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三-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七三

安思源2017-3-19 11:9:8Ctrl+D 收藏本站


  “喂、喂……”这是怎样啊?他是在很认真地教她叠山造园啊,她走了,让他一个人怎么继续啊。

  可是不管段老爷怎么叫,九金都没有回头,一个劲地往外冲,好像这一刻除了乌龟,任何事物都占据不了她的心思。

  其实她压根就记不得那两只乌龟了,心里不断地回响着段老爷的话。

  原来,想教她东西是假,所有人都看透了她的心思就除了段子七,可是看透就看透嘛,做什么还非要这样叮咛一下,难道大伙还以为她会去砸礼堂不成吗?有毛病啊,她好歹也是快要成亲的人了,做什么要去眼红人家?!

  “不眼红,不眼红,就不眼红……”九金一路碎念着往自己的院子走去,不断地调整着自己的心情,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开心点。她做过市场调查了,她的未来夫君一点都不比七哥哥差,所以完全没有理由不开心嘛。

  “小姐……”

  九金才刚跨进院子,落凤就迎了上来。

  瞧见她哭丧着脸的样子,九金不禁拧起眉头,“你做什么啊?难道因为我嫁得太好了,所以连你也开始嫉妒我了?”

  “我倒是想嫉妒,可是……”落凤吞吞吐吐的,目光不断地往院子里的空地上飘。

  “咦?我的聘礼呢?!”顺着她的视线,九金发现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个空地上原先明明摆放着一堆聘礼的,难道这么快就被人收拾了?她本来还想挑些好东西拿去卖的耶!

  “少爷他……他一早把聘礼拿走了,说是要还给死老头,把婚事给退了。”

  “那、那、那你怎么不来找我呀?就这么给退了?”要不要这样啊,他有那么恨她吗?恨到非要把她的所有后路都赶尽杀绝。

  “我听龙套说,聘礼是退了,可是师公坚持不肯把婚事给退了,后来一群道姑把少爷赶出道观了。再后来,少爷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了……小姐,你有没有在听我说啊?不是非要你说话,哪怕跟我个眼神交流也好啊……”小姐给她眼神了,是狠狠地一瞪,因此落凤心定了,闭嘴了。

  “你是说,师公就这样把聘礼收回了?!”

  落凤点头,九金于是尝到了绝望的滋味。

  这一刹那,她有一种感觉,不知道是自己多心了,还是什么。师公在这个时候,带着聘礼来定亲,真的是因为想娶她吗?还是仅仅因为同情而已,不想看她太难堪?要不然哪有人就这样会轻易地把聘礼收回的呀。

  “嗳?小姐,你要去哪呀?”

  “找你们少爷去!”

  “小姐,不要去啊,你会被少爷折磨死的……”

  “我要翻身了了了了了……”

  小姐壮志雄心地回声不断飘荡在院子里,说不清为什么,落凤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小姐敢翻身了是好事,但是能不能成功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以刚才少爷带人来拿走聘礼的表情来说,小姐就这样鲁莽找去的下场是可以预计的。

  作为一个有觉悟的人,九金开始发现这个家没法待了,这里容纳了一群蛮不讲理的人。

  观世音和爹都防着她,生怕她在七哥哥婚礼的时候闯祸,拐弯抹角地劝啊劝的,但是……但是!他们为什么不防着自家儿子啊,竟然就让他这么着险些把她的姻缘给毁了!现在是怎样,只许他娶妻,还不准她嫁人了吗?

  越想越觉得生气,九金冒着火直冲向子七的院子,四周静得有些许不寻常。按理说才用完晚膳没多久,平时七哥哥的院子总是很热闹的,龙套会带着一群人闹腾,今天活像个冰窖似的。

  只有七哥哥的屋子里透出烛火。她犹豫了一下,想转身离开,又想去质问他为什么要替她退婚,陷在两难间纠结了很久,最终九金一咬牙还是冲了上去。才发现龙套红着脸,倒在房门外,抱着一个大酒坛,嘴里时不时地溢出落凤的名字。

  房门没有锁,虚掩着,光影从缝隙间透了出来。

  生怕他一会儿拿家教问题说事,九金踹开龙套,很有礼地敲了敲房门,等了片刻,没人应,她又敲了几下,终于房门被打开了,子七背光站着,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互看了些会,他忽然伸手把她拉进房,又用力关上了房门。

  “你……”

  九金刚想开口,就被他冷冷地打断了,“别让我听到死老头的名字。”

  “哦。”她本来就没打算提到师公的名字嘛,“你为什么退了我的聘礼?”

  “因为那是死老头送的。”

  “呐!是你自己先提的,不关我的事哦。”九金想把罪推给他,然后才问:“那师公收下那些聘礼了,还会不会娶我?”

  “他若真心想娶你,会那么不把那些聘礼当回事吗?”他冷笑着,有些不明白她到底在执着什么。

  “话也不是这么说的,那些也不过只是形式嘛。”虽然他说的有几分道理,九金却依旧自我安慰着。

  “唐九金!他不是为了娶你才回来的,而是因为听说你死了才想到要回来看看!”

  “你做什么要把话讲得那么明白喏……”九金搅着衣裳,埋怨地扫了他一眼,有些事情朦朦胧胧的不是挺好嘛,做什么一定要搞那么清楚呀。

  “那你又做什么等了他三年还嫌不够,还要继续再等大半年?我不过就想问你要几天时间而已,喂……你到底知不知道几天和大半年是什么区别啊,就你那种在墙上画竖线的办法,几天顶多占据整面墙的一个小角落,三年又大半年会把墙都画满!你是不是觉得一个小角落没什么分量?那好啊,你也给我三年又大半年啊,到时候他能给你的,我一样能给你。有个上清宫了不起啊,我弄个下清宫来玩玩;呃……送一堆价值连城的聘礼就很拽啊,娶妻而已啊,他当是来买猪的啊,价格合适就能带走么,呃……穿着道袍就以为自己比较帅吗?我改天穿个袈裟试试看……”

  有点不对劲啊,他好像越来越语无伦次了,讲话就讲话嘛,还不停地“呃、呃、呃”。九金嘟着嘴,皱起眉头,凑近地嗅了几下,一股浓烈的酒味窜进她的鼻息,“你喝酒哦?!”

  “是啊,味道不错,你要不要喝啊,女儿红,我爹藏的。”说着,他费力地伸出手,在桌子底下摸啊摸,总算摸出了个酒坛子。

  “你爹有毛病哦,藏女儿红做什么啊?”又没有女儿,弄得跟真的似的。

  “哦,他说他有先见之明,可以等你出嫁的时候拿出来喝了。”子七眯了眯有些朦胧的眸子,摇了摇酒坛子,只听到几滴酒在坛底晃荡的声音,“呃……被我喝完了。”

  “你把我出嫁时的女儿红喝完了?!”

  “讲话不要喷口水,脏死了。你也想喝么?”他溢出一声轻笑,就着坛口,把仅存的几滴酒灌进了嘴里。

  “怎么这样啊,又退了人家的聘礼,又喝了人家的女儿红,做什么非要把让我嫁得那么寒酸哇。”她软下身子,捧着那个空空酒坛子,坐在地上,顿时觉得好无力,一股委屈感直冲鼻端,很酸很哽咽。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