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八-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五八

安思源2017-3-19 11:2:13Ctrl+D 收藏本站


  过了好半晌,死一般的沉寂后,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九金在吐完之后就陷入了昏睡,而段子七非但没有一如既往地为自己的衣裳发飙,反而很平静地站起身,端起桌上的药碗,撇了眼落凤:“把她抱床上去,喂她喝药。”

  场面总算不再惊心动魄了,落凤走上前,在龙套的协助下,忍受着呕吐物的怪味,总算把小姐弄到了床上,开始准备给处在昏迷状态中的她灌药。

  “原来这就是我平白无故多出来的那个女儿……”段老爷愁眉苦脸地凑上前,摇头叹气,很难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作孽啊,段府那么大,丫鬟那么多,个个都比眼前这个端庄,为什么偏偏她就是他女儿呐?

  他已经有了一个不懂得尊重石头的儿子,现在又多出个如此荒唐的女儿,这往后的日子要怎么过哟……

  “爹,她为了救娘出来差点把自己命都赔上了,我们晚回来一步兴许她就死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还是说,在你心目中那堆硬邦邦的石头比娘更重要?”子七挑眉冷哼,言下之意,如果他爹敢承认,他会立刻把这段话汇报给娘听。

  “我……我对这个女儿很满意。”段老爷忍痛别过头,说得很违心。有些感动是真的,可是……罢了,也许慢慢就能接受了,做人要与时俱进,适应年轻人的新潮流才是。也许这个奔放的女儿,只是走在现今潮流尖端的人而已。

  “少爷,灌不下去,小姐还是吐。”另一边,落凤实在没辙了,给小姐灌温水漱口,她反而往里头咽,给她喝药,她却一个劲地往外吐。

  “蠢死了!”子七嗔骂道,粗暴地抢过落凤手里的碗,用下颚比了比床上的九金,命令道:“扶她起来。”

  人是扶起来了,药也灌了,可是九金依旧照吐不误。

  子七开始陷入纠结了,端着那碗已经快凉透的药,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豁出去了:“帮我捏住她的鼻子。”

  落凤乖巧地照办,生怕稍有耽误就把小姐的命给误了,只瞧见她家少爷自己喝了口药,然后……然后那张性感的唇开始缓缓地靠近小姐,吧嗒!嘴对嘴了!身后响起了老爷的抽气声,落凤也跟着反射性地倒抽了口凉气,好辛辣的场面哦!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小姐那么义无反顾了,原来就是为了跟少爷玩亲嘴嘴的游戏。落凤睁大眼,微微偏过头,凑上前,打算看清楚每一个细节,吸取些经验。结果只隐约看见褐色的液体从少爷的嘴里滑进了小姐嘴里,然后他还不断地冲着她的嘴吹气。

  看起来,这分明是个离浪漫销魂还有好长一段距离的吻。可众人还是清晰地听见了九金嘴里溢出地呻吟声,她似乎很享受,一点都不像个奄奄一息的人。

  “裴澄,子七只是在喂药对吧,这并不代表他跟这个死丫头之间就有什么是吧,他们只是一对很相亲相爱的兄妹,是不是?”年纪大了,承受能力也越来越低了,段老爷抚着心脏,拉过裴澄,急于想要找个人安抚他一下。

  “唔……老爷子,如果这么想会让你觉得舒服点,你就这么想吧。”关于这一幕裴澄也很难给出定义,毕竟他很少看见有人喂药可以喂得那么陶醉,那么……欲罢不能的。

  “段老爷,你得提防着啊,兄妹乱伦传出去要被人笑话死的啊。”看在也算有过几年交情的份上,王家老爷好心地提点着。

  却遭来了裴澄的白眼,眼见段老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赶紧拉起多嘴的王家父女俩,赔着笑往门外溜:“呵呵、呵呵……王老爷,关于王夫人的案子,我们需要好好谈谈,不要打扰人家了。”

  事实证明,裴澄的决定很正确。

  就在他才拉着王家父女离开九金房间没多久,屋里就爆出来一声怒吼,那吼声震耳欲聋都快把房顶给掀了,“那个死丫头居然敢把我最爱的雨花石丢到乌龟缸里!我找这几块石头都快找疯了!她竟然……竟然让乌龟在上面爬!猥琐!简直太猥琐了!”

  第二十八章

  这是不平凡的一天,因为天空开始飘雪了,象征着冬天的标志来临了。

  一大早,街上有些冷冷清清,大伙都在忙着各扫门前雪,有辆马车呼啸而过,划破了清晨的宁静。

  可是马车里的气氛却宁静得很不寻常。

  三个人默不作声地坐着,互相干瞪着,身子全都顺着马车的颠簸晃来晃去的。

  终于,九金忍不住了,他们是去接观世音回家的耶,怎么可以集体臭着脸呢,就算装也要装出一副喜洋洋的样子吧。指望新爹爹对她软下态度那是不太可能的了,所以她只好没志气地堆起谄媚笑脸,娇嗔道:“爹,那些石头真的是我在茅坑边捡的嘛。”

  “嘁……”段老爷不屑地哼了声,转过头去,宁愿面对窗外皑皑白雪,也不要面对唐九金那张脸,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把她掐死。

  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大度的人,如果只是偶尔一两次,他完全可以看在九金是他闺女的份上一笑置之。可是……可是!她不但用姿态优美的太湖石栓乌龟,还用造型别致的雨花石点缀乌龟缸,最让他忍无可忍的是她居然号称茅厕建得太高了,又很不人性地没有建阶梯,每次内急的时候要跨好大一步,很容易在这个过程中喷发泄露,所以,就抱着他最爱的玉石枕头去充当阶梯铺在茅厕前!

  “爹,凡事要往好的那一面想。你看,我虽然拿了你的雨花石,害你找了很久,但是这也教导了我们以后上茅厕的时候,千万不要因为无聊就欣赏石头,很容易丢失的。”九金其实更想批判他极端的癖好,喜欢石头也不是坏事,但是上茅厕都要欣赏一下才有欲望倾泻,这就有点不可理喻了呀。

  “怎么,你对我的喜好有意见?”段老爷总算理她了,眸儿一眯,口吻阴沉。

  九金吞咽了下唾沫,意识到了危险在慢慢逼近,便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身旁的七哥哥。他却只是哼笑了声,一副爱莫能助地模样耸了耸肩。

  人生总有孤立无援的时候,九金知道,通常面对这种情况,不能逃避,要勇敢面对。于是,她深吸了一口气,笑容不改,语气更酥软了:“爹……事情其实是这样的。我之所以会把乌龟栓在太湖石上,是因为觉得它太孤单了,也许需要乌龟陪它说说话,你知道么,石头也是有生命的!捡那堆雨花石,也是因为不忍看它们待在茅厕边,那么美丽的石头应该与龟共存!”

  “哦?那茅厕边被你当作阶梯来踩的玉石枕头呢?”

  听得出老爷子的语气软化了,九金笑得也就愈发灿烂了:“不会吧,你那么喜欢石头,居然不懂这个吗?那是玉石啊,要讲究人养玉、玉养人的,茅厕里的……呃,那些东西其实都是人身上提炼出的精华,很好的肥料喏。让玉石枕头吸收一下那些气息,才能把它养得更温润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