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八-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六八

安思源2017-3-19 11:8:41Ctrl+D 收藏本站


  他没好气地冷哼了声,跨步走出中堂,朝着自己屋子走去。

  龙套却偏在这时候很不识相地冒出一句话:“少爷,这玉叶子怎么办啊?”

  “丢了!丢到我看不见的地方,要是再让我看到,你就直接把它给吞了!”

  它的主人都不在乎了,他还留着做什么,给自己找气受么?想着,子七不自觉地摸了摸悬挂在自己脖间的玉坠儿,分不清是他的心太凉了,还是那玉太凉……

  第三十三章

  经过昨天那个不平凡的夜晚,段府的人今天都起得很晚,唯独九金,一大早就坐在了院子里发呆。

  落凤抱着一大盆热水,惊讶地看了会,发现小姐还穿着昨晚换上去的衣裳,脸色有些许的憔悴,她皱了皱眉,迎上前,尝试着轻轻唤了声:“小姐……”

  须臾后,九金茫然地转过头,眨巴着无神的双眼,看着她。

  “你该不会是一夜没睡吧?”瞧她那副后知后觉的模样,落凤猜出了个大概。

  “没有喏,睡了,就是睡不着。”九金低下头,漫不经心地拨弄着自己的衣裳。

  “洗个热水脸,再去睡会吧,反正今儿也没什么事。”说着,落凤把怀里的水盆搁在了石桌上,拧干帕子,递给了九金。见她没什么反应,便亲自帮她擦了起来,忍不住有点心疼地唠叨开了:“你不会还在计较昨晚少爷说的那些话吧?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少爷,他不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嘛。我刚才听龙套说,昨晚罚完你之后,少爷自己也没多好过,也才刚睡下呢。”

  “他怎么了?”一听这话,本来还很萎靡的九金立刻就打起了精神。

  落凤长叹了声,慢慢地叙述了起来,口吻里带着一丝隐忍的笑意:“听说少爷自己也跑去洗了个冷水澡,结果冻得直打喷嚏,我就说呀,这是他活该,谁让他那么冷的天还把你往装满冷水的澡盆子里丢,的确应该让他领略下这到底是什么滋味;折腾完后,他还是睡不着,就拉着龙套出门,绕着段府跑步,跑了两个时辰,回来还不愿睡,就跑去中堂把老爷的画像挪下来了,换上了上次那幅为你写的墨宝。这才觉得满意,总算去睡了,可差不多都折腾到天亮了,真是辛苦了龙套。”

  说完后,落凤等了大半晌都没见小姐有所反应,只瞧见她拧着眉心,像在考虑什么事儿似的。落凤不禁有点好奇,轻轻地推搡了她一下,“小姐,你在想什么呀?”

  “落凤,你跟我说实在的。如果你以前没有听说过我是个傻子,你会不会觉得其实七哥哥要比我更像个傻子?”九金仰起头,问得很认真。

  落凤的叙述让她觉得很困惑,实在没有办法理解七哥哥这些举止的目的是什么?这真的是一个正常男人会在半夜三更做的事么?

  “噗……”本来真的不觉得,但是被小姐这么一说,落凤发现她家少爷的行径的确越来越超出正常的范畴了。

  “本来就是喏,你说就他那个德性,凭什么一直傻子傻子的骂人家啊。你很了不起哦,除了会凌虐我,还会做什么?又说自己不想成亲,那……那做什么不表态呀,看全家人一头热地为他筹备亲事,他觉得很开心吗?”足足憋了一晚上的话呀,九金势必得找个人吼出来不可。

  “这个……”小姐最近的火气很大哟,落凤小心翼翼地扫了她眼,劝道:“小姐,这桩亲事少爷到底怎么想的,我也不清楚。不过我就觉得少爷对你还是不一样的,虽然嘴上常说你是傻子,可是他亲自为你挑选生辰礼物耶,以前每年何姑娘的礼物他都是丢给我和龙套去筹备的,自己从来不理,我在段府当差那么久,这一次看见少爷亲自给女孩子挑礼物。你说,要是你在他心里当真是傻的,他这么做岂不是更傻嘛……”

  “你说那个玉叶子?”九金想到了那片被自己撞碎的小玉叶,也着实怪心疼的,“那是他亲自挑选的?”

  “是呀,昨儿下午他不是说有事让我们先去何府的嘛,晚上就把变成这个礼物了,那不是去挑礼物还能去做什么呀……小姐,你去哪呀?!”虽然她只是个婢女,但是好歹也尊重她一下吧,她在讲话耶,她家小姐居然理都不理,就往外头冲,很不给她面子喏。

  “我去捡回那片叶子。”九金好气自己,难得任性一次,就这么着践踏了七哥哥的心思。

  “你又不知道龙套扔哪去了,怎么找啊……”

  “龙套把那个给扔了?!”原来七哥哥对龙套的种种折磨,总是让九金很同情他,但是此时此刻她深刻地觉得龙套很活该!

  “不过是我陪龙套扔的,你猜猜看我们扔哪呢?你猜你猜呀。”

  “……”九金紧握双拳,双目炯炯有神地瞪视着落凤,无语凝噎。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近猪者吃?太符合民情了,瞧瞧这落凤,活脱脱就是被龙套给玷污了!

  听说今天的段府很不寻常,段少爷染上风寒病了,奄奄一息,一个劲地说着胡话。胡话的内容倒是很简单,很容易让人听明白,来来回回也就那句话:“叫那个跟我不同姓也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死过来给我喂药”。

  非常不巧的是,段少爷口中那个跟他不同姓又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据说又犯傻了。

  这次傻的比较另类了些,没有伤人,只是伤己而已。可靠情报表明,她在段府后院堆放垃圾的地方待了足足三个时辰,废寝忘食,又不准收垃圾的家丁把那些垃圾拿走,大伙只好待在旁边干瞪眼,看她差点用垃圾把自己活埋。

  好在还剩一口气的时候,她的目的达到了。

  于是,九金在众目睽睽下,捧着刚从垃圾堆里拯救出来的那个摔成两半的玉叶儿,带着满脸的污渍,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裳,冲出了段府,骑上那头名叫“宝马”的骡子,一路缓行到朱雀大街。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