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六-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七六

安思源2017-3-19 11:9:28Ctrl+D 收藏本站


  “唐九金,你瞎了是不是?我不穿更好看!”

  “不会喏,你不穿的时候比较性感,好不好看没来得及看清楚……”

  “你说什么?”子七倏地半眯起眸子,逼视着她,打断了她的话。不是春梦,也不是梦游,对象更不是龙套,他昨晚的记忆是真实的?他们之间是真的发生过那种事?!

  有股不太寻常的气息流窜在屋内,何静敏感地皱紧眉心,目光来回在子七和九金之间。不是她多心,绝对不是,这两人的确很不对劲,那分明是种介于暧昧和明朗之间的感觉。她明明是来给自己未来夫君送喜袍的,可是这一刻却活生生地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

  九金抿着嘴默不作声,子七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她,这样的僵持持续了须臾。结果,却是被两道互相恭维的声音打断的。

  “是我们家小静配不上子七啦。”

  “不不不,是我们子七配不上小静。”

  “哪里哪里……”

  “客气客气……”

  能拥有这种老奸巨猾口吻的,一听便知是段老爷和何老爷,末了,两人还像是很有默契地一起大笑了起来,并且顺脚踹开了房门。

  紧随着,段老爷的目光定在了九金身上,立刻收敛起了笑意,怒吼着:“九金!你为什么会在这?我不是让你站在书房门口把我昨天教你的那些技巧背一百遍的吗?!还不快给我死回去!”

  “哦……”尽管有点不情不愿,但是相比之下,此刻九金更愿意去背那些很肤浅很无聊的东西。总比在这面对一身喜袍还想跟她讨论昨晚的七哥哥好,至少现在她还没有想好到底要怎么回答他那些问题。

  昨晚……关于昨晚还能有什么事?否认吧,她会觉得心有不甘;承认吧,她会唾弃自己的自私。再想起刚才在房门外无意中听见何姑娘讲的那些话,虽然她好喜欢七哥哥,可是,他们似乎就是那种不适合在一起的人。他们的世界存在着太大的差异,也许爱可以解决暂时的困境,然而一辈子啊,激情总会消耗殆尽的。这些烦恼是好现实的喏,不是她的端庄就可以解决的。

  “等等!”看着她略显落寞的背影,子七冲上前想拦住她,却被段老爷给揪了回来,他苦着脸,软下语气,无奈地开口:“爹,我有话跟九金说。”

  “明天再说,你何伯伯都来了,你还闹什么!”尽管猜不到他具体想说什么,但是儿子是他的,只需一个眼神,段老爷也能看明白大概。事情都已经演变到今天这个境地了,他必须把儿女间那些不该有的情愫掐死在萌芽期。

  “唐九金,你给我站住!”这次子七没有再理会他爹。

  可惜九金却变得格外听话,“我要去书房背东西了喏,爹说过背不出不给吃饭。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好了,我等你,我给你时间。”

  九金以为自己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那晚他说想要时间,三年又大半年她已经给不起了,可是……几天还是可以的。

  没想到的是,她难得端庄含蓄一下,在段子七看来却成了一种逃避。

  他不知道九金在逃避什么,是因为他的婚事,还是因为她的婚事?

  第一天,她借口要背东西,不背就没有东西吃,他忍着。

  第二天,是腊八,又恰逢佛祖成道日,她一早就被娘拉去上香。他不明白一个修道的人,做什么还要去给佛祖上香,但是不重要,他继续忍着,一直等到睡着都没见九金回来。

  第三天,是他的成亲日,他听说她一早直奔咸宜观,找她师公去了……

  第三十八章

  对于梅项郝来说,这是很寻常的一天。

  他醒得很早,因为天太冷,按习惯他会在床上赖半个时辰,然后不情不愿地起身梳洗。

  如果没记错今天是段子七成亲的日子,他收拾了些换洗的衣裳,原本是打算喜宴结束后就去段府带九金离开的。想来,同一屋檐下,要她往后天天面对着段子七和何静,是一种非常煎熬的日子。

  “你怎么会在这?”没想到的是,当项郝把一切准备妥当,正打算出门的时候,却瞧见了九金一脸憔悴地在门外徘徊。

  “……你醒啦。”闻声,九金停下了脚步,看向门边的师公,笑得很牵强。

  “来多久了,怎么不进来?”项郝觉得很困惑。按理说,这种日子她不是应该留在段府帮忙的吗?

  “我……我有话跟你说,很重要的!”九金想一鼓作气把话说出口,可还是没能如愿:“就是,就是……那个什么,哎,进屋里去说。”

  说着,她左右张望了下,拉着项郝就往他屋里冲。为了确认不会有人偷听,她还特地在关门前又探出头查看了下,跟着才小心翼翼地锁上门。转身,抿着唇,双手不安地紧抓着衣裳,长吁出一口气,吼道:“我想解除婚约!”

  “嗯?”项郝靠坐在椅子上,为自己倒了杯茶,漫不经心地呷了口。没理会她,只是轻轻哼了声。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他的反应实在端庄到让九金无法理解,虽然师公向来淡然,但是这好歹也算是大事啊。她想了好几天,又在他门口挣扎了那么久,才有勇气说出口的大事啊!

  迫于无奈,项郝只好回头看了她眼,回应了她一句,“你家七哥哥成亲的吉时快到了,过了今天,你就会多了个大嫂。”

  “我知道啊……”那么残忍的事,不需要人家一次次提醒,九金也忘不掉。

  “那你为什么还要解除婚约?你很喜欢他?喜欢到哪怕是做妾都愿意?”既然话也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项郝索性也不再装傻,把所有的话都开诚布公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