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〇八-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一〇八

安思源2017-3-19 11:12:40Ctrl+D 收藏本站


  “谁说的,我还很能吃。”九金觉得自己还是有不少优点的。

  “嗯,但是有我在,你还不算能吃的。”

  “……”这点九金无从反驳,也的确甘拜下风。

  “你很久没出门了,一直闷在道观里头不无聊么?喜宴的事我会办妥的,你也不必天天陪着我,找红扁出去逛逛吧。”距离他生辰也有六七天了,九金几乎足不出户,若是她开心也就算了,可她总是闷闷不乐的。

  “不用了,这样挺好,清闲。”洛阳能有多大,她怕一出门又会遇见他。

  “是么?”项郝打量着她,若有所思地问:“那为什么总是心不在焉的?”

  “那个……”九金有些吞吐,她知道这话要是问出口多半会惹师公不高兴,所以才忍了很多天,直到眼下,呼之欲出,再也忍不住,想了想她还是觉得不要虐待自己的好,“你有听说铜驼陌那案子查得怎么样了吗?之前不是说会得罪人,说不定会招来杀身之祸吗?”

  “你很关心?”这话是白问了,瞧她那双眸子里透出的神采便知道了,“之前有两个官员查过这案子,一个死一个疯了,裴澄是第三个接手这事的,确实有点麻烦。估计可能会牵扯出上头的某个官员,我之前见过裴澄,他说段子七查出点眉目了,但是不方便讲,这些天我忙着喜宴的事,也没再问过了,明天我约裴澄来上清宫吃饭吧,你自己问他。”

  他知道,案子是假,九金真正关心的人是段子七。可总不能让他跑去问段子七的状况吧,他还没有伟大到这种程度,倒不如让她亲自去问,他会尽可能地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哎哟,那就不劳你费心,我不请自来了。”

  还真是说到谁、谁就到,梅项郝的话音刚末,裴澄就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你从哪学来的修养,进来不用敲门么?”项郝没好气地冷看着他,虽然是想好了要请裴澄来的,但并不表示他可以这样煞风景地出现。

  “事出紧急,没空敲门。”裴澄回答得很直接,也很敷衍。

  “很好,事出紧急你还有空跟我废话。”

  裴澄干笑,才想起自己来这的目的,立刻就把目光焦点集中到了九金身上:“听说你和死道士要成亲了?”

  “呃……是呀。”果然是近朱者赤,一个死老头一个死道士,九金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下。

  “果然是真的。”裴澄很为难,不知道是该恭喜项郝,还是该为子七默哀,“你七哥哥在玩慢性自杀,虽然要成亲了,但他好歹也算是你哥哥,段夫人待你也不错呀,你还是去看看他吧。”

  “慢、慢性自杀?!”那是什么东西,怎么听起来好像还挺有节奏感?!

  “他身上有伤,项郝生辰前一天才伤的,原本算不上严重,可是他七夕那晚硬是跑来上清宫,我在上清宫外头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晕倒了,伤势也加重了。那死小子最近是不要命了,带着伤还没日没夜地办案,谁劝都没用,我连段夫人都惊动了,就想到兴许九金说的话,他会听。”

  “……”九金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还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她更没有想到,师公生辰那晚,子七竟然是带着伤出现的,那时候他分明还是笑得很玩世不恭,丝毫都看不出什么端倪。

  又也许并不是他隐藏的好,而是她太笨,换一个人一定就能察觉出来了。

  “那么严重,你们到底查出什么了?”

  “这个以后再说,先让子七放弃慢性自杀的念头比较重要。”说完,裴澄看向九金,等着她的反映。

  九金有些犹豫,不是不担心的,却又顾虑到师公,“我……”

  “去看看吧,不管怎么说,有些话你还是亲口跟他讲明白,逃避总不是办法。”

  逃避?九金咬着唇,偷偷瞧着师公。他的话太犀利,把她一直隐藏着的心事就曝露了出来。其实从段子七出现的第一天,她始终就在逃避,永远都没办法让自己坦然地去面对他,说到底,他根本就不止是哥哥而已,而是……曾让她甘愿把身心就交付出去的男人。

  第五十四章

  这一路,很沉默,九金和裴澄谁都没有心思去找话题。

  下了马车后,九金就低着头尾随裴澄往里头走,说不清是她的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原因,她总觉得整个院子弥漫着一股药味,很苦涩。

  “他最近一直都待在书房,累了就趴在书案上小寐,一日三餐都是龙套端进去给他的。”裴澄边领着九金往书房方向走,边说着。

  “裴大人,七哥哥到底是怎么伤的?”她不明白子七在坚持什么,他不是向来都不务正业的吗?怎么就不合时宜地对这事上心了?

  “七月初六那天,子七无意中在一些我们从尸体带回来证物里发现了马草,他就想要再去查看下尸体,结果却被那些家属阻挠。我原本想来找你帮忙的,子七坚持不要,他就是在那时候受的伤,匕首插进小腹,只露出刀柄,幸好他自己懂些医术,急救得好算早,要不然你可能见不到他了。那时候很混乱,我们甚至查不出是谁下的手。”

  “不可能是那些家属,我见过他们每一个人,都很淳朴。”九金觉得应该是有心人士混在其中伺机而动的。

  裴澄笑了笑,眉宇间流露出担忧之色,“我们都这么觉得,所以你说的也对,一天查不出凶手,我和子七就随时都有危险。很有可能行凶的人会混在我们雇来的小厮里头,所以我们已经把所有小厮都辞退了,有龙套照顾就够了,但是铜驼陌一带原本就很杂,防不胜防。”

  气氛顿时变得很严肃,这案情听起来也是超过九金理解范围内的,她无措地摸了摸头,笑得很尴尬,不知道怎么接话,幸好瞧见龙套从远处小径上走了过来,嘴里还喋喋不休地嘀咕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