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〇-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九〇

安思源2017-3-19 11:10:55Ctrl+D 收藏本站


  他看起来很认真,事实上,子七也真想能够认真些。不管怎样,哪怕每天吃得很糟、睡得很烂、还有一堆忙不完的事儿,他都可以接受,只要可以把时间都安排得满满,不要去想她就好。只是好难,他从来不知道,原来一点一滴累积起来的感情,会让人那么欲罢不能。那个人,就这样烙印进了心底,那么深,不知不觉就成了一道伤。他在刺骨的痛里回忆着他们之间,她却已经跟着别人天涯海角。

  事已至此,不是不想找,而是找到了她又能怎样?她想要的那些,现在的他还给不起。反正他就是个烂透了的二世祖,哪个正常女人会喜欢他?万一真的在洛阳找到他们了,到时候看着他们俩恩恩爱爱地在一块,那他该怎么办?是直接跳进护城河里自尽呢,还是上吊好?

  “少爷,这案子很纠结?”许久之后,龙套临走前又问了句。

  “嗯。”子七始终拧着眉,心不在焉。

  “……”要命哟,少爷的境界已经非同一般了,看大藏经都能看出案情的纠结。

  春光明媚,春暖花香,春意盎然……好时节呀好时节。

  项郝一直觉得,这样的午后很适合烹一壶茶,静静待在书房里,处理那些怎么也处理不完的事务。但是,显然只要有九金在,这个想法就不太可能实现。当九金和曾经那个在明德门大街上要买的人一起出现,下场就更惨烈了。

  尽管如此,项郝还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从尊贵的师公沦为替人烹茶递水的人?!

  “娘呐,原来九姑娘和段子七不是单纯的兄妹关……系哟!”在听红扁描述完九金离开长安的原因后,费菲夸张地大叫。

  那扰人的叫声一直冲破大殿,惊得停在枝丫上栖息的鸟儿四处飞散。项郝闻声,眯着眸子,跨进了大殿,没好气地把茶盏重重丢到了费菲面前。而后便端着原本为九金烹的那盏茶,面色冷峻地坐在一旁喝了起来。

  “大概也只有段子七自己觉得单纯了,哼哼!”每次说到这事,红扁就会特别激动。

  原来也就只是红扁比较亢奋而已,现在又加入了个费菲,她义愤填膺地站了起来,又一次抱起九金,“九姑娘,不要难过,亏我还差点就相信我爹爹的话,想要去色诱那个段子七的,幸好没有,哼!不思进取没有担当的二世祖,是我这种具有贵族气质的人最瞧不入眼的了。你不用担心,离开长安是对的,你看我们洛阳的百姓多么淳朴,还会有我这种贵族……帮你。”

  真是个力大无穷的贵族啊!九金被她抱离了地面,悬空蹬着双脚,挣扎着想要着地,却徒劳无功,最后只好愁眉苦脸地看向师公求助。没想到,他只是冷冷地扫了她一眼,随即就转开了目光。

  “小师父,难道是我听错了?小良压根不是什么良家妇女,而是两家妇女?!”这是吴仁艾第一次听到完整版的九金长安奇遇记,不免心生感慨,急于找个人抒发。

  “噗……”只是他似乎找错人了,非但没有在小师父那边得到共鸣,还被他喷了一脸的茶水。项郝若无其事地将茶盏丢到几案上,暗自咕哝:“谁烹的茶,怎么那么苦?”

  “……”见状,吴仁艾摇头,认命地举起袖子擦去脸上的茶水。罢了罢了,不要跟陷入苦恋的男人计较,爱果然是折磨人的东西。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九金快被费菲挤得接不上气了,大声叫了出来。

  “不行,我要给你……安慰。”

  “……”安慰个头啊,是想让她安息吧!没办法了,这种热情无福消受啊,上绝招吧,“费小姐,唔……我的娘哟,事到如今我不得不对你坦诚了,你不用……不用对我那么好,其实我是坏人,坏人呀……放我下来啊啊啊!其、其实刚才那个卖身葬奶奶的姑娘,是我花六两……银子买来的,不是十两……”

  九金已经悔死了,她怎么就会招惹上这个从来不停别人意见“贵族”?更气人的是红扁,居然还能和费菲那么有共同语言,有就有吧,不会聊其他事哦,为什么非要拿她和七哥哥的事摆弄。

  “咦?”总算,在九金说完那段话后,费菲的热情不再洋溢了,“九姑娘好有生意头脑哟,我一直在找寻的就是这样的人,我们合伙开个铺子吧?我出银子,你……出力。”

  “开铺子?做什么喏?”终于着地了,九金贪婪地深呼吸了几下后,对费菲的话起了兴致。

  “唔,没想过耶。你会什……么呀?”

  “我?”九金吃惊地用手指向自己,太夸张了,她要是知道自己会做什么,犯得着直到今天还在游手好闲么?再次认真地考虑了会,九金依然还是只能给出一个答案:“我比较笨喏,只会跟死人打交道。”

  “这样啊……竟然有人比我还笨呀,我至少除了吃,还……会睡。”

  “噗……呀呀个呸,什么世道哦,这也值得骄傲了。”吴仁艾忍不住喷笑。

  “嘁,贵族的气质你这种凡夫俗子是不会……懂的!”费菲扭了扭不太容易被发现的腰,不屑地飘了眼吴仁艾,又自言自语了起来:“不过跟死人打交道,倒是挺符合我们洛阳的……风俗。”

  “呵呵。”九金干笑了两声,的确是挺符合的,满大街的卖身葬某某,也不知道这种“淳朴”的民风是怎么形成的。估计继续干回老本行去哭丧,也赚不了多少,从今天那个葬奶奶事件可以看出,那堆卖身的人里头,有很大一部分是另有所图的。

  “阿九,你最好是什么都别想。”看她当真思忖了起来,项郝按捺不住了。

  “为什么?”他们不是都希望她忘记那些不快乐的事吗?

  “你能不被别人骗银子,已经万幸了,还指望着赚别人的银子?”其实也只是关心则乱,怕她被骗,怕她太累,更怕……她有一天再也不需要他。

  “……原来我在别人眼中就是那么没用的吗?”九金嘟了嘟嘴,这种感觉……虽然习惯了,但还是会不好受,“可是师公……我还是想试试。”

  “想试就试啊,做什么还要问你师公意见啊,他只是你师公,又不是你奶娘。还有我这种贵族帮你,怕什么!只不过就是,你想要试……什么?”费菲很兴奋,主要还是因为她从来都没有朋友,能有人理她,就会让她觉得很满足很开心。

  “就……随便倒腾点什么东西,我们就随便在中间牵牵线,有人愿意买又有人愿意卖,我们就拿中间的差价呀。多好,不用成本投入呀,那样我就不会被人骗了喏。”多亏了卖身葬奶奶的姑娘呀,行为是可耻了点,但是好歹给了她一定启发。

  听起来好像还不错,费菲双眼开始熠熠生辉了,“什……么货?”

  “人呀。”洛阳城不就是卖身的人多嘛,这市场多么的庞大,机不可失呀。

  “噗……”这次轮到吴仁艾和红扁喷茶了。

  而向来不太喜欢听别人讲话的费菲,难得认真听了一回,就遭到了这样的打击,重重地跌倒在地。

  “我看你是活腻了!”大殿里扬起项郝的咆哮声,又一次在九金面前他失去了冷静。早该想到的,就压根不能指望她能有什么酷似正常人的想法!

  殿外枝丫上,被吓走又刚回来栖息的鸟儿们,再一次的被这咆哮声震撼到一哄而散……

  第四十五章

  就像九金最初设想的一样,这是一个很有爱的发展方向,不用铺子、也不用人手,按行话讲就是牙婆,偶尔还能兼职媒婆大赚一票。渐渐的,九金越来越忙,每天都要周旋在一堆商贾贵胄之间,废上好多唇舌只为了谈来一个美其名曰公道的价格。她周旋的方式很大而化之,往往都是在看似玩闹的嬉笑间搞定一切,也因此成了一种风格,莫名其妙地声名大噪了。

  自然,这也不是九金一个人的功劳,费菲和吴仁艾很功不可没。最初,是吴仁艾天天帮九金引开师公的注意力,让她可以大刀阔斧。初来乍道,九金这种天马行空的想法常会被奚落,基本上没人搭理她。头两笔生意,为了不打击九金,费菲暗中出资找人假扮了买主,意想不到的是,竟然无意中让九金的信誉度和名声“咻咻咻”地上涨了……

  于是,九金和费菲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一个女人能顶半边天,两个女人就足够撑起整片天了。

  在洛阳,九金活得很滋润,如鱼得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