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二-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七二

安思源2017-3-19 11:9:3Ctrl+D 收藏本站


  “我没有答应要娶何静!”这句话他最近已经冲着他爹娘吼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压根就没人理会他。

  毫无例外的,这一次段老爷又一次曲解了他的意思,“娘子,别理他,这是婚前恐惧症,我那会也有。”

  “原来是遗传病哦。”段夫人掩着嘴干笑了两声,与身旁的段老爷对视了些会,看懂了彼此的眼色。也不是真糊涂,子七和九金这俩孩子之间似乎是越来越不对劲了,怎么看都已经不像是兄妹之情了。暂不论子七有婚约在先,也不论他们之间的兄妹关系,退一万万步也不管九金偶尔的痴傻,这儿子是他们的,自然是再了解不过,那吊儿郎当的性子,能保持多久的新鲜劲?

  就连是不是真的喜欢,连他自个儿都没搞明白,何必去耽误人家。何况,重要的还是九金的想法。

  “九金……”想着,段夫人开口唤了声。

  刚想问她意思,倒被段老爷抢了先:“你怎么想?要不要就这么定下来?刚好还能留你段时日,等到明年乞巧节过了,再成亲也不迟。”

  “不准答应!”子七转过身,无力地看着九金,语言里少了几分强势,反而是眼眸里多了道乞求,他软着声,又咕哝了句:“给我点时间。”

  他们之间有过三年,他比不上。这一刻,只想要她公平一点点而已,哪怕只是再给他三天,让他去想明白一些事情也好。

  “为什么不能答应喏?”九金无措地用双手不停揪着衣裳,刻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寻常些。可还是掩不住心底的紧张,她不过就想要一个答案,哪怕不用太明了也好。

  可是偏偏段子七给了一个她最不愿意再听到的理由。

  “因为我是你哥,你嫁谁我有权决定。”他觉得也许以后会想到其他更好的原因,但此刻他能想到的只有这点。

  这话不仅让九金泄了气,就连刚才站在子七后头的那些狐朋狗友后援团,也都忍不住发出一阵阵嘘声。本来挺好看的一场戏,就因为他这个烂到极点的理由,顿时让众人失去了兴趣。

  “老爷夫人,何姑娘来了,说把成亲那天的衣裳都做好了,让少爷去试试,看还要不要改改。”有个婢女很不合时宜地来通报了声。

  九金身子一僵,凝视了那婢女好一会。突然发现其实事情可以简单化的,他们各自成亲,做一对名副其实的兄妹相敬如宾,那些烦心事儿也就随着光阴慢慢磨光了。她有一个很好的娘家,又嫁了个很好的夫君,从此衣食无忧,不必再担心被人欺负。一直一直,想要的也不就是这些嘛。

  “哥哥能有我亲爹大吗?我爹临死前,亲手把我托付给了师公。就像观世音为你定的娃娃亲一样,父母之命不可违,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呀。”九金好不容易挤出笑容,转而看向段夫人:“观世音,我不介意等的,都已经等了三年了,再等大半年而已,我等得了。”

  就这样一句话,九金就把所有事定了局,中堂里也乱了,有人欢喜也自然有人忧的。

  子七怔愣着,说不出话,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九金。不禁想起了何静前些天说的话,就算九金是真傻,到底也还是个姑娘家,怎么也不会随随便便把自己给人家,要真发生了,那人定是她爱的,这辈子也忘不了的……她爱的,爱到许了身子又许了一辈子,他还有什么份儿去阻止?

  相较之下,本该很开心的项郝和九金也沉默得很不寻常。

  她一直低着头,不敢看师公的眼睛,有一种说不清的心虚感,甚至觉得自己利用师公。可是娘说过的,女孩子不用太聪明也不用太能干,像她这样傻傻的挺好,只要嫁对了人就好。娘还说过,不要太执着,不是找个自己喜欢的人就能幸福的,不如嫁一个会待自己好的,彼此有没有爱不是那么重要,即使往后被伤了,也不会那么痛。

  第三十六章

  定亲了,可是九金很烦躁,一点都没有喜悦的感觉。

  原因不在她身上,而是她那个宝贝爹爹,一个劲地说就要出嫁了一定要学点东西防身,这样以后就不用太仰赖夫家,不会受气了。可想而之,她爹除了教她怎么叠山造园还能教什么。

  “什么是对景呀?唔……不就是对面的景嘛,这问题问得好蠢。借景?就是用借来的石头堆出来的景吧。还有隔景,不就是把一个好端端的地方一隔为二嘛……”九金四仰八叉地倒在椅子上,捧着书自言自语,心不在焉地模样。

  段老爷摇了摇,忍不住打断了她,“九金啊,最近你怎么也不去道观找你师公玩?”

  “嗯?”九金眨了眨眸儿,没想到段老爷会突然这么问,便傻笑了起来,打算随便糊弄过去:“观世音说,成亲前不要一直粘在一起,容易腻的,成亲以后有一辈子呢。”

  “你跟你师公是怎么认识的?”这个问题段老爷很早就想问了,好不容易才憋到现在。

  “……我忘了。”有些事是忘不掉的,就是不愿意再想起了。

  “忘了?”段老爷打量了她好一会,只瞧见她憨笑摆弄着手里的书,看起来不像是在撒谎。既然这样,他也就不打算深究了,比起这个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想知道,“九金,你跟爹说真话,你是不是喜欢你七哥哥?”

  这话,让九金的笑容冻结在了嘴角边,愣了好半晌,她才若无其事地回道:“喜欢啊,我也喜欢爹,喜欢观世音啊,你们待我好嘛。”

  就连她自己都知道,这样子是骗过不段老爷的,长辈都会比较老奸巨猾一点。

  果然,段老爷语重心长地叹了声,笑着劝道:“如果真是这样就最好了。子七还不定性,我也是那个年纪过来的,清楚得很。他现在就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要不然也不会由着我们安排他和小静的亲事,早点成家也好,学点担当。其实吧不是我和你娘嫌弃你,而是我们跟何家有婚约在先,我们不想委屈了你,也不能失信于人,毕竟……小静也等了子七那么多年了……”

  “嗯?”九金抿着唇,轻哼了声。所以呢?他想说的应该不止这些吧?

  “嗯,往后小静就是你大嫂了。她为人知书达理,应该能跟你相处得不错。”

  “……”九金垂下头,没再说话。原来他们就是想要她别有太多心思,微笑送上祝福,并且好好敬重大嫂,哪怕是假装也要装出其乐融融的画面。

  “九金?”见她没反应,段老爷不太放心地唤了声,怀疑自己会不会把话说重了。

  “啊?”这一边,九金却一副刚回神的模样,傻傻地眨了几下眼帘,恍然大悟地叫了起来:“糟了,我忘了喂乌龟了。爹,你继续哦,我等下再来陪你玩。”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