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七-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三七

安思源2017-3-19 10:59:58Ctrl+D 收藏本站


  第十七章

  “小姐,穿这件吧,这是夫人前些天才帮你定制的衣裳。”

  “太漂亮了,收起来,拿去卖了。”

  “呃……那这件好了,这是我帮你选的式样,大伙都说土,你应该喜欢。”

  “质地不错,也卖了。”

  落凤差不多把九金屋子里的衣柜都翻得底朝天了,衣裳堆得满床满地都是,每件她都说要拿去卖。不就换个衣裳嘛,折腾了快一个时辰了。在她即将放弃的时候,忽然瞄到桌上的纸包,眼前一亮,叫了起来:“小姐,这件好这件好,这是少爷陪超大版流动芝麻烧饼逛街时帮你买的,少爷挑衣裳的眼光还真不是吹的,那叫一个好啊。你穿上这个,今晚一定能把超大版流动芝麻烧饼比下去。”

  超大版流动芝麻烧饼?!

  唔……如此生动而又贴切的形容,九金立刻就能猜出落凤说得是那个美人。

  她支着头,慵懒地掀了掀眼帘,飘了眼落凤,没好气地回道:“我就是不穿也能把她比下去。”

  “不穿?那怎么行,小姐,要扬长避短啊,你胸又不是很大,臀又不是很翘,腰又不是很细,不穿会把你的缺点都暴露出来啊……”

  九金顺着落凤的话,一路往下看审视起自己的身子,摸了摸胸,又摸了摸臀,再扭了扭腰。这个比例还是让她自己很满意的嘛,怎么落凤讲话越来越不实在了呐。

  “你好讨厌喏,那我嫌天太热不想穿不行哦。”

  “你不穿少爷会热。”

  “咦?”九金困惑地转过身,这两件事有必然关联吗?

  可惜落凤已经不想理会她了,更不可能跟她解释其中的关系,自顾自地整理起刚被自己抖开的衣裳,咕哝着:“我瞧着这件衣裳挺漂亮呀,少爷帮你挑了很久啊,质地款式都不错,那也拿去卖好了,估计这件能卖更多银子……”

  “等等!谁准你卖了,就穿这件!”九金起身,已经开始自己动手脱起身上的衣裳了,还吹着口哨,心情看起来愉悦了不少。

  落凤瞅了她一眼,上前替她换起衣裳。难怪龙套总是女人多变,她家小姐就是典范,刚才进屋的时候分明还气呼呼的,转眼就乐开了。那笑容很扎眼啊,活像吃了蜜糖似的。落凤想归想,手上的动作依旧麻利,一会就把九金剥光了,开始帮她拉衬衣后头的系带,那带子系紧了就能突出胸收起腰,很神奇的。

  “好了,小姐,你转过来给我瞧瞧胸大点了没。”说着,落凤转过她的身子打量了起来。

  九金有些不自在地伸手护住胸,瞪了她眼,“你做什么老是把焦点放在这个上面嘛。”

  “龙套说少爷喜欢胸大的啊。”

  “哎呀,那超大版流动芝麻烧饼岂不是很合他的意?”九金暗忖,其实她觉得按照落凤胸部的比例,再按照龙套常喜欢来找落凤玩,以上两点可以推断出,真正喜欢大胸姑娘的人绝对是龙套。

  “可能吧,少爷的喜好总是很异于常人。”就因为如此,落凤才一直觉得她家小姐还是有希望让少爷沦丧的。想着,她的目光又溜回九金的身上,审视起她裸露在外的白皙肩头,还满诱人的,不经意间就瞥见了小姐脖子上的玉佩,“咦?这个玉白菜哪来的?”

  她常帮小姐换衣裳沐浴,从未见她戴过这个玉白菜,这东西看起来很精致,绝对不是什么便宜货。

  “这个啊……”九金摸了摸脖子上挂着的东西,表情又沮丧了起来,“师公送我的,说是临别礼物,让我不准摘下来哒,你以后帮我洗澡的时候要小心哦。还说不准让别人看见哒,你就假装你没看到过哦。”

  “临别礼物?你那个师公要走啦?那你有送东西给人家么?”落凤顿时觉得,今晚这个欢送宴实在是意义重大,不愧是少爷选的日子,很有囊括性啊。

  “有送啊,观世音说礼尚往来是做人必须要掌握的道理嘛,你没看我今天回来时裤腰带不见了吗?”九金好委屈,那会她翻遍了全身,才发现那些首饰之类的早被她折现了,就连发簪她都没有,还是拿筷子插的,最后只好扯条裤腰带送人了,好在师公一点都不嫌弃。

  闻言,落凤捂住脸,真是羞死人了,“你们居然已经连定情之物都交换了……”

  “唐九金!去把你的裤腰带讨回来!”

  倏地,门被人一脚踹开,声音很响,脆弱的门板“吱呀吱呀”地来回晃着,段子七震耳欲聋的吼声传来。一身暗紫色长袍的他踩在门槛上,气势逼人地睥睨着九金,面色冷峻,怪吓人的。

  九金颤抖了下,在落凤的尖叫声中醒悟了过来,开始发现了不对劲,“你、你……你出去啊,人家在换衣裳啊。”

  “干吗出去?自家妹妹看两下又不会怎样。”他回得很理直气壮。

  那口吻活像是把九金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亲哥哥,坦然得很啊。

  “你怎么品行操守那么差,偷听人家讲话,还要偷看人家换衣裳!”

  “我看得很光明正大啊。”子七扬了扬头,见不少家丁丫鬟因为他们的争吵声而好奇地往里头张望,便赶紧往前迈了步,看向落凤:“你出去,把门带上。”

  九金把无助地目光投向了落凤,可是这丫头的表情跟她反差极大,脸上的笑容就像一朵绽放的花,迫不及待地往门外溜去,还很小心翼翼地帮他们关上门,顺便提醒了句:“少爷,记得上锁啊。”

  “你师公什么时候走?”子七没理落凤,径自走上前,拍开椅子上散乱着的衣裳坐了下来,问道。

  “做什么啊?”她压根就没问,反正也不可能去送他,九金向来最讨厌离别的场面了。

  “要赶在他临走前把裤腰带要回来啊。”

  “哎哟,没关系啦,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一条带子而已,把床帐子撕了能制造出无数条,那么计较干吗呐。

  “不行,今天吃完晚膳就去拿!”子七很坚持,脑中不停地勾勒出她送裤腰带时的场景,那就好像……就好像他家这个恬不知耻的妹妹,亲手把贞操裤的打开方法告诉别人,虽然的确不怎么值钱,但他有绝对的义务扞卫她的贞操。

  “拿就拿呗。”九金没有顽强抵抗,反正她本来就打算回来找个合适点的东西拿去交换的。想想那个玉白菜,人家送出来的礼物多华丽啊,她不想若干年后重逢时,师公挥舞着她的裤腰带对她深情呼唤,好破坏气氛呀。

  “乖。”她的表现让子七觉得很满意,微笑着冲她招了招手,“过来。”

  九金很乖顺地跑到一旁的椅子前,也不顾那上面堆叠着的衣裳,盘起腿坐着。

  “你跟你师公告别时,除了礼尚往来,还有没有做其他事,比如……亲亲搂搂抱抱你压我我压你之类的?”子七想了会,原本打算说得含蓄些,考虑到九金的理解能力,他还是选择了最直白的方式。

  “咦?”九金仰起头,在回想,很久很久后,惊讶地回道:“你怎么全知道?”

  “……”子七瞪了她眼,蓦地起身,开始在房里四处翻找。他的目标很明确,随便找个可以弄死她的道具就好,剪刀刺死也行,发簪捅死也可以,能找根带子勒死就更好,死相难看点,去了下面就没什么资本乱来了。

  九金不明就里地看着在屋里忙碌的段子七,只瞧见他从妆台抽屉里抽出根绳子,拉了两下又丢了;又挑了个头儿尖尖的发簪,在妆台上尝试着戳了两下,又丢了;最后找出把剪子,轻挥着……

  很莫明其妙的举动,既然揣测不出他的意思,九金就决定不要理会了,干脆拖着腮,继续自言自语:“不过很可惜啊,差一点点就能啃到师公的嘴了,人家自己不争气呐。”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