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七-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六七

安思源2017-3-19 11:3:12Ctrl+D 收藏本站


  说着,他顺势将九金带进怀里,用力地紧掐住她的下颚。

  让子七惊讶的是,刚想要吻她时,九金忽然奋力地推开他,无辜地眨着双眼,往后退了一步:“不能再啃我的嘴了,那经历太痛苦了……”

  回想起那一碗碗苦到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药,直往自己嘴里灌的滋味,九金就开始害怕,死都不想再尝试。

  可是这话在子七听来完全变了味,被他吻的经历很痛苦?他都没有介意她恬不知耻地和其他男人在床上忽上忽下了,她居然敢嫌弃他?!这到底是什么世界,这到底是什么女人,非要把他逼疯不可吗?

  越想,子七便越觉得生气,情绪再一次冲破理智,开始宣泄而出:“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倒是告诉我,那个死老头有什么好,把你骗成这样,居然还能让你这样死心塌地的!你怎么就能傻成这样?也不想想你在道观里天天被人打的时候,他在哪?你死的时候,他在哪?你差点无家可归跑去做尼姑的时候,他又在哪?现在就这样三言两语,随随便便让红扁做了几道菜,算是给你庆生,就把你给哄到床上去了,也不管死老头到底爱不爱你,到底会不会负责!”

  “不是随随便便的几道菜,那些都是我最爱吃哒!”九金随意地拨开挡在脸上的湿发,抬起头,趾高气扬地喊。

  “那又怎么样?今晚何府菜哪道不比道观里的那些好?你想吃什么可以跟我说,犯得着跟着他走吗?!”一切就像段子七所预料的,他的情绪果然还是失控了。

  “是……是你自己聊婚事聊得很开心,让我一个人摸黑去茅厕的。那、那每次我去茅厕,师公都会很奇迹般地出现,这已经形成一定规律了嘛……”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很开心的聊婚事?你又哪知耳朵听见我应下那门亲事了?他出现你就要跟他走吗,难道都不需要跟家里人交待声么?你就没有考虑过我会担心?他要你去死,你也一定屁颠屁颠地跟去,傻到没药救了!”

  “有药救那就不叫傻了喏……”痴傻本来就是没药救的嘛。

  “你还傻出骄傲感了?”不是他多心,而是九金地口吻真的带着一股引以为傲的成分。

  “你干嘛一直要把傻啊傻的挂在嘴边,我是木头人啊,不会难受的哇?”九金咬着唇,想到了他回答何静的那些话,心不禁一抽一抽的,气呼呼地鼓起腮,她越来越激动了,干脆不顾一切趁乱爬出了澡盆,扬起头,“我又不是生下来就傻的!要是我也跟你一样投对了胎,有这么疼你的爹娘,也不会变成傻子,更不会天天被人欺负最后变得越来越傻。说不定,就是我指着你的鼻子笑你傻了,就算师公不喜欢我,那又怎么样?即使他对我只是同情也够了,有个男人会因为同情而一辈子对我好,那也算是我修来的福了,你难道不是也在同情我么?错了!你连同情都不是,根本就是可怜,在可怜一个不知道什么原因而变成傻子的姑娘而已。可怜比同情低了好几个档次!你根本是在拿我来增加自己的优越感吧,你才是败家到没药救的二世祖!”

  很流畅地吼完这段话后,九金立刻很不争气地大哭了起来,哭声很响,足以惊动整个段府的人。

  “……我要找优越感不会买个乞丐来养啊。”想说些安慰的话,好让她能把泪收住,可结果子七犹豫了半晌,气势是软了下来,话却已经依旧不肯输人。

  “……”他是什么意思嘛!是嫌她连乞丐都不如吗?

  九金开始觉悟,她干嘛要站在这边跟这个二世祖羞辱,自虐也不带这样的啊!她要离开,躲到自己被窝里好好哭一场,咒死他,咒他成亲的时候被新娘子甩掉!咒他被大家笑话死!咒死他啊啊啊啊……

  看着九金用双手捂着脸,拼命往外冲的样子,子七泛起了一丝愧疚感,想留下她,却又拉不下脸,刚好摸到脖间的玉坠儿,便找了个烂到极点的借口,“生辰礼物也不稀罕了?”

  九金顿了顿,透过指缝偷看着那片静静躺在他摊开的手心里的玉叶子。小小的,白里透着淡绿,雕琢得很精致,叶子上的每一条纹路都是那么得清晰。她别扭地转过身子,用身体撞开他的手,哽咽着:“不要不要,才不要这种不适合我的东西。”

  这一撞很用力,也很出乎子七的预料,他以为她会像以前一样破涕为笑的。他的手顺势滑开,那片玉叶子就宛如秋日里被风吹离树枝的枯叶一样,飘落到了地上,摔成两半。

  声音不大,两人却同时震住,目光齐齐聚向那片玉叶。

  子七眯起眸子,这是他第一次花了一下午,跑了三四条街,还差点跟人大打出手,就为了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挑礼物。结果,心思放得再多又如何,人家压根就不屑一顾,简简单单地一句不适合,就把他的心思给摔碎了。

  原来礼物值多少银子不重要,花了多少心思也不重要,重要的只是送礼物的人。

  所以,玉叶子连鱼眼珠都比不上?!

  须臾后,直到贴在门板上偷听的落凤和龙套跌落了进来,九金回过神,看了眼倒在地上互相推搡的俩人,又见到了门外问询赶来的观世音和爹,她抿了抿唇,顶着一头湿漉漉乱糟糟的头发一个劲地往外冲。

  “落凤,你还愣着做什么,快去看看小姐啊!”段夫人最先回过神,本想自己追上去的,又怕这丫头还在气头上,有话也不太好说。

  “哦哦……”落凤赶紧爬起身,拍了拍衣裳上的灰尘,恶狠狠地瞪了眼龙套,迈步追了出去。

  “我说子七,你也真是的。九金又不是小孩子了,都十八了,你怎么一点都不懂女儿家那些心思呀。估摸着她也就是想快点把自己嫁出去,才想让趁她家师公意乱情迷的时候,让事情成定局嘛。到底是我的女儿啊,真是聪明,一点都不傻嘛。对男人就应该这样,喜欢了,就吃掉,省得便宜了其他女人,想当年我和你爹……”

  段夫人的话题越扯越远了,再这么下去,那些丢人的陈年旧事就全要被抖出来了。段老爷赶紧清咳了声,打断了她的话:“子七,这就是你不对了。自己不开窍,还不准你妹妹开窍。我觉得这样很好嘛,反正早晚都是人家的,还有什么好拖的。人生苦短啊,把该干的事早点干了,那样才安心,唔……九金这孩子真不错,比你有规划。”

  “相公啊,那我们也去规划下吧。得赶紧约个日子,让那个师公来我们家吃顿饭,把婚事给定下来。万一那个师公很能干怎么办,我不能让我们家九金大着肚子上花嫁啊……”

  “嗯,有点道理。我去挑个日子,你说聘礼要多少比较好,嫁妆是一定要丰盛的……”

  “够了没有!”子七终于忍不住了,铁青着脸,吼道。

  总算,周围安静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