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一-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六一

安思源2017-3-19 11:2:31Ctrl+D 收藏本站


  “咳咳……”这下九金是彻底不用想怎么回答了,直接干咳了起来。

  “哎哟,老段,你也有今天啊。现在知道嫁闺女的痛苦了么?别扭什么,想当初你说要让我家小静跟你们子七订娃娃亲,我不也应了吗?九金都十八了,是该嫁了,只要夫家待她好,比什么都实在。”何老爷又开口了,仍旧是习惯性地眉开眼笑手舞足蹈。

  “话是这么说……”段老爷咕哝了句,还是认命了,“九金,改天让你师公来吃饭吧。”

  “哦。”九金随意地应了声,改天的事完全可以改天再说,她比较好奇的是……“七哥哥和何姑娘是娃娃亲?”

  “是呀。你要是跟你那个师公情投意合,又不舍得太早离开段家,也能先订着,成亲的事可以再往后延延。”段夫人开始回忆起师公,都说傻人有傻福,这话也挺有理。别看她家九金傻乎乎的,运气倒还真不错,那个师公也算是个上等货色了。

  “那七哥哥跟何姑娘的日子已经定了吗?”原来他是一早就注定要跟别人成亲的人喏。

  “原先说好了等小静十六,后来你何伯母又说想多留她几年,等十八了再说。现在小静十八生辰都过了,最晚也就明年的事儿。你说是么?亲家母。”段夫人话锋一转,就顺其自然地把事儿丢给了何伯母。

  “呵呵,可不是嘛。今天找你们来,也正想商量这事呢。这俩孩子看起来也都挺喜欢对方的,这么拖着也不是一回事,就怕你们嫌弃小静抛头露脸的不像个姑娘家……”

  “哪的话呀,我们段家又不是什么迂腐封建的人家。”

  “那就好那就好,要不等一会晚膳时两个孩子都在场了,我们就把日子给定了吧,也好问问他们意见。”

  “说到这,我倒是想起来了……”段夫人微微撇开头,看向守在门外的落凤:“少爷还没来么?都快用晚膳,每年都这副不上心的死样子。”

  “来了来了,去何姑娘房里送礼了,说一会晚膳来去叫他们就好。少爷还是很上心的,礼是他亲手挑的呢。”夫人像是生气了,落凤赶紧给少爷打圆场。

  “那去叫他们吧,时辰也差不多了。”何老爷继续手舞足蹈地交待。

  就在落凤领了命刚想转身时,九金的声音响起了:“等等,我跟你一块去叫吧。”

  “这……”落凤犹豫了,目光投向夫人。她是不介意小姐一起啦,但是这分明是他们下人干得活,小姐那么自告奋勇会不会不太好啊。

  段夫人倒没多放在心上,挥了挥手,笑语着:“去吧,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性子,憋着怪难受的吧,去奔放一下吧。”

  闻言后,九金维持住最后一丝端庄,笑逐颜开地欠了欠身子,快步奔出了中堂。

  才跨出门槛,她的笑脸就褪去了,边领着落凤往前走,边无奈地扯着自己的衣角。

  她的确是憋坏了,听着他们一屋子人那么兴致勃勃地议论七哥哥的婚事,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兴许是依赖惯了,成了亲之后她就不能像以前那样缠着他了,往后只能何姑娘可以依赖他了。傍着这个假妹妹的身份,到底还是不能肆无忌惮一辈子的。

  “小姐,你怎么了啊?话好少喏。”向来聒噪的小姐,今天是真的端庄了,却让落凤觉得浑身不自在,甚至有点陌生。

  九金紧抿着嘴角,扯出一抹很牵强的笑容,微微侧眸,口吻有点感慨:“我就是觉得何姑娘好幸福,生辰有爹有娘陪着过,还有七哥哥给她送礼物。你说,除了我自己还会有谁记得我生辰呢?不过人心就是不太容易满足的,我以前就指望生辰的时候可以不用挑满两缸水,也不要被人打,舒舒服服睡个懒觉,吃顿饱饭,这样就好。可是这些现在都有了,为什么还是觉得不开心?”

  “原来你在为了这个不开心啊,我一定会牢牢记住你的生辰的!小姐,你的生辰是哪天?”落凤笑嘻嘻地凑上前,问道。

  “……今天。”即使九金今天早上起床时,忘了看绣在肚兜上的生辰八字,何姑娘这么隆重的生辰宴也足以提醒她了。

  “啊?”这个答案完全出乎落凤意料之外了。

  九金回过头,假装不在意地笑了笑,她也不记得自己有没有跟落凤说过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人忘记生辰。只是有点忍不住想娘亲了,深吸了一口气后,九金若无其事地指了指前面的厢房,问道:“何姑娘是住那间么?”

  “嗯。”落凤应了声,边往前走,边打量着小姐。尽管小姐挺会伪装的,她去还是看到了一丝落寞,总觉得应该安慰两句:“小姐啊,我……”

  话才刚起头,屋子就传来何小姐的声音,打断了落凤。

  “少来了,你当我还是三岁么,被你哄哄就会信啊。这剪子绝对不是你挑的,你哪会那么贴心,就算是贴,也会只贴那些个尸体的心。”

  “我又没说是我挑的,重点是我出的银子。”

  紧随而至的是段子七有些慵懒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心不在焉。

  九金刚想敲门,却被落凤拦住了,她不解地转过头,只瞧见落凤挤眉弄眼地冲着摆了摆手,附耳压低声音咕哝:“小姐,听听他们聊什么嘛,上回在醉香楼,少爷也是这么偷听你和师公说话的。”

  “啊?太龌龊了点吧,好没道德的行为啊。”

  “你不是说过,只要把道德底线降低点就好了嘛……”

  “吵死了,你那么吵我怎么听啊!”九金低吼着打断了落凤的话,把头往前又探了几分以便听得更清楚些。

  看着眼前的画面,落凤有了觉悟,原来有没有道德并非重点,重点的是越龌龊的事小姐就越想做。

  落凤没能太沉溺于自己的思绪中,屋子里又想起了交谈声。

  “对了,你千万别忘了今天也是九姑娘生日,有没有给她买礼物?”

  “买了。”子七的声音依旧有气无力。

  “买什么了?给我瞧瞧,你刚才说有事,不会是去给九姑娘挑礼物了吧?”

  “关你什么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