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九-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二九

安思源2017-3-19 10:59:14Ctrl+D 收藏本站


  “师公,要把她丢远一点吗?”

  “丢?”项郝挑眉,扫了眼那个守门的小道姑。

  很有联想能力的小道姑,下意识地把他这句话理解成了肯定句,刚想招呼人把这个睡死的家伙弄远些,她家师公抢先了。

  他撩了道袍,蹲下身,很小心翼翼地把她抱了起来,动作很轻柔,像是怕吵醒她。没走几步,又转身吩咐了句:“去把红扁叫起来,弄些吃的送到我房里。”

  “啊?”小道姑很怔愣。

  “哦,记得弄辣点的,不要葱花。”项郝又叮嘱了句,没注意到小道姑脸上的惊讶之色。

  这么大的动静,纵然是唐九金也实在很难继续睡下去。她微微掀了下眼帘,把眼睛眯成一条几乎察觉不出的小缝,偷偷睨着师公。这样被他抱着的感觉不错喏,还是继续装睡比较好。

  “你是不是偷偷从赏菊宴上溜出来了?”鼾声停了,不需要看,项郝就能猜到她一定是醒了。

  九金嘟了嘟嘴,觉得没趣,轻哼了声,伸出双手紧搂住他的脖子,死缠在他身上。跟着,才睁眼惊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去赏菊宴了?”

  这细微的动作让项郝无奈地摇了下头,也没阻止,任由她继续待在自己怀里,“裴澄说的。”

  “哦……”真的好无趣啊,她还以为师公很关心她,实行了跟踪策略呢,“我不是溜出来的,是被赶出来的。”

  “他赶你出来?”项郝忽然停住脚步,皱眉,低头看她,确认道。

  “应该算是吧。”九金沉闷了不少,垂眸咬唇,踌躇了些会继续说道,“师公,我觉得自己似乎不适合待在段府。”

  “怎么了?他们对你不好吗?”

  “没有,段夫人对我很好。就是因为她对我好,我才觉得有点内疚,我今天又闯祸了,害她被人刁难。我实在不喜欢也不擅长和那些千金小姐打交道,我会连累了段府的声誉。”

  “你怎么又内疚了!”远处传来了红扁的喳呼声。

  格外的亲切,九金揉了揉眼,朝着暗处看去,才瞧见红扁端着一大碗馄饨,跑来过来,嘴里还不住地念叨着:“我跟你重复过多少遍了,我们的宗旨是:吃穷长安有钱人!要想过得好,就得下手狠!要像暴风雨般无情,不能像春风般温情。你要真不喜欢和那些人打交道,那以后无聊了就来道观找我嘛,我可以陪你说说话,逛逛市集啊。你放心来吧,师公已经跟道观里头的人说过了,往后谁要再打你,他就拧了谁的脑袋。”

  哇!原来师公也有如此残暴的一面哦。九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吐了吐舌头。

  “红扁,你要是把阿九教坏了,我一样会拧了你的脑袋。”项郝轻咳了声,故意说得很严肃。

  “师公,你以为你怀里抱着只兔子么,分明是只批着兔皮的狼,谁教谁还不一定呢。”红扁冲着九金挤眉弄眼。

  好熟悉好温情的画面,玄机姑姑的事就像没发生过一样,红扁待她还是一样的好。九金抿着唇看着红扁傻笑,跟着又偷偷指了下项郝,一个劲地冲红扁使着眼色。

  以红扁对她的了解来说,要会意并不难,很快她就了然地点头,开口道:“师公啊,既然你那么不放心阿九,不如别走了,留下来陪陪她吧,万一段子七又欺负她怎么办?就好比今晚吧,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大半夜的跑来,这要是你不在,大伙虽然不敢打她了,可也绝不会把她收留下来啊。”

  “你今天闯什么祸了?”项郝没理会红扁,沉默思忖了会,问道。他还是有几分理智的,知道九金有多闹腾,总不能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把过错归咎给别人。

  “我……”九金咬了咬唇,“我又犯傻了。”

  刚好到屋子里了,项郝把九金安置在了椅上,示意红扁把那碗馄饨递给她,看她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后,才问:“不是说已经好了吗?”

  “我也不知道,刚才王家的那个千金小姐提到了我爹娘,我拼命告诉自己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可是行动不受控制。后来我把桌子掀了,还咬伤了人,那个姓王的女人还污蔑我,说我骂了她全家,明明是她骂我的,七哥哥还逼着我去给她道歉。那又不是我的错,为什么我要道歉,还说是为了我好,哪里好了?傻子也有想要坚持的东西啊,跟着我和他就吵起来了,他就让我滚来找师公。”九金用很长话短说的方式解释着,注意力全集中在面前的馄饨上,飘着辣椒籽又没有葱花的馄饨,怎么看怎么好吃。

  “我就知道那个姓王的女人不是好东西,有腋臭还那么嚣张,下次别让我见到她,不然我见一次打她一次。”红扁很激动地又叫又跳,恨不得现在就把那女人拖出来揍一顿。

  项郝扫了眼红扁,良久,溢出一声叹:“阿九,你暂时住回道观吧,这里有我有红扁,也许你会开心点。你是不是很久没有去祭奠过你娘了?”

  “嗯,很久了……”久到她已经记不清娘的坟墓在哪了,每年,九金都只是随便找个地给娘烧点纸钱。

  “过些天我陪你去看你娘吧。心里头要有什么不开心的,全都告诉你娘,说出来,兴许会舒服点。”

  “过些天?你不走了吗?”九金抬起头,问得小心翼翼,屏息等着他的回答。

  他笑了笑,揉着她的发,“不走了,陪你。”

  她知道男人的话是不能信的,也知道师公只是同情她,可是九金还是觉得很开心。

  只是……她很容易的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维,会忍不住地想起段子七,想起他说“跟我回家”,比起咸宜观,九金觉得段府更像一个家,有娘,还有个很喜欢折磨她的七哥哥,可是他说他没空收留别人不要的包袱,九金不想再做一个包袱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