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五-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五五

安思源2017-3-19 11:1:53Ctrl+D 收藏本站


  “少来了。你还真当我傻呀,我不发作的时候还是挺聪明的。你分明觉得我是个闯祸精,生怕我跟你爹见了面会惹他嫌弃。你放心吧,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啊,他是观世音的男人耶,我怎么着也要端庄一下吧。”有些事九金本来是不愿意说开的,这样大家都难堪,可是不说的话,七哥哥的心估计得一直悬着,每天得防着错开她和他爹,多闹心呀。

  她的话,让子七震住了。是日落时分特别容易让人觉得苍凉的原因吗?为什么有那么一刹那,眼前的九金很陌生,那双眼眸中的神采,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带着几分落寞,又参了些许的释然。

  好不容易子七才回神,忍不住抚上她的脸颊,柔声低语:“你多心了,不是你的原因,只是我爹这人性子古怪,让人很难捉摸,我怕你应付不来。”

  “……”做什么突然对她那么温柔,搞得她不仅脸红心跳,连脑袋都像被人抽空了一样,什么思绪都没了:“你……那个什么……先吃饭吧。”

  “我数了一整天的马毛,手好酸,抬不起来了,你喂我吧。”子七记不清上回啃她的时候,她有没有脸红了,兴许是那天天太黑的缘故。总之,今天他看得很清楚,这死丫头脸红起来的模样还是挺娇俏诱人的,让他抑制不住就想多逗逗她。

  “啊?我不会喂啊,我以前喂师公喝药的时候,简直就像在填鸭……”

  “闭嘴!”真是个不识好歹的女人,子七眯起双眸,冷睨着她:“用手喂还是用嘴喂,你自己挑。”

  “……”这哪是让她挑啊,分明是“逼良为娼”嘛。

  九金刚想用行动来表明她的选择时,不速之客降临了,“荒唐!简直太荒唐了!你们俩居然敢在这种圈养禽兽的场所偷情,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传说中正在偷情的俩人茫然地抬起头,只瞧见段老爷那张被气得半红半黑的脸。九金控制不住地赞叹了,遗传果然很重要,瞧瞧人家的爹,连生气都那么英姿焕发,难怪生出个这么诱人的儿子。只是,既然是在圈养禽兽的地方偷情,做什么还要把他放眼里,难道他也是禽兽?这人逻辑好混乱啊。

  第二十六章

  段老爷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圈养禽兽的场所不适合偷情,适合“棒打鸳鸯”。

  只瞧见那两个原本很亲昵黏在一块的人,被强行地拉离了。

  老爷的命令是只有夫人才敢违抗的,所以家丁们只好忍着心痛,用力将少爷按住,眼睁睁看着张牙舞爪的小姐被老爷拖走。少爷的表情很无奈惨痛,小姐的表情很依依不舍,这一刻他们俩就像是传说中的梁山伯和祝英台,想想那出可歌可泣的爱情悲剧,再看看眼前的少爷和小姐,家丁们不禁扼腕,父母之命会要了儿女之命啊!

  “哎呀哎呀,我说老爷啊,能不能不要拖了,我屁股好疼。就不能手下留情些嘛,慈悲为怀慈悲为怀……”被拖行了好长好长一段路,九金终于还是保持不住缄默了。世风日下了呀,果然是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拖啊。

  “哼……”段老爷回头瞄了她眼,不屑地低哼。善心他倒是没有,可是当看见九金那副脏兮兮的模样,他还是厌恶地松开了手,居高临下地睨着她,质问:“你什么时候进府的?”

  进府?九金歪过头,想了会:“我一直在府里,没出去过啊。”

  “我是问你什么时候来段府做丫鬟的,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段老爷不耐地翻了翻白眼。不行了,这个家一定要改革了,选丫鬟的水准真是越来越低了。

  “丫鬟?!”九金话音上扬,透着惊讶,审视起自己的打扮。很端庄啊,哪里像个丫鬟了?这人到底怎么当上老爷的啊,太没眼光了。

  “算了算了,不重要了。”看她那副后知后觉的模样,段老爷挥了挥手,眉心是舒开了,可是表情越发严厉了:“总之,当丫鬟就本分些,不要妄想勾引少爷,攀上枝头成凤凰。我最瞧不起有这种想法的女人,你说你好端端的一个姑娘家,作践自己图个什么?”

  “可是……可是我已经心有所属了呀。”怎么可以这样说她嘛,她早在三年就把一颗血淋淋的芳心许了人,虽然七哥哥有时候看起来很诱人,但是女人是不可以那么快变心的。

  “胡闹!简直太胡闹了!心有所属了还敢来勾引我儿子,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操守?!”瞧瞧这死丫鬟,长得不怎样,野心倒是大得很,绝对该拉去浸猪笼。

  “抄手?我知道啊,有牛肉的、清汤的、红油的,好好吃喏。”说着,九金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伸出舌头舔了舔唇。

  “你……你……”眼见她那副故作诱惑的样子,段老爷又涨红了脸,气得说话都打结了,“你居然还想吃我儿子?还、还要配牛肉浇清汤淋红油,太不知廉耻了!”

  闻言,九金龇牙咧嘴了好一会,这种时候到底应该给出什么反应比较好?估计不管她说什么,这位大爷都有办法扭曲掉。哎,果然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啊,九金很苦恼,虽然她也很想跟大爷套套近乎,弄个父女相见温馨异常的场面出来,但看起来好像不太可能了。

  想着,她跌跌撞撞地爬起身,冲他瞥了瞥嘴角,好不容易挤出了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哼唧着:“不知道你意识到了没有,我们之间存在着很严重的代沟,不太适合继续交谈下去。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了。”

  交谈?!这死丫头居然还以为他们这是在交谈!还他娘的跟他说后会有期?!

  沦丧!简直太沦丧了!他才离开大半年,一回首,段府的风气竟然如此淫靡了。他不过是想重新整治下,才罚子七和龙套。这倒好,一个搭上个丫鬟在马厩偷情;另一个更离谱,居然跟落凤肩并肩在假山顶赏起日落了。

  想着想着,段老爷不禁有些怒火攻心,冲着九金发泄了起来:“放肆!我好歹是这个家主事的,你们一个个全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是不是?”

  “……”九金略微回头飘了他眼,无奈地抿着唇,不去理会他,径自往前走。

  “死丫头,站住!没听见我在问你话吗?到底是谁教唆你不把我放眼里的?”

  这位大爷真执着啊,九金苦着脸,强颜欢笑:“你不要这么强人所难嘛。我眼睛虽然大,可是要把你放进眼里,难度太大了呀,你做什么非要把自己想像成一陀眼屎呢。”

  ……

  在九金说完那句话之后,段老爷的所有忍耐力也随之崩溃。

  于是,九金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了代价。她被一群壮硕的家丁拖到了柴房,关了起来,丢给了她好多好多竹篾,据说要扎完五十个猪笼才能离开。多么可怕的段府啊,简直堪称地狱,少爷是无情的,老爷是无耻的!

  九金最终还是没有扎完五十个猪笼,也不能怪她,主要还是她压根就不知道猪笼怎么扎。幸好她最后还是被老爷亲手释放了,只可惜,当她迎接清晨阳光的同时,也迎来了另一波灾难,那就是……去洗花园的石头。

  原因就是段老爷一早出门时,发现了那两只绑在石头上垂死挣扎的小乌龟,觉得自己最心爱的石头被玷污了。开始全府彻查,结果不到一盏茶的时辰,龙套和落凤就齐齐把九金给供了出来。

  好在,在七哥哥的提点下,老爷很快就想起了自己提前回府的目的。于是开始为段夫人的事奔波了起来,渐渐也就遗忘了九金。

  对于九金来说,被老爷遗忘是一件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事,不用再继续被折磨当然是好事,可是她一直没有机会表明身份,她始终很想冲着那位大爷吼一声:“我不是丫鬟啊啊啊……”

  游廊上回荡着凄厉的回声。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