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四-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七四

安思源2017-3-19 11:9:15Ctrl+D 收藏本站


  “唔……”他有些痛苦地哼了声,撑起身子,靠着床架子,顺势拉过九金。微眯着眸子,凝视了她些会,才慢慢覆上她的唇,随着他的动作微暖的酒滑过他的唇线,流进了她的嘴里,子七皱了皱眉,含糊不清地咕哝了句:“还给你,去嫁吧。”

  嫁嫁嫁,嫁个头啊!还真他娘的大方了,这样就算还给她了,就算可以去风光大嫁了?!

  九金很不爽,不爽就是要表现出来的,所以她很用力地推开段子七,想要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

  结果,子七不满地哼了声,紧握住她的双手,禁锢了她的行动,让九金只能原地扭啊扭的。他完全没有理会她,径自吻上了她的嘴,辗转缠绵,一步步深入诱惑着她,把一个原本浅淡的吻硬生生地演变成了近乎疯狂的。

  等到九金回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是衣衫不整的了,她家那个意识模糊的七哥哥就这样蛮横地跨坐在她身上,手不停地摸啊摸,看似很流连忘返,表情极其地陶醉。九金努力撑起身子,想推开他,却抵不过他的力道,再看向他衣裳整齐的样子,她想应该还是有救的吧,“唔……七哥哥,你再继续下去我就真的嫁不掉了!”

  “嫁得掉,嫁给我好了。”

  “……”九金僵硬着,他是真的醉得好夸张,现在这种情况,是他想要娶谁就可以娶谁的吗?他为什么就不在爹和观世音筹办他们的婚事前说这句话?现在说,还有什么用,“七哥哥,你记不记得我们都有婚约,记不记得何姑娘跟你是青梅竹马,一心想要嫁给你的?”

  “嗯。”他把头埋在她的发间,若有似无地应了声。

  “爹说何姑娘等了你很多年,我们不能负了人家;爹还说你现在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需要学会有担当;爹还说……”何姑娘知书达理,她们应该可以相处得很好。九金说不出下去了,声音变得有些哽咽,她开始发现原来自己也是不明白究竟想要什么的人。

  安稳安稳,原来只是想要有个安稳的家。可是那么自私得来了一切,心里会难受一辈子的,怎么可能安稳呢?

  “吵死了……”他没有停留,意识游走在半梦半醒间,无论九金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在子七看来,都成了一种诱惑。他覆下身,堵住她喋喋不休地嘴,低语:“我是真的会娶你,真的……”

  “你真的能娶我吗?”意乱情迷地时候,她尝试着躲开他的吻,抓住最后一丝清醒,问得很无助。就算、就算相信他是真的想娶,可是想就可以做到吗?她还一直想做小富婆呢,最后还不是人人眼中的小傻子……

  “嗯……等我。”带着微醺的口吻,他说着目前唯一能把握住的承诺。

  九金默默地闭着眼,沉醉在他一声声温柔地低语中,认输了,任由自己的思绪理智全都涣散,感受着他滚烫地手掌触遍她每一寸肌肤,这跟师公给她的感觉不一样,每一次的触碰,都像是触到了心一般,好甜好甜。甜到她会不由自主地弓起身子,配合他的动作褪去衣裳;甜到,她甘愿紧咬住牙关,沉受着他手指小心翼翼地探入她双腿间。

  他无措地在她耳边呻吟着,让九金无意识地软下身子,也跟着嘤咛出声。

  他慢慢挪动那只空着的手,试图想解开她的裤腰带,可是折腾了很久,九金却只觉得腰间越缠越紧,忍不住飘了眼,无奈地喊开了:“缠住了,缠住了!”

  “解不开……”他瞥了瞥唇,面对那个被自己折腾出来的死结无可奈何了,眸儿轻转,无助地看着九金,潜意识里他很想索性扯断那碍眼的裤腰带,可是又被弄疼她,幸好折腾了半天终于还是弄开了,但随即他便想起了些更重要的事,“有空记得让死老头把裤腰带还给你。”

  “啊?”这人……要不要比她还煞风景啊?!

  “嗯。”他却没有再理她,敷衍性地哼了声,开始和自己衣裳上的扣子奋斗起来。

  等他再次覆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九金开始觉得害怕了,据说只要再一个动作,她就没有退路了,到时候要她怎么去面对那个传说中的大嫂啊。就在九金陷入挣扎的时候,脸色忽地一白,一阵像是身子被撕裂地痛楚感席卷而来,进去了?他、他就这么进去了?!

  “出去!好痛……”九金倒抽了一口凉气,断断续续地说着,痛出了泪。

  “等一下就会好了……”他撑着身子,手指无意间触摸到了她的眼泪,滚烫滚烫的。下意识地他放柔了下体的动作,安慰似的在她耳边低喃着。

  “唔……”闻言,九金咬着牙,慢慢掀开眼眸,看着面前子七布满汗水的脸,听着他沉重的呼吸声,一刹那,就心猿意马了。这样痛过了,还怎么去忘记这个男人?

  他不停地安慰着她,不停地说着等一下就会好了,等一下……真的一切都会好了吗?

  天亮了,梦醒了,也许这一夜就不是情难自禁,而仅仅只是一夜荒唐了……

  第三十七章

  当窗外那一缕冬日暖暖的阳光照进屋内的时候,子七皱眉哼着翻了个身,原本裹在身上的被褥滑到了地上,露出他那副衣衫不整下身赤裸的模样。

  “哇哦……”床榻边的龙套瞪大眼,惊呼了声,很快就涌起了护主意识,用身体挡住了身后那群丫鬟觊觎的目光,转身一本正经地轻咳,“咳……都下去吧,我和何小姐伺候少爷试衣裳就好。”

  在这样的画面前,向来镇定的何静都很难维持住常态,幸好反应够快,及时转过身什么都没看到。

  待丫鬟们全都退下后,龙套将挂在手臂上那件赤红色的衣裳丢向一旁,弯下身,小心翼翼地捻起被褥一角,正打算帮少爷把被子盖好遮住某些重要部位的时候,忽然就对上他那双黑黝黝的瞳孔,睁得很大很大,格外有神地瞪着他。

  “呃……”好可怕的眼神,龙套迅速丢下被子,双手举高,往后退了步,赶紧申辩:“我什么都没做!”

  “……”子七嘴角儿一挑,眸儿一垂,懒懒地扫了眼自己的样子,还真是堪称放浪形骸。他记得自己好像喝了很多酒,难道他有酒后裸下体睡觉的习惯?再扬眸看了看龙套那副面红耳赤的样子,他猛地坐起身,拉起被子盖住自己,一些断断续续地记忆开始涌了上来:“唐九金呢?”

  唐九金?!龙套一震,少爷不会是相思成疾了吧,都快要成亲的人了,怎么还一大早起床就想妹妹啊,好邪恶呀,“少爷,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小姐要么就是被老爷拉去书房学叠山造园了,要么就是还在睡,你说到底哪种可能性会比较大呢?你猜你猜你猜呀……”

  “找你娘猜去!”子七没好气地瞪了他眼,“小姐昨晚睡哪的?”

  “没有!没有睡我房里,我用我的人格发誓!”少爷今天不对劲呀,平常很少一早起来就凶他的呀,难道是怀疑他和小姐……

  这一刻,子七总算开始相信他家龙套是有人格的,他忍不住嗤笑了声,又追问道:“我的意思是……是小姐昨晚有没有来过?”

  “我说段子七,你好歹顾忌我的感受吧。一大早起来连衣裳都来不及穿,就当着我的面这样想其他女人,我是死人呐?”何静用余光扫了段子七一眼,见他已经盖上被子,她才转过头,半开玩笑地调侃着他。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