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九-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四九

安思源2017-3-19 11:1:10Ctrl+D 收藏本站


  “老人家,晚辈觉得它对那条鱼来说更重要。”坐在一旁的子七翘着腿,双手盘在胸前,懒懒地飘了眼项郝,好整以暇地插嘴道。

  “珍珠对蚌来说也很重要。”项郝努力维持住笑容,回道。

  “那当然应该把‘更重要’的东西送给九金,不然怎么显示出诚意?”

  “鱼眼珠有什么不好吗?既美观又实用,还能衬托出我们阿九的朴素,一物多用。”

  “原来她在您老眼中,只值一颗鱼眼珠啊。”

  “是两颗。”

  他们相持不下地争执着,可是整个事件真正的受害者却愁着脸,怎么也插不进话。

  幸好还有落凤,懂得体贴九金此刻的心情,为她夹了不少菜,柔声劝着:“小姐,别气了,多吃点。夫人说的,女人要懂得善待自己。”

  “落凤。”九金红着眼眶,感激地看着她,“我就知道还是你对我最好。”

  “嗯,你懂就好。我刚才尝过了,这条鱼没有腥气,我帮你把葱花全挑走了,你吃吧。等吃完了就又能制造出一对鱼眼珠耳坠子了,到时候你再回送给师公,把你那根裤腰带要回来,这样才节约成本。”

  “……”都疯了!九金蓦地有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万分的苍凉。

  观世音说的对,女人要懂得善待自己。想着,九金缓缓地抬起手中的筷子,决定还是先吃饱了再气比较好。

  可是偏偏有人见不得她太置身事外,猛地拍了下她的手背。让没有心理准备的九金颤了下,手一松,筷子滑落了下来。

  她茫然地眨着眼,看向那个罪魁祸首,颇觉委屈地吸了吸鼻子,语带哽咽地问道:“你做什么啦?为什么都要欺负我?”

  “不准吃!”尽管她的模样看起来很惹人怜,但段子七还是硬下心肠吼道:“你到底清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没有我的允许,以后不准擅自出门!更不准像个疯子似的跑去拆人家灵堂,你是不是很怀念以前被人打的日子?还有……”

  话说到一半他突然打住了,脸颊瞬间染上了绯红,很不自在地低下头。半天,也没能挤出一句话。

  “还有?”还有什么?九金略显困惑地睁大眼,看着他。

  子七又比手画脚地许久,见九金那副很是坦然的模样,顿时觉得很郁结。既然她都那么若无其事了,他还有什么好别扭了?想到这,段子七重重地咳了声,终于顺利讲了那句话:“还有,你昨晚没有做春梦,我是真的啃了你!”

  “哎哟,我的娘唉……”落凤不敢置信地惊呼。好事啊,少爷终于对小姐下手了!

  “啃?!”项郝夹着一大块狗肉,愣了很久,才总算回过神。

  原本还觉得有几分心虚的子七,在听到梅项郝那一声情绪很是复杂的反问后,忽然就有了一股很畅快的感觉,语气也得意了起来:“您老有意见么?”

  “七哥哥,我昨晚没有做过春梦……”是噩梦啊!她明明跟龙套说了是噩梦。

  “闭嘴!”项郝略显粗暴了吼了九金一句,转而又眯起起眼,冷觑着段子七,轻声问:“怎么啃的?”

  “看不出您老对这种事那么有兴趣。还能怎么啃,就像你啃这块狗肉那样的啃啊……”子七扬起一抹很促狭的笑,看项郝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正觉得大快人心。可当目光正对上他筷子那块狗肉后,笑容猝然淡去。

  “狗肉!”

  沉默了片刻后,子七和项郝忽然对视,异口同声地失声喊道。

  “怎、怎么了?”这两人合并起来的气场,不是一般的强大啊,九金被震撼了,不明就里地歪过头,指向桌子正中央:“你们想吃狗肉哦?这里有好大一锅,好大一锅喏。”

  说着九金很殷勤地爬到椅子上,抱起那一大锅狗肉端到了段子七面前,好沉喏。

  虽然她这个有些偏心的小动作,让子七小小的心悸了下,可他却没有太多心情在那个“老人家”面前卖弄。他的目光变得很深邃,紧凝着九金,她端那锅狗肉的动作看起来很费力,按照那个锅子的容量来说,这些狗肉足够十人份的。

  “落凤,你替我看着小姐,别让她再闯祸。我去趟裴府,晚膳不回来用了。”叮嘱完后,子七拂袖起身,匆忙离开了。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九金愣是看着子七的背影,恍惚了很久,自言自语地咕哝着:“不吃了吗?好多好多耶……”

  “你也别吃了,付银子,跟我走。”

  师公阴森森的声音从一旁飘来,闻言,九金背脊一凉,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导致她整个人石化了。

  回春堂!

  九金凝重地仰头看着那块匾额,又看了看那间铺子里的陈设。

  时至今日,她终于知道了,原来“回春堂”是家药铺。瞧这店名取的,误区啊误区,害她一直这是家可以让男人回归到发春期的妓院。

  虽然这是个很正经的地方,不过……九金仍然还是很疑惑:“师公啊,我们来这做什么?”

  “抓药。”到药铺来还能做什么,难道来嬉水么?

  “抓药做什么?”九金追着他的步伐,继续问。

  “喝。”难道用来丰胸?

  “你身子不舒服啊,怎么不早说啊,早知道就不要让落凤叫你过来吃东西了。”

  项郝停在柜台前,转头瞪了她一眼,“在没来吃这顿饭之前,我身子很健朗……”

  “哎呀!”九金大声打断了他的话,惊慌了起来:“果然是那顿饭有问题吗?我就知道,观世音怎么可能杀王夫人嘛,都说杀人要有动机嘛。可是为什么你吃了身子就会不舒服,我怎么没事呢?”

  “如果那顿饭真的有问题,这种时候,你该关心的是我的死活,而不是那个观世音!”他好歹做她师公三年,居然还比不上一个只当了她几个月娘亲的女人,绝对的吃里爬外啊。

  “也对哦……”这话,让九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糟了!那红扁怎么办,她也吃了很多啊,会不会已经死了?”

  这算是在挑战他的道行吗?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