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一-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五一

安思源2017-3-19 11:1:23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十四章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落凤默默地尾随着她家小姐,异常的沉默。

  实在是因为眼前的这种组合,让她怎么看都觉得别扭。很癫狂的小姐和很端庄的何姑娘,就是这样的两个人,居然肩并肩朝着同一个目的地前进。

  气氛有点尴尬,总算何姑娘微笑着打破沉默了,“原来你们刚才是在玩啊。”

  “算是吧。”九金心不在焉地低着头,边走边踢着地上的小石子。

  “那个人真的只是你师公吗?”问这话的时候,何静的口吻听起来很暧昧。

  “是呀。虽然他看起来很年轻,不过真的是我师公哦,他很厉害喏,会的东西可多了。”师公具体会些什么,九金也说不上来,但是既然能当她的师公,那她当然要歌颂他一番,这样才能名师出高徒。

  “我看没有那么单纯吧。”何静忍不住溢出一声笑,“他对你那么好,临走的时候还要千叮咛万嘱咐的,活像是担心我把你吃了似的。要是刚才道观里的人没有出现,也不要那么急匆匆地找他回去处理事儿,我猜他一定会一路把你护送到裴府的。”

  “他对我好?才不是咧,他要真对我好,以前就不会丢下我不管了。”

  “男人丢下女人不管的原因有很多,未必就是不在乎,也有可能是太在乎了。”虽然这个说法听起来很可笑,不过何静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很多男人就因为不敢去爱,时常会做些莫名其妙的事。

  “会吗?”九金皱着眉头,认真地想了会。自从那次她对着师公把心里话全喊出来了之后,就没想过他们之间还有可能发展成儿女情长的关系。伤过了呀,就不敢再去奢望,要是再自作多情一次,会好痛的。

  “呵呵,算了,我们不聊这些,以后你自然会懂的。你呀,难怪段伯母那么坚持要收你为义女呢,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就跟你那个七哥哥一个样,对于感情这事儿一窍不通的。”的确是很像,何静也一直觉得,在这方面段子七简直就是个没发育成熟的小屁孩。

  “你好了解七哥哥哦。”闻言,九金一时语塞,沉默了半晌,闷闷不乐地咕哝:“怪不得他会特地找你去帮他抓药。”

  “早知道会在回春堂遇见你,我也不需要特意为他跑一趟了。”

  “他没跟我说要抓药呢。”九金扁着嘴,难掩口吻里的落寞:“不过……还是你替他抓比较好,我不识字,也看不懂药方子,万一抓错药就不好了。也难怪他会特意去找你,正常人都不会放心把这种事交给我做的。”

  看她沮丧的样子,何静抿起唇,很亲和地挽着她,说道:“你难道就没想过去学过一技之长吗?总不能一辈子都仰赖着别人。我听子七说,你以前常被人欺负,受了不少苦。要是能自力更生,就不用再受别人的气了。”

  “一技之长?”九金咬着手指,想了很久,愁眉苦脸地开口:“我只会哭丧喏。”

  “呵呵,不会可以学啊。我也是因为喜欢才去学做衣裳的,你可以挑个自己喜欢的东西,慢慢学嘛。”何静始终觉得女人得靠自己。从前她一直都是最瞧不起凡事依靠男人的姑娘家,整天只晓得哼哼叽叽的,可是唐九金到底是子七的妹妹,就是再不济,她也不能怠慢了。

  “喜欢的东西?”九金又开始纠结了,眉毛都快拧成结了,“吃喝拉撒算么?”

  “呃……如果你能用吃喝拉撒来赚银子,也算是一种境界。”何静尴尬地笑了笑,起码这算是一种寻常人到不了的境界。

  “哎哟,原来你说的终极目标就是要赚银子哦。”九金恍然大悟,一扫刚才哀怨的样子,得意地扬起头。

  “……”学一技之长不为了赚银子,那是为了什么?

  “你早说嘛!饶那么大弯子做什么啊,谁跟你说一定有一技之长才能赚银子啊。敛财的最高境界就是空手套白狼,两袖清风而来、荷包鼓鼓而归。哎……这种端庄的事,一般人是不会懂的,以后有机会我再教你。”

  “……”为什么情况会演变成这样?

  何静仰头,无语望苍天,她实在很想郑重其事地问唐九金:你到底哪来的自信?!

  当九金和何静之间再次归于沉寂的时候,落凤的心情与之前有了很大的区别,从担忧上升到了骄傲。到底是她伺候的小姐,这是落凤第一次看见有人能把何姑娘堵到哑口无言,以往都是何姑娘振振有辞地冲别人说教。

  啊啊,多么伟大的小姐啊,让落凤彻底体验到了风水轮流转的快感。

  总算结束了这段让人郁闷的路程,到裴府了。

  可是何静的心情依旧还是很差,因为气氛相较于之前,更诡异了。

  同样觉得烦躁的还有裴澄……

  一个方方正正的八仙桌前,四个人各坐一方,有面无表情的段子七,有笑容亲和的何静,还有蹲在椅子上一个劲咬着自己手指的唐九金,再加上左右赔笑的裴澄。最让裴澄觉得无奈的是,这么难得的人员配备啊,他们却如此的暴殄天物,居然不打马吊,只是你看我我看你的面面相觑。

  “你是怎么把自己糟蹋成这样的?”终于,段子七率先打破了沉默,不屑的目光流连在九金身上。他清楚地记得离开时九金还是一身清清爽爽的模样,谁想到才几个时辰而已,她竟又是那副活像乞丐的装扮,那衣裳简直脏到惨不忍睹。

  “是喝药的时候不小心弄撒的。”是灌药!灌药啊!九金好想大声喊出真相,可是却没有勇气。

  “你确定是喝药?我看是用药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有几滴撒进了嘴里吧。”子七哼了声,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用尽各种方法折磨她,实在浪费;其实哪怕什么都不做,她依旧有法子折磨自己。

  “差不多吧……”就当时的场面而言,七哥哥形容的还真贴切。

  子七没再刁难她,深吸了口气,到处都弥漫着一股子的药味,“是你师公给你喝的药?”

  “咦?你怎么知道?”她的眼神有那么赤裸裸吗?

  “我太聪明了,所以你以后有事最好不要瞒我,否则下场会很惨。”子七挑起眉梢,身子略微往前倾了几分,笑言道。这药的味道那么独特,要从气味中辨认出来不难,应该是有助消化的药。中午她应该也吃了不少狗肉,是该消化一下,那位老人家还真是用心良苦。

  “不管怎么样,下场都很惨……”九金自顾自地念叨。

  她说的很轻,让人很难听清,子七索性没理会,径自说道:“早知道你会去回春堂,我就不用麻烦外人帮忙抓药了。”

  “你抓那些药做什么?”关于这个问题九金早就想问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