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安思源2017-3-19 10:56:35Ctrl+D 收藏本站


  段子七被她说懵了,好半天,终于想起要反驳,可唐九金压根就没给他机会,猛地站起来,在狭小的车厢里蹦蹦跳跳大吼大叫了起来:“停车停车!快让他停车!”

  “你又做什么?”段子七有些惊恐地瞪着她,迅速和她拉开距离,以从前的经验来说,她很有可能是又要犯傻了。而她每次犯傻,就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哎呀,蠢死了!”九金没耐心了,目光死死地锁在窗外的街上。

  见段子七根本就没有理会她的打算,她干脆推开他,撩开车帘,也顾不上这马车还在疾驰状态,在段子七地惊讶目光中,她蓦地跳下了车。惯性让她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终于以很不优雅地姿态停了下来,像个汤圆似的蜷缩在猪肉摊边。

  “少爷,怎么了?”前头驾车的段龙套总算是察觉到了不对劲。

  “停车,那傻子又奔放了。”段子七别过头,不忍再看,转而冲着龙套吩咐道。

  傻子的生命力很顽强!唐九金现身说法,又一次验证了这句话。

  众目睽睽下,她若无其事地站起身,很爱惜地弹去身上的灰尘,朝着不远处大叫了起来:“啊啊啊啊,红扁!”

  这叫声一点都不像摔疼之后的痛呼,反而是带着兴奋的。子七不禁蹙眉,困惑地想看个究竟,只瞧见唐九金的身体正以飞快的速度往前冲,而她的目标是不远处一个目瞪口呆的女孩。那女孩衣衫很褴褛,却仍旧掩盖不住俊俏的模样。

  “她不会又要扯着人家裤腿,逼着人家娶她了吧,我的妈呀,这次居然看上了个母的。”龙套很忧虑。

  然而,让众人难以置信的是,当唐九金以壁虎地姿态手脚并用缠住人家身子后,那女孩非但没有推开她,还满脸兴奋地回抱她,脱口而出的话语更是让人震惊:“你去哪了嘛,人家找了你一天,还以为你死了,你害我好担心好惆怅啊……”

  “长话短说,我找到可以暂时骗吃骗喝的地方了,看到后面的段子七没?从现在起,他就是一只聚宝盆。你先别问太多,总之一会他要问起你,你就说你是从前在咸宜观里教我琴棋书画的师傅,愿意跟我回段府继续教我,明白吗?”唐九金依旧紧紧巴在她身上,表情还是很痴呆,说话时却溜得很。

  她刻意压低声音,附在红扁耳边,尽量用最简单的方法交待着。

  “哦。”红扁一头雾水,但听到“骗吃骗喝”这四个字后,立刻就兴奋地猛点头。

  可是远在街尾的段子七根本就不看清这两人脸上的表情,更不可能听清她们的谈话内容。他只觉得眼前的画面和谐极了,他这个傻妹妹居然改变性取向,开始喜欢女人了,那也就是说他安全了。

  顿时,他发现长安的空气真好,天真蓝,云真白……

  第三章

  在九金的安排下,红扁顺利地住进了段府,准确地说,只是暂时而已!以九金的表现来说,她随时都有被扫地出门的可能性。她存在的目的是为了在十天之内将唐九金打造成淑女,即使是假扮的淑女也可以。

  可是,朽木永远都是朽木。即使她已经把自己会的都倾囊相授了,某人仍旧只在乎吃和睡,偶尔还会注重一下排泄物的品质。总之,琴棋书画这东西,绝对超过了她的能力范畴。

  就在红扁和落凤都已经无技可施时,居然是段子七伸出了援手。

  “早啊,舒服么?”

  一大早醒来,就瞧见一张好帅好帅的脸,还有好酥好酥的问候声,怎么能不舒服?可唐九金就是不舒服!一看见段子七那张完美无瑕的脸,她就蹬着腿放声大哭了起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连傻子都要欺负?你怎么就一点罪恶感都没有……”

  “我那么用心良苦,却被你曲解成这样。啧啧,好伤人心。”

  “用心良苦?”屁!居然比她还会睁眼说瞎话,“那你为什么不陪我睡马车,不陪我舔胆?”

  “亲爱的妹妹,哥哥这是在诠释兄妹爱。虽然我也很想陪你睡觉,朝思暮想呢,可是兄妹之间不能这样,我只能用尽一切办法克制住自己的欲望。”灭掉你的欲望!

  好欠扁的一张脸!唐九金紧咬牙关,痛恨自己当初怎么就会想要巴上这样一个男人。她要去告诉观世音,段子七绝对不是在照顾妹妹,是凌虐!毫不掩饰地凌虐!她痛苦的模样,会让他觉得格外有快感,这是一种多么不可取的怪僻啊。

  她忍!能屈能伸才有美好未来,等她存够造反的银子后,一定抽一点出来砸死段子七!至于现在,她决定无限装傻卖乖,“七哥哥,我可以起来了吗?我领悟到了‘卧薪尝胆’的意思了。”

  被狗腿段龙套逼迫着舔了一个时辰的苦胆,又窝在铺满柴草的马车里睡了一晚,就算她真傻,也能刻骨铭心地记住该死的“卧薪尝胆”了。唐九金不仅仅是领悟了,她还要贯彻实施,总有一天她会和“越王够贱”一样翻身做主人的!

  “红扁,带你这‘得意门生’去梳洗,顺便换身像样点的衣裳,我要带她出门。”这样一张可怜兮兮的嘴脸,实在让段子七不忍心再折磨她了。

  “出门?那……能骑马吗?”骑着马在街上溜达好威风的呀,九金已经奢望很久了。

  “骑马?”闻言,子七的眉拧成了一团,目光从上到下把她打量了一番。那么小的身板,真不知道是她骑马,还是马骑她,“只要是妹妹开口,做哥哥的当然会尽力满足。”

  “谢……谢谢……”九金忍不住打了个颤栗,拉起红扁就想逃。这个男人的心智一定异于常人,如此无聊的角色扮演游戏,他竟然还玩上瘾了。

  “对了。”在她们消失前,段子七忽然又开口了,“红扁,顺便去厨房弄点冰糖给她含着。”

  好变态呀好变态,他居然还喜欢看自己妹妹含东西……唐九金捂着绯红的脸,一溜烟地逃开了。像她那么端庄的姑娘家,要怎么去接受那么重的口味?

  段龙套忍了很久,直到瞧见唐九金用近乎恶心的扭捏姿态跑开后,他再也忍不住了,“少爷,你做什么要对个傻子那么好。昨晚的苦胆上你已经淋过糖浆了,压根就没有多少苦味了,这会还给她含什么冰糖。”

  “咦?”段子七哼笑,“这算是对她好么?我只是喜欢用哥哥的身份,看着自己妹妹含东西的模样而已。”

  秋色明媚,阳光潋滟,人头攒动。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