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九-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六九

安思源2017-3-19 11:8:47Ctrl+D 收藏本站


  再无数家店铺进进出出后,她终于听到某个卖玉器的掌柜,说了这么一段让她心花怒放的话:“哦,这个玉叶子是我这卖出去的,卖给七爷的嘛,才一天怎么就坏了?咦,我认得你,七爷带你来过,你不是段府的九姑娘吗?不会是想来退货吧,那可不行,我打开门做生意都是说清楚的,玉器这东西要有什么瑕疵离柜前一律包退包换,离了柜我可不负责。”

  “不是不是。”九金踹着粗气,连连摆手,“我是想问问你能不能把它修补好,不管多少银子我都愿意付,我有很多银子的!”

  “这个……不是银子的问题。这是比较少见的紫罗兰玉,硬度这么高的紫罗兰更少见,修补起来实在不容易。”掌柜很为难地打量着那片玉叶,尝试着拼接起来,发现中间还是有微弱的断层,恐怕摔成了玉末找不回了,这要是修补成原来的样子,难度太大了。

  “不容易而已,又不是不能,你试试嘛。”九金耍赖似的凑上前,整个人几乎都快要爬到柜台上了。

  逼得掌柜有点无路可退,只好堆起笑脸,耐心地跟她解释:“九姑娘,七爷没跟你说吗?紫罗兰玉雕成的玉叶,别说我们店铺了,就算你逛便长安城,也就这么一对。其他地方我就说不清了,昨儿七爷是一眼就看上了,可惜被人给订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是非要这个不可,跟订货的客人商量好久,人家不肯让,还差点打起来,好在被我们铺子里的人拉开的。最后还是七爷拉下脸求来的,你说被人抢成这样的东西,又怎么是说补就能补的。”

  “你说七哥哥为了玉叶儿求人家?”九金稍显冷静了些,不敢置信地重复确认着。

  “那也是没办法的,能买得起我铺子里东西的全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跟人家来硬的,人家才不理你;你出高价,人家还不屑一顾呢;也只有拉下脸来软的,才能派上些用场。”掌柜说这话时,眉飞色舞的,很是得意。

  “这样哦……”九金嘟着嘴,自言自语地咕哝了几句。忽然就抬起眼眸恶狠狠地瞪了眼掌柜,伸出手横过柜台揪住他的衣领:“那你就非把它给补好不可!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我是个傻子,惹不起的,我不会打人,可是我可以咬断你的脖子,让你死都没有全尸,还得做个无头鬼!你修不修?修不修?修不修?”

  “嘁……”掌柜不爽地挥开她的爪子,斜睨了她一眼。搞不明白了,还真是世风日下,痴傻也变成可以炫耀的资本了。

  眼见掌柜明显不信她,九金被气急了,果然是人善被人欺!光说是不行的,一定要配合点行动才好。想到这,她不顾一切地爬到柜台上,伸手猛地抓过往后逃的掌柜,张开嘴,冲着他的脖子用力地咬了下去,这不是一般的咬,她用尽了全身力气,就差没有撕咬了。

  掌柜痛得惨叫出声,这声音响彻了整条朱雀大街。

  场面顿时陷入混乱,铺子里的伙计见状全都拥了上去,拼命想拉开九金。无奈这看起来羸弱的姑娘,力量不是一般的大。整个铺子立刻成为了众人围观的焦点,里头时不时地传来掌柜的痛呼声,伙计的吆喝声,除了前排的观众,其余人都觉得这掌柜兴许是买了头猪回来,正打算在铺子里直接宰了。

  第三十四章

  通常坏事会传千里。

  即使足不出户,有些事还是会不受控制地传来。就比如今天晌午时分,有个傻姑娘不明原因地把某个玉器铺的掌柜咬得癫痫发作。

  子七靠在床上,敞开衣裳,方便散去那一身捂出来的汗。龙套就站在他面前,眼眸子时不时会被这活色生香的画面吸引,虽然大伙都是男人,但是诱惑当前羡慕赞叹一下还是可以的。就因为这样,导致他始终无法把外头听来的那些事儿别开生面地汇报出来。

  “知道是哪家玉器铺么?”保持安静聆听了些会,子七眸儿一抬,打断了他的话。

  一个很有破坏力的傻姑娘,完全符合这种特质的,非他家宝贝妹妹莫属。相较之下,子七更好奇的是,她做什么丢下生病的他不管,跑去人家玉器铺瞎闹腾,又犯傻了?

  “没听说耶,要不……我再去打听打听?”

  “那还不快去?!”见龙套依然杵在床前不动,子七不悦地吼了声,又提点道:“必要的时候你可以牺牲美色,反正我看你在附近几家的婢女里也挺吃得开的,落凤那你不用担心,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嘛。”

  “这怎么行?我不能像你那样喜新厌旧啊……”龙套下意识地反驳,很快就意识到说错话了,赶紧捂住嘴。

  “你……”子七坐起身,撩起袖子,正打算让龙套领略一下自己的身份。

  门外就传来了落凤地叫喊声:“小姐啊!少爷是真的快要死了,他说他也没什么心愿了,就想要在他最后的那段日子里,你能经常陪陪他,不要再去找你师公了。哦,你要是有心也可以喂他喝个几碗药,你也知道的嘛,亲情的力量是无穷的!”

  落凤的声音很响,几乎拔尖了嗓子,一听就是故意暗示屋里头这两人的。

  子七转过头,与龙套对视了一眼后,赶紧躺了下去,钻进被子里,双眸迷蒙,奄奄一息地哼了声,紧紧拉住了龙套的手,有气无力地说着:“龙套啊,你也跟了我那么久了,往后我不能再照顾你了,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啊。跟我爹娘说一声,我要真就这么走了,场面不用太铺张了,要是有空呐,就把我尸体卷一卷丢护城河好了,实在没空的话丢院子那口井里也成……”

  “少爷,你说太溜了,来点气喘的感觉啊。”龙套挤眉弄眼地压低声音提醒道。

  太溜了吗?子七顿了顿,回想起九金以身试狗肉和绿豆的那次,好像是该断断续续才逼真:“咳咳……我也没什么其他心愿了……就那几柜子的衣裳啊,记得一会打包,方便我带着上路。哦……一定要告诉九金,死老头不可靠……啊,被人骗了身子也就算了……那个、那个像我这种品德的男人是……是不会太介意的,千万……千万不要再被人骗了感情啊啊啊……”

  说着说着,他都觉得自己像是真快没气了。

  好不容易九金总算进屋了,没料,却只是轻轻飘了他一眼,鼓着腮,接过落凤递给她的药碗,理都不理他,自顾自地说了起来:“不行,我越来越觉得气,你刚才真不该拉我回来的!别以为他在地上抖两下,吐点豆浆出来,我就怕了他。还差一分力,就那么一分力,我就真的可以把他咬晕了,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把鼻孔当眼睛用盯着我看。”

  “谁把鼻孔当眼睛用盯着你看?”子七忽然停了下来,又打了几分精神,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当他妹妹是修剪鼻毛的吗?他正觉得气愤,眸儿斜了斜,看见了龙套一个劲地冲他使眼色,又继续瘫软下身子,重复问了遍:“谁……谁把鼻孔当、当、当、眼睛用盯着你……你看?”

  “就是那个卖给你玉叶儿的掌柜啊,七哥哥你真的很没眼光喏,那个人啊尖脸猴腮的一副奸商相,你居然还买他的东西。”绝对的奸商啊,说什么那玉叶儿很难修补,嘁,最后还是不被她咬到边吐豆浆边发抖,答应帮她免费修补,还连夜赶工,隔日就能去取呢。

  以前七哥哥果然教训的对,人善被人欺,她早就应该这样保护自己了。

  “你去那儿做什么?”闻言,子七是真的装不下去了,撑起身子皱眉打量着她。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