到底有多深多冷,人掉下去之后究竟是淹死还是冻死。你要不要帮我完成一下这个心愿?反正据说在睡梦中死去一点都不会痛苦。”

  “……”这是个歹毒至极的男人,九金坚信天下间绝对没有段子七做不出的事,所以权衡之下她只好妥协地睁开双眼,伸了个懒腰,惊叫起来:“哎呀,这里是哪?我怎么会在这里?!”

  “嗯,我也很想知道。”他轻晃着双腿,挑眉。

  “那我们为什么还不回去?”这种时候还是扯开话题比较好吧。

  “等龙套驾马车来。”子七又转了转有些僵硬的脖子,忽然说道,“把你的手给我。”

  “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