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四-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五四

安思源2017-3-19 11:1:45Ctrl+D 收藏本站


  段子七还在强辩,尽管这话连他自己都记不清说过多少次了。段老爷习惯性地想反驳,可当正视了自己儿子后,话锋立刻就变了:“臭小子,你怎么又长高了?该死的,你怎么又变帅了?!你不记得我临走时的命令了吗,一般帅就可以了,绝对不准超越我!为什么你从来都不把我的话当回事,你身上这衣裳哪买的,有我的尺寸吗?”

  “啧啧,你又发福了。”子七摇头,故意装出一副厌恶地样子打量了他爹一番。

  “你摸尸体摸瞎了是不是?以我这个年纪来说,我的身材已经很出类拔萃了。”就一点上来说,段老爷一直都很有自信,说这话的时候,他显得很神采飞扬,和颜悦色地伸手搭着儿子的肩,边往前走边问着:“来,告诉爹,有没有把自己变成真正的男人?”

  闻言,子七的脸蓦地涨红,一直红到了耳际。他紧抿着唇,默不作声,把牙关咬得吱吱作响。从他弱冠之后,他爹每年回府都会问这句话,并且还会很厚颜无耻地跟他分享心得。活见鬼了,谁会在乎自己爹在那方面有多持久!

  “真没出息,往后别说我是你爹。”

  “爹,你到底是回来做什么的?”

  “啊!”

  段老爷忽然叫了起来,段子七惊了下,以为他觉悟了,没料到他只是目瞪口呆地看着中堂,大吼道:“龙套,你站那么高做什么,挡住我的画像了!”

  “呃……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龙套不断地左闪右避,拼命挡住身后的“千古绝句”,还一边冲着少爷挤眉弄眼。

  很明显,龙套又一次没有完成任务,并且还唯恐他爹不去注意“千古绝句”,故意站在那个很显眼的位置上蹦跶。子七长吁出一口气,飘了眼龙套,给了他一个等着受死的眼神。跟着又拉住他爹,挤出笑容,转身想往外走:“爹,你一路劳累还是赶紧去休息一下吧,家里的被褥很软,还有娘的味道。我这就去帮你把裴澄找来,等你睡醒了,就可以英雄救美了。”

  “我不看一眼自己的画像会睡不着。”段老爷很坚持。

  “……”子七很想反问他爹,刚才在马车上是怎么睡着的,过去的那大半年奔波在外又是怎么解决睡眠问题的?

  “龙套,滚开!”段老爷不顾阻拦地喝喊,他始终很相信自己的自觉,这次直觉告诉他那副画像正处在水深火热中,等着他去拯救。

  让还是不让?龙套好为难,如果让了,少爷一定会罚他,不过至少老爷可以做他的靠山了。嗯嗯,想到这点,龙套立刻就跳了下来,动作无比迅速,姿势异常飘逸。随着他的动作,“千古绝句”慢慢浮出了水面。

  看着老爷渐渐涨红的脸,龙套开始慌了,不能让老爷出事啊,要不然他的靠山就没了。以他当了那么多年家丁的经验来说,这种时候通常是最适合谄媚的:“老爷,您先别气,是这样的……少爷看您的画像年久失修了,就送去让人重新装裱。可是这中堂人来人往的,光秃秃的总不太好看,所以就……”

  “无法无天,简直无法无天了!”段老爷用力拍了下桌案,打断了龙套的话。那桌子抖了几下,应声倒地,他踹开桌子,厉声质问:“这是谁的杰作?!”

  “是小……”

  龙套还是一心护主的,想替他家少爷开脱下。没想到,话还没说完,少爷就自己扛了下来:“是我。”

  ……

  于是,段子七和段龙套都分别为自己的行径付出了代价。

  子七被罚去马厩,按照他喜欢那种“千古绝句”的特质,段老爷为了满足他,让他去数马尾巴上的毛,数到飞扬凌乱为止。

  至于段龙套就比较惨了,他很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还是会被罚,却不敢言。只好听从老爷的指示,找了座全府最高的假山,以岔开双腿半蹲的姿势面朝西方张开双手,好好体验一下“风吹裤衩毛飞扬”的快感……

  傍晚时分的段府,笼罩在落日余晖下,一道很端庄的身影穿梭在园子里。

  九金牵着两只上午从湖里捞上来的乌龟,手里捧着一堆很丰盛的饭菜,正以极缓慢的速度朝着马厩前进:“小乌龟要小乌龟,我们要去做善事咯。听说老爷一回来就罚七哥哥和龙套,他们很惨喏,连晚膳都不能吃。落凤只顾着给龙套送吃的,七哥哥就比较可怜了,爹不疼娘不爱丫鬟不拥戴,还好他有我这个内在美的妹妹。”

  “我说,你们就不能走快点吗?”自言自语了半天也没人理,九金烦躁了,转头瞪了眼两只乌龟。

  说起来,这两个东西什么都好,就是速度慢了点。想想人家遛狗的时候多威风啊,再看看自己遛乌龟的样子,落差太大。这样磨蹭下去,明天早上她都到不了马厩。

  考虑到了多种因素,九金不得不把栓着乌龟的绳子绑在了一旁石头上,决定先解决了七哥哥的问题,再回来领它们。

  没有了两只累赘乌龟,她的速度快了不少,就是有点迷路,不过总算还是在天黑前找到了马厩。远远的,她就瞧见七哥哥拿着剪刀,很豪爽地在剪马尾巴,好流利的动作哇,一剪一个准。

  “七哥哥!”九金就迫不及待地大喊。

  这熟悉的声音让子七皱了下眉头,四下寻了会,才瞧见迎面跑来的九金,“你来做什么?不是交待了落凤别让你出院子了。”

  “落凤去给龙套送饭了,才没空管我呐。”

  “你是来给我送饭的?”子七扫了眼她手里的饭菜,心底窜起了一股暖流。

  “对啊。”九金慢慢蹲下身,搁下手里的饭菜,笑嘻嘻地在子七身旁坐了下来,边替他把菜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端出来,边漫不经心地问:“你爹为什么罚你啊?”

  “不是我爹,他也是你爹。”他不悦地瞥了瞥唇,纠正她的错误。

  “你倒是说的好听,既然是我爹为什么不让我见他”为了这事,九金憋闷了一上午,甚至还无聊到跑去湖里捞乌龟。

  看她气鼓鼓的样子,子七溢出一声轻笑,心情好了不少:“我这是为你好。”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