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〇-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五〇

安思源2017-3-19 11:1:15Ctrl+D 收藏本站


  那很好,她成功了!项郝深吸了一口气,别过头去,为了让自己可以多活几年,他决定不再理会她。

  “你怎么不理我了?”师公开始和掌柜的说着一串她完全听不懂的药方子,连看都不再看她一眼了,九金轻声试探了句。

  他依旧没有反应。

  九金不悦地噘起嘴,双手拧着自己的衣角,轻声埋怨:“人家其实很关心你的死活,可是……可是我还在生气啊,就算关心也不能表现出来嘛。我不介意那对耳坠子到底是什么材质的,就算你用狗尾巴草编戒指而我,我也可以当作宝。但、但是你为什么要骗我嘛,那么久了,你骗我的事还不够多么?就不能偶尔讲一句实话,让我开心一下呀……”

  多么渺小的愿望,她不过就是想要有个人把她当回事嘛。

  看起来师公像是压根没在意她的话,还是和掌柜聊得很开心,九金的声音越来越轻,到最后几乎是无声了。她其实还有好多好多话想要讲给他听的,不过还是别浪费力气了,自己默默地发泄下就好了。

  出乎九金意料之外的是,他居然暂停了谈话,笑着转身,伸出手曲起手指,“啪”的一声轻弹了下她的额头,嘱咐道:“乖,去内堂等我,一会一定讲实话给你听。”

  “哦……”虽然只是一个细微的动作,透出的亲昵感却让九金神游了。

  她愣愣地点了下头,往铺子里头走去。

  直到身后再次飘来师公的声音,“你走错方向了,是那边。”

  “那边?不是内堂吗?”她醒神,茫然地前后张望。

  “内堂不是一定就在里面的。”

  ……

  于是,九金盘起双腿坐在椅子上,哼着小曲,用一种看似很愉悦的心情,一个人在店铺外的内堂等待。在这期间,她想了很多,也不知道七哥哥突然去裴大人府上做什么,会是观世音的事有突破了么?那她算不算是帮上忙了?

  昨晚,她求了师公好久,他才愿意带她去王夫人的灵堂。可是据他说为了让她尝到任性的代价,所以就狠心地把她丢在了灵堂外,害她还要独自跟那个衙役搏斗。好在,还是有收获的,至少以她从小哭丧无数次与各种死因的尸体亲密接触的经验来说,王夫人不是中毒死的。她的腹部很涨,涨得有些不寻常,九金记得很早以前哭过一次丧,那个老婆婆的死相和王夫人很像,大伙都说她是撑死的。

  当然这也只是一种民间谣传,取信不得,所以九金才不敢说,只好跑去醉香楼顺便把师公也找来,看能不能查到些什么。

  不过看来她好像是太低估七哥哥了,尽管他看起来很吊儿郎当,但好像她能想到的事他都想到了,她想不到的他也能想到。早知道这样,就去道观打马吊了,不要白忙活了。

  “怎么那么安静,在想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师公的声音传来了。

  九金闻声抬起那张笑得很灿烂的脸,看了过去。只瞧见师公端着好多好多碗药,同样的,尾随在他身后的那些伙计手里也都端着好多药。哇!瞧着阵仗,好像是真的很严重喏。

  “过来。”他示意那些人把药搁在了一旁桌上,冲着九金招了招手。

  “你好娇气呀,都三年了耶,怎么吃药还是要我喂啊。”九金一边嚷嚷着,一边很不争气地朝着他走去。

  但是很快,她就发现情况不对劲了。

  那群人很不客气地把她按在了椅子上,师公则一手捏住她的鼻子,另一只端一碗药,开始往她嘴里灌了。

  “做、做什么啊……要死人哒,好苦啊……”九金奋力地把头转开,挣扎反抗着。

  一整碗药,有一大半溅到了她的衣裳上。项郝有些心疼地摇头,叹了声:“习惯就好了。”

  “可是我没病啊,为什么要吃药,你说过药不准随便吃的会死人的啊。”

  “你多虑了,我怎么舍得让你死,这药只是消毒杀菌的,对身体无害。”说话的同时,他又开始灌第二碗了。

  即使九金的抵抗一直持续着,效果却不大。

  紧跟着,第三碗,第四碗……

  这画面太残忍了,就连一旁的伙计们都看不下去了,总算有个好心人替九金说话了:“道长,差不多了吧,这位姑娘力气大得很啊,一点都不像体弱多病需要杀菌消毒的啊。”

  “对啊对啊,差不多了!”一逮到空隙,九金就附和着大喊。

  “不想再喝了?”项郝侧眸扫了眼桌上堆叠着的空碗,阴沉着脸问。

  九金一个劲地点头。

  项郝停下了动作,斜睨着她:“很苦么?”

  “……”废话!不苦还叫药吗?

  “很好,你最好把这个味道记清楚了。然后好好管住你的嘴,下次要是再让你那个七哥哥碰,就不止是几碗杀杀菌而已了。”

  “那会怎样?”还有比喝无数碗那么苦的药更痛苦的事吗?

  “我会让你领略一下生孩子的痛楚。”项郝总算扬起了一抹笑,“嗯,这也是我迄今为止对你说的最真的一句话,你要是不信可以试试。”

  初夜之痛,十月怀胎,临盆之难……嗯嗯,很好,这才够分量。吃了她,要比时时刻刻地守着她更实在。想到这,项郝像是觉得说得还模糊了,以九金的理解能力来说未必会明白,便又补充了句:“是我的孩子。”

  “可是……”啃啃小嘴儿呀,怎么就要被这样倒腾呢?

  “你很犹豫吗?还是说想继续喝药,我可以成全你的。”

  为什么?为什么她家师公讲话越来越真诚了?话音才刚落,他居然又端起药,准备开始撬她的嘴了。

  值得庆幸的是,有个清脆悦耳的正义之声传来了:“你们在做什么?欺凌幼童么?”

  “救我……”九金可怜兮兮地转过头,巴巴地望着门边,颤抖地伸出双手。

  很快,她的动作表情就全都僵硬住了,这位正义女侠不是别人,居然是她家七哥哥的欢喜冤家,还真是冤家路窄啊。为什么要在她那么丢脸无助的时候,被冤家看到哇!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