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六-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二六

安思源2017-3-19 10:58:54Ctrl+D 收藏本站


  第十二章

  今晚的长安城很热闹。

  今晚的唐九金很端庄,至少除了她自己以外人人都这么觉得。

  段夫人还为此赏了她好多衣裳首饰,然后在九金的一再要求下,那些东西全部兑换成了闪亮闪亮的金银了。

  “九金啊,其实女孩子就应该多打扮打扮自己,这样才会有艳遇。男人有时候啊要比女人还矜持,适当的时候需要咱们牺牲些色相主动出击的,像你这样整天抱着那么金子银子,图个什么呢?”赶去赴宴的路上,段夫人紧握着九金的手,语重心长地劝着。

  “那个比较实际嘛。”九金把垂在前头那几撮扰人的发丝拨到了脑后,兴致勃勃地看着马车外的热闹,回得有些心不在焉。

  “九金,做人要有梦想!”在段夫人看来,女人就是应该偶尔不切实际一点。

  “梦想?”九金骄傲地抬起头,“我也是有梦想的,尽快扩充我的小金库,这样就算以后你和七哥哥都不在了,我也可以自力更生啊,还能找个无人问津的地方隐居起来,盖间漂亮的大宅子,宅子名字我都想好了,叫‘金银屋’,有气势么?”

  “唔……气势是有了但是缺乏浪漫感,不如叫‘进淫屋’?”段夫人锁眉,很认真地思忖。

  “娘,你还没喝酒,控制点。”子七轻咳,横了段夫人一眼。

  这才让段夫人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尴尬地笑了笑,她总觉得自己平时还是挺控制的,就是每次一遇上九金,体内某些沉睡许久的本性就会苏醒,哎,真是让人愁啊。不过一想到一会的赏菊宴,她又很快恢复了兴奋,“对了,九金。一会的赏菊宴是一年一度的,由我们长安城里几个生意上互相有来往的人家轮流宴请,大多是全家出动,等下你要是看上了哪家的公子,不要不好意思,一定要跟娘说。咱们女人家就别图太多了,你都十八了,是该找个男人嫁了……”

  “她不会不好意思的。”子七浅笑,微眯着眸子凝视着九金,“准确来说应该是她不会看上的。亲爱的妹妹,是吗?”

  “……是、是啊。”能说不是吗?瞧瞧子七的表情,那么可怕的目光,那么狰狞的笑容,她要是敢说不是,不就是自寻死路吗?再说了,能有哪家的公子能比得上她家师公的。

  “这样啊,话说回来,我们家九金条件的确也不差……”就是傻了点。自然,这话段夫人不会讲出来,“要不我托人给你找个合适的吧,相貌什么过得去就行,主要是对你好。”

  “不用了不用了……”一听这话九金赶紧摇头摆手的拒绝。

  “做什么不用,难道你有心上人了?”就女人的直觉来说,段夫人觉得自己的猜测十有八九不会错。

  果然,九金红着脸,支吾了会,羞赧地点了下头。

  “谁?”没等段夫人开口,子七就抢了先,脸色很凝重。她要敢说那个很不像师公的师公,他发誓一定会毒哑她。

  “本来是有的,可是七哥哥说那个男人不好,不准我跟他见面。”九金很挑衅地飘了子七,伸手缠住了段夫人的手肘,撒娇般地继续说道:“娘,你也是知道的嘛,我本身条件就不好,好不容易有个人愿意待我好。可是,要是很久不见面的话,男人很容易就会变心啊,你瞧瞧我,别说牺牲色相了,就是直接爬上人家的床,也未必有资本留住人家啊。”

  “你七哥哥这么做是为了你好,那么容易变心的男人,不要也罢,还是我给你作主吧。”段夫人拍了拍九金的手,唉声叹气地说道。

  “啊?”轮到九金愣住了,这算什么反映?为什么跟她预期中的完全不一样?

  子七嗤笑,略微弯下身子凑近了她几分,轻声问道:“他叫什么?”

  “……梅项郝啊。”他明明比谁都清楚,装什么傻啊。

  “真是越来越有勇气了。”子七又直起身子,眸色瞬间冷了下来,他很好心地给过她机会了,可惜某人不惜福。于是,他很不客气撩开车帘,冲着前头驾马车的龙套吩咐道:“一会去买半斤砒霜。”

  “你……你要做什么?”九金吓得往后一缩,小心翼翼地问着。

  “为你和你师公殉情准备的。”子七侧过身,用只有九金才能听清的声音解释道。

  “唔……”她还不想死啊,“观世音,我刚才骗你的,我还没心上人,是没相好没相好啦!您作主就好……”

  “龙套,不用买砒霜了,去买半斤鹤顶红。”

  “为、为什么……”他到底是想怎样啦?

  “你对我娘口中的那些公子哥很有兴趣?”他瞪着她,一字一句问得很清晰。

  “呜……观世音,我最大的心愿其实就是孤老一生,成为一名优秀光荣的师太,您也不用为我作主了。”

  看着他们俩一来一往的模样,段夫人有些迷惘地蹙眉,又觉得这兄妹俩看起来感情很好,还是很值得欣慰的。可是,九金的话实在让人惆怅啊,“哎,可怜的孩子,难怪上一回我会在尼姑庵里捡到你。乖,不要哭丧着脸了,傻就傻点吧,就算没人要你,娘就养你一辈子。”

  “给我笑。”比起段夫人的安慰,子七要显得生硬很多。

  “……”九金嘟着嘴,随着抽泣缩了两下下颚。好过分的要求,要她怎么笑得出来嘛。

  “一会带你去吃豆腐脑。”

  很有效果的一句话,立刻就让九金笑开了,看得段夫人瞠目结舌,她怎么就不知道她这个只懂得研究死人的儿子现在居然那么会哄女孩子了。

  满园尽是菊花,团团簇簇的菊花,多么充满邪恶的一幕景啊。

  尤其那一堆男人坐在菊花丛里,面前放着一桌酒菜,他们偏是不吃,还要故作风流的缅古颂今。就算无视那桌酒菜,也不是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可是何必要装高雅呢,不如……残了那些菊花吧。

  九金蜷缩在不远处的凉亭里,看似专注地啃着面前的蟹,目光却时不时地会飘向菊花丛里那堆男人。

  其实跟她面前的那些所谓大家闺秀比起来,那群玩高雅的公子哥也就不那么讨人厌了。

  “呀,你怎么能直接用手吃蟹呢?多脏呀,我看你刚才去了茅厕,都没洗手。”

  说话的是坐在九金左边的姑娘,也不知道是谁,就是喳喳呼呼的,很惹人心烦。九金继续啃着蟹,抽空回了她一句:“那要怎么吃?用脚?”

  “用小锤子啊。就这样按着,把蟹壳敲碎就好,这才端庄嘛。”边说,那个姑娘边还示范给九金看。

  “……那还不是要用手。”

  “不一样啊,都跟你说了,那样才比较端庄!”

  “端着猥琐假庄重?”呸!九金这辈子最讨厌人家跟她比端庄!

  “九姑娘,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王姐姐也是为了你好,要不然你去洗洗手也好。”眼看王家千金被气得说不出话了,坐在九金右边的姑娘来帮腔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