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〇-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七〇

安思源2017-3-19 11:8:52Ctrl+D 收藏本站


  “少爷、少爷……”龙套在旁边拼命地轻喊着,没人理他。

  “我想让他帮我把那个玉叶儿补好。”九金犹豫了会,不安地把玩着自己的手指,最后还是选择说了实话。做人吧,可以不对别人坦率,但是不能连自己都骗。

  “小姐一早就去后院堆放垃圾的那地方翻找玉叶儿的碎片了。”见小姐那么实诚,落凤便凑上前补充了一句。

  “为什么?”她不是觉得不适合不稀罕么?把人折腾出病了,再这么来一下,算什么?想他昨晚疯狂了大半夜,不就是为了她那一句“不适合”吗?不适合没关系啊,他可以想办法让自己变得傻一点,这样总适合跟她沟通了吧。

  “少爷、少爷……”龙套还在坚持不懈地提醒他家少爷。

  毫无例外,他又一次被众人无视了。九金低着头,兀自考虑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那种心情跟当时不顾一切地去王府找鱼眼珠差不多,但又好像不太一样,大概也就是这么一回事是吧?想着,她傻笑着,有些别扭地扯着自己衣裳:“比较有意义嘛,那是我爹娘死后,第一次有人送我生辰礼物啊,听说还是你亲自挑选的喏。那我就想啊,你花了那么多心思,我怎么可以这样任性地糟蹋,而且你昨天看见玉叶儿碎掉的时候,很不开心呀,我又不想看见你不开心。”

  “只是因为这个吗……”良久,子七长吁出一口气,眼眸里染上了些许落寞的神采。她一点都不像在撒谎,那种坦荡荡的模样,反而让他不知道自己在别扭什么。

  “大概是这样吧。那个掌柜答应我明天就能帮我补好,还能完全看不出来有补过的痕迹哦。”

  “你不知道有些东西补过就是补过了,再天衣无缝,也跟原来不一样了吗?”

  “啊?”他突然抛出这么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让九金不明就里了。

  “我的意思是,你真的确定还喜欢你师公吗?我说的是喜欢,不是依赖。他抛下你三年了,就算他很了解你所有的过去,三年的空白期你们各自经历了不同的事,他还是你在等的那个人吗?你知道他到底是做什么的吗?到底会不会愿意娶你?”子七非常满意自己的这段话,把身份端得多么正啊,要的就是这种感觉,他只是一个担心妹妹被人骗的哥哥而已,就这样。

  “少爷、少爷……”于是,因为子七这段彻底颠覆他一贯个性的流利话语,龙套又出声了。

  结果被无视是一定的了。

  屋子里的其他人都屏息看着九金,想等着她的回答,她却只是无辜地看着段子七,不停地抿着唇。也不知道隔了多久,她总算嗫嚅出声了:“那……那也不是非要彼此喜欢,才可以成亲的嘛。你、你有喜欢何姑娘吗?可还不是会娶她呀。哪有那么多两情相悦的痴男怨女呀,娶妻嫁人这种事,日子能凑合着过就将就了喏。”

  虽然她也不确定师公会不会娶她,可是她也可以想办法自力更生的呀,总比一直留在段府仰人鼻息的好吧。哥哥也好,娘也好,爹也好,归根究底还是会嫌弃她是个傻子,只是大伙都不说而已,她又不是看不懂。

  “我们现在在讨论你的事,做什么要扯上我的婚事?!”嫌他还不够心烦吗?

  “你怎么这样呀!为什么你可以成亲,我就不行呀?你有毛病啊,就允许你碰上个适合当娘子的好女人,我就不配碰上个愿意照顾我的好男人?”九金有股冲动,很想砸了手里的碗,还一定要冲着七哥哥的脸砸,但是冲动是魔鬼,她不想明天又像今天一样,为了弥补自己的任性而付出代价。

  “少……”

  龙套又想开口了,这次没有得逞,子七直接用怒火堵住了他,“少你个头少,你有完没完了,不来理你,你就少上瘾了是不是?那正好,给我跑到那只八哥面前去喊,喊到它也会说少爷为止。”

  “……”龙套干瞪着眼,挤不出话。谁不知道那只八哥蠢到不行,少爷买来至今,它只会说“傻子”,还是前不久刚学会的,要教会它讲话,岂不是想把他的嘴折磨成香肠嘛。更何况,他这次只是想说何姑娘来了……

  不过现在也不用说了,何姑娘已经跨进屋子,成功引来了众人的侧目。

  “你做什么火气那么大,怎么还是有事没事就爱折腾龙套?”何静笑着打破沉默,替龙套求了情,见那两兄妹还僵持着,便无奈又替他们打起了圆场:“九金啊,你七哥哥那是为你好呐,这要是别人家的姑娘他才没这闲工夫管。我跟你七哥哥怎么说也是打小一块长大的,彼此都了解得很,兴趣也相投,这日子就算是将就也挺有乐趣。你跟你师公不同,先不说分开了三年,就他那种喜欢无拘无束的男人,连个家都没有,就这么跟着她,你会吃亏的。以段家二小姐的身份,你还愁找不到好婆家吗?做什么要将就,这可是女儿家一辈子的事。”

  “听见没有,一样的生辰八字,你怎么就能跟人家差那么多,学学人家的心思,别被人骗了都不知道找谁哭去。你以为天下所有男人都像我那么好?像我这样待你的,能有几个啊。”子七横了她眼,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何静这话说得有些刺耳,但目的跟他还是一样的,所以便附和了两句。

  “没有!全天下就你一个人这样待我!”九金涨红脸,也憋红了眼眶,气呼呼地冲着他喊了句,转过身就走。会一边说疼她,一边又给她身心折磨的,的确没几个了!

  “唐九金!你赶走试试看,谁给你惯出来的脾气,一生气就走,你算什么意思啊?”

  “……”九金完全不理会他的叫嚣,只丢给他一个沉默的背影。都生气了不走做什么呀,留下来自虐啊?

  “唐九金你给我等着瞧,等我养好病有你受的……何静,你让开点,你挡住我视线了!我喜欢看着那个死丫头骂她,那样才有快感。唐九金这笔账我给你记着,这已经是你第二次居然敢丢下我走了,往后有你受的……”

  子七不停地嚷嚷着,越来越语无伦次,却越喊越激动,活像是上了瘾般。好像就算心里憋了气,这么看着她的背影,吼上两句也会好受很多。哎,这就是做男人的无奈啊,舍不得打,就只能过过嘴瘾,当哥哥当成他这样真失败,不如……别当了?

  结果子七的诺言没有实现,等他病好了,还没来得及想出怎么折磨九金的法子,他爹就给他带来一个噩耗,一个足以震撼他整个世界,打乱他所有计划的噩耗。那就是,为了九金的终身大事,他爹娘打算找梅项郝来府上一叙,具体怎么个做法得商量一下。

  真正让子七想咆哮的是,那个梅项郝居然二话不说地答应了,还说会直接带着聘礼来!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