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八-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八八

安思源2017-3-19 11:10:43Ctrl+D 收藏本站


  呀呀个呸!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九金终于爆发了:“我说小吴道长啊,你难道就没有别的事可以做么?”

  “是啊,跟你一样闲啊。”原来小师父不在的时候,作为上清宫第二把手的他还是挺忙的,现在嘛,日子过得快生霉了。

  “……”他为什么要把她拖下水?她有很闲吗?有闲到全程护送别人上茅厕吗?!

  无奈,小吴道长一点都没感觉他家小良的不对劲,依旧很尽地主之谊地滔滔不绝:“你看见了没?听说长安市集有很多很多的乞丐,我们洛阳市集最大的特色就是有好多好多卖身葬亲眷的摊位,俗话说的好:你要是没参与过卖身葬亲眷,就不算到过洛阳!”

  真是好有特色哟。那既然来了,她是不是也要参与一下?想着,九金的眸子里充满了新奇,在面前那一堆卖身葬各色人物的摊位间转悠,最后……落在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姑娘身上,“小吴道长,是不是随便我买什么都可以呀?”

  “呀呀个呸,你在质疑我的话吗?”关系到声誉问题,吴仁艾很激动。

  “那我要买她喏。”好可怜的姑娘哟,长得那么水灵灵的,居然沦落到要在街头卖身葬奶奶。

  “这个……”虽然是挺漂亮的,标价也就五两银子而已,不过,小良是想买下来给他做媳妇的吗?他不需要呀。

  “呀呀个呸,吴仁艾,讲话是要算话的!”九金学着他说话的腔调,边说边在原地跳来跳去。

  “中!买就买!”小吴道长是最经不起激的,尤其对方还是让他地位飞升的良家妇女,这让他要怎么拒绝呀。

  就这样,在头脑一时发热的情况下,吴仁艾为了表现出男子气概,出手很大方,花了六两银子买下了那个卖身葬奶奶的姑娘,多出了一两哟。得偿所愿后的九金很开心,喜滋滋地带着那个姑娘找了家外表看来很华丽的酒楼,打算请人家吃顿好的,反正也不用她花银子,该出手时自然是一定要出手的。

  那么好的姑娘,要是落入了那些像猪一样的男人手中,啊……是多么悲惨的下场呀。

  “你要多吃点啊,那样等下我们才有力气去葬你奶奶。你放心,我以前是哭丧的,接触过殡葬一条龙服务,一定可以让你奶奶走得豪华壮丽一些。呐,这顿饭是小吴道长请我们吃的,你要记住他的恩情哦。”九金边说,边很殷勤地替那个姑娘夹着菜。

  不知不觉间,姑娘面前的小碗就堆了起来,她埋着头,吃得很专注,听了九金的话也就随意地哼了两声,“唔……唔,我会记得的,可以以身相许吗?”

  “别,千万别!”一听这话,吴仁艾激动地叫了起来:“买你的银子不是我的,是我小师父的,你要许就许给他去,不过他心有所属了不会要你的。还有,想买你的人是小良,你要是不介意许给一个姑娘,那就跟着她吧,但是我小师父可能会把你活活剁了。”

  “那是你小师父比较帅,还是你比较帅?”那姑娘总算把注意力暂时从美食上移开了,却完全忽视了提议买下她的九金。

  好在,有一个更重量级的人,注意到了九金的存在,并且兴奋地嚷了起来:“啊呀呀呀呀,是九……姑娘!”

  这声音,这调调,这种让门窗微微撼动的气场……在九金的记忆里,只有一个人能和这一切完全吻合,“超大版移动芝麻烧饼?!”

  “咦?九姑娘你想吃……烧饼?”费菲自然是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个外号的,久别重逢,她兴奋地冲上前抱起九金转了圈,眯着眼笑,天真地问。

  “不、不要!”吃吃吃,难道她唐九金就只知道吃吗?

  “不要吗?我找到一家和长安明德门味道差不多的豆腐脑,一会带你去……吃啊。”总算,费菲舍得放下九金了。

  她刚打算在九金身旁的椅子坐下好好叙旧时,伙计就赶紧机警地又塞了几张椅子过来,拼合在一起比较有承受力。要知道,这可是在费菲坐塌了十二张椅子后,伙计忍痛想出的法子,尽管浪费资源,但是节约了成本。

  “不、不用了,我刚吃过。”九金干笑着看了她一眼,连忙摆手拒绝。倒也不是讨厌烧饼,只是……看着她,总会不自觉地联想到在段府的那段日子,也会自然地想起那个人。

  嗯?九姑娘好像有点变了喏。费菲瞥了瞥嘴,还是没有离开的意思,小小的绿豆眼转悠了下,落在了那个卖身葬奶奶的姑娘身上,皱眉思忖了会后,她惊讶地喊道:“啊哈,这不是那个卖身的姑娘吗?九姑娘,原来你也对我们洛阳的民间风俗感兴……趣呀?”

  九金嘴角抽搐了下,原来这种卖身活动已经发展成洛阳的民间风俗了吗?

  “这个姑娘本来我也想买的,可是没有带银子出来,回去拿完之后再去看,就不见了。原来是被你买下来……了呀!”

  “咦?”看她一脸惋惜的样子,九金打起了精神,“你喜欢吗?那我可以割爱哟。”

  反正她本来也就是想参与一下,确实都不知道该怎么安置这姑娘,要是带回道观,师公一定会说她胡闹的。

  “唔……我们府上正好缺一个丫鬟,我觉得她不错。你真的愿意割爱吗?多少银子呀,我双倍……给你。”

  “六……”

  一旁的吴仁艾刚想开口,就被九金猛地掐了下,打断了,“六呀六啊,五魁首啊,三匹马啊,姐妹好呀。凭我们的关系,只要你开口,我当然愿意让。不贵不贵,就十两银子,唔……你真的要给我双倍吗?我不太好意思的呀。”

  “要的要的,一定要……双倍!”

  “哦,那你倒是快给我呀!”

  九金终于发现,原来自己也不是完全的废物,至少她比吴仁艾好,懂得赚差价。这样一来一去,眨眼的工夫,她就赚了十四两呀。

  吴仁艾瞠目结舌地瞪着眼前这对银货两讫相谈甚欢的女人,她们倒是合作愉快,可惜一旁被完全忽略掉的姑娘不乐意了,顾不得形象,撒泼大叫:“我不要!我才不要被这种人买去,我是为了卖身葬奶奶呀!”

  “姑娘你放心,你奶奶的事,我还是一定会帮你操办好的。”九金也不是一点责任感都没有的人。

  “操办个屁啊!你这个骗子,人口贩子!你根本就只花了六两买我,那六两还没给呢!”姑娘大义凛然不畏强权地喊出了真相。

  没想到,费菲压根就不领情,“你不要离间我们姐妹间的感情,我是不会相信……你的。”

  “嗯嗯,我也不会相信你的。”九金用力点了下头,但确实也觉得自己的行为值得唾弃,便追问道:“告诉我,你奶奶在哪里,我会帮你操持的。”

  “什么呀,我还没出生我奶奶就死了。我是为了卖身去药铺里抓丰胸的药,然后才能有机会攀上金枝,你懂个屁啊。现在你把我塞给这样的人,就等于把我的未来全葬送了!”

  ……九金张大嘴,愣愣地转头与吴仁艾相视了一眼。

  好!很好!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卖身葬奶奶!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