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〇二-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一〇二

安思源2017-3-19 11:12:5Ctrl+D 收藏本站


  什么声音?好激情啊。九金还没找到声音来源,就看到有个黑影热情地朝着她的方向奔来,什么东西啊?!

  “太好了,真的是你,原来不是少爷和裴大人的幻觉,你真的在洛阳!咦?好像又不太像……”龙套沸腾的情绪忽然打住,费解地拧起眉心。这个小姐……瘦了好多哟,穿衣裳的品味也好了很多,气质也不同了耶,最重要的是她好漂亮呀。

  “哎呀,走开啦,你身上全是汗,做什么往我身上蹭啊,端庄点。”九金撇了撇唇,推开了龙套。

  就因为“端庄”这两个字,龙套先前的所有怀疑全都一扫而空了。他赶紧推起谄媚的笑脸,甚至遗忘了他家少爷还在蹴鞠场上发疯,开始滔滔不绝地叙旧了,“小姐哦,你什么时候跟我们回长安呀,老爷和夫人都很想你,你住的屋子还空着,落凤每天都要到扫很多次。还有那两只乌龟呀,少爷建了个乌龟池,为它们找来好多伴,就是可惜了雌雄分配不均,经常有纷争,还有……”

  “你家少爷在发什么疯?”九金很快打断了他的话,不得不承认虽然龙套很聒噪,很是那堆絮絮叨叨的话,让她心底一阵阵地颤动。

  “啊!”被她这么一问,龙套猛然记起了更重要的事,比起裴澄,他要果断得多,完全学会了他家少爷的霸道。不由分说地就把九金用力推到蹴鞠场上去,然后才想到要回答她的问题,“我不知道啊,你还是自己问少爷吧。”

  “咝……”九金没料到龙套会突然推她,重心不稳一个趔趄,脸朝下,扑倒在了地上。

  为了保护自己的脸,她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挡,地上的一些碎石子嵌入了她的掌心。九金痛抽了声,愤恨地瞪着龙套,失声大骂:“你们有病啊!做什么要找我来劝?他又不是我的谁。”

  她吼得很大声,几乎用上了所有力气,震耳欲聋。导致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朝着她看了过来,自然也包括段子七。他愣了下,蹙眉缓缓转过头,看着九金的方向,片刻脸上骇人的表情缓和了些,眼神却依旧很清冷。

  “你在做什么?”反正都已经赶鸭子上架了,九金索性硬着头皮爬起来,趁他保持安静的时候干笑着靠近,小心翼翼地问。

  近距离观察后,她才发现赵绿的伤要比想像中还严重,而赵红的表情要比想像更光彩熠熠。

  子七眯起眸子看了她些会,没有说话,牙关一直紧咬着。渐渐平复了心情后,他才提了提嘴角,冲着她笑。但是很快,当他的目光落到裴澄和龙套身上后,那寡淡的笑容就褪去了:“是谁把她找来的?”

  一旁被质问的两个当事人很默契地伸出手指,分别指向对方。

  “嗯?”子七不悦地哼了声。

  这声音听起来倒是暖暖的,但是却让人有一种暴风雨前才会有的窒息感,裴澄尴尬地笑了笑:“是龙套让我去找九金试试的。”

  “我哪知道小姐真的会在洛阳,又哪知道去哪能找到她,是裴大人派人去找的!”龙套充分证明了责任是用来推卸的。

  “手疼么?”子七没在这个问题上徘徊太久,垂眸看了看九金的手心,轻声问。

  “还、还好。”这突如其来的温柔让九金顿时觉得很紧张,因为太诡异,这跟他刚才的模样完全判若两人嘛。

  “走,带你去看大夫。”

  “咦?”小伤而已,他不是仵作吗?做什么还要去找别的大夫?

  “我没有随身带着药箱的习惯,回铜驼陌太远了,不如去街上的医馆。”子七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事,边解释,边头也不回地拉着她往前走。

  九金有些害怕地偷偷看着他的背影,又不放心地回头看了眼赵绿,“带赵绿一起去吧,他伤得很严重耶。”

  “他不需要,那是他自找的。”子七冷着声,径自把九金安置在马上,然后自己才跃了上来。

  “……没有马车吗?”九金不自在地往前挪了挪,跟他拉开了些距离。虽然不是第一次靠那么近,她也并不是觉得害羞,只是前些天她才把他赶出道观耶,还把话都给说绝了,他们现在理应保持适当距离吧。

  “没有。”子七很不爽地回道。

  之后,他们再也没有任何交谈,九金一直把目光放在沿路风景上。尽管这些景色她都快看了大半年了,可她还是假装出很忙碌很沉迷的样子。

  能感觉到她在刻意回避,子七也没有逼她。到了医馆,处理完九金的手伤后,他才抱她上马,问了句:“要回去了吗?能不能陪我逛逛洛阳?我都没有机会好好看看这边。”

  其实他对洛阳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想看,只因为这是她生活过的地方。

  “嗯。”迟疑了会,九金还是答应了。

  压根也就不是什么大事,可是她却瞧见子七笑得很开心,完全让人联想不到刚才在蹴鞠场上的那个他。

  想到这,九金抿了抿唇,问道:“你为什么那样对赵绿?他惹你了吗?他是好人耶。”

  “好人?”他还真不这么觉得。

  “对呀,他曾经为了帮我扬名,硬生生地花了五百两买了个不怎么值钱的姑娘耶!而且他也经常会送我东西啊。”虽然她不知道赵绿后来为什么避开她。

  “啧啧,你怎么还是那么笨,送东西给你的人就是好人?我送了那么多给你,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我好?”他斜睨着眼前这个很不公平的死丫头。

  “那不一样,人家送那是真的送,你送……那是施舍。”

  “你还真会解读人心呢。”确切地说是曲解!

  “七哥哥,你在岔开话题吗?”

  呵,果然是稍微精明了些。子七微笑,想了会才说,“没什么原因,二世祖心情不好的时候,不是都喜欢随便找个无辜的人撒气么?”

  “哦,明白了……”他为什么总是那么容易进入角色?九金闭上嘴,既然他不想说,她也就不想追问了。

  “九金。”沉默了许久,他忽然开口。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