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三-七上九下 大红鹰报码资料大全

七上九下

五三

安思源2017-3-19 11:1:40Ctrl+D 收藏本站


  午时,当传来老爷已经进城的消息后,段府门口站了一整排表情酷似便秘的家丁,以龙套为首,子七垫后。这排场惹得来往路人频频驻足,龙套被看得很不自在,一个劲地往队伍后方躲,直到移到了少爷身边,见识到了那张泰然自若的脸后,顿觉惭愧。

  “少爷,那个……好多人都在看我们,是不是要收敛一下啊?”继“我的病有救了”之后,龙套就很畏惧人们的眼光,恐怕他下半辈子都摆脱不了这种心理阴影了。

  “很多人在看么?那很好啊。”子七伸出手搭上龙套的肩,将身子一半的重量压在他身上,造型摆太久了,着实有点累,“我爹娘把我生得那么帅气逼人,不就是为了让别人看的吗?多点人看才好,不然太浪费我爹娘当年的努力了。”

  “看来我爹娘当年也很努力。”龙套挺起胸膛,嘴角扬起一丝得意的笑容。

  子七挑眉扫了他眼,勉强说起来那笑容还算得上阳光,他抿了抿唇,丢给龙套一个安慰性的笑,“别气馁,有时候努力了不代表一定会有回报。好在,落凤也不是以貌取人的人,她当初连伺候九金都那么自告奋勇,应该不会介意你长什么样。”

  “少爷,你别总是这么说小姐啦,跟超大版流动芝麻烧饼比起来,小姐还是很讨人喜欢的。再说了,要不是小姐,你也不会想到去醉香楼,我觉得她有很多可取之处的。”

  “嘁……她如果不要一直念叨着那个死老头,会更讨喜。”子七嗤笑,不屑地横了眼身旁那个胳膊肘开始往外拐的家伙。还真是白疼他了,那么快就倒戈了。

  “死老头?”龙套困惑了,那是个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人物?

  “那个没相好的啊。”真是的,跟了他那么久,龙套居然还不能和他心意相通。

  “……”人家哪里老了啊,分明就是传说中的年轻有为吧。

  “说起来,你有没有交待落凤看住她?”聊着聊着,子七想起了这个很严重的问题。没有娘主持大局,他绝对不能让他们“父女”俩这么快碰面。以爹的个性来说,九金会被折磨得很惨。

  “落凤向我保证了,绝对不会让小姐出自己院子的。只是少爷,这么做有用么?同一屋檐下耶,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那就到了十五再说……”子七想都没想,就豪爽地丢出这句话,做人要得过且过才快乐。但是很快,他脸上的笑容褪去了,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惊慌地转头看着龙套。

  好灼热的目光,龙套被他看得脸都红了。不过他跟少爷之间偶尔还是很有默契的,比如现在。

  两人面面相觑了片刻,异口同声地叫嚷:“中堂的画像!!”

  “来了来了,少爷!老爷来了!”

  他们醒悟了,可惜为时已晚。站在巷子口打先锋的家丁已经冲回来禀报了,子七懊恼地闭上眼,暗骂了几句,见龙套还愣在一旁,火便更大了:“还愣着做什么?快去把爹的画像换上去啊!”

  “可是来不及……”

  “随便你用什么办法,总之绝对不能让爹看见那副字!”

  “哦。”龙套垂头丧气地应了声,灰溜溜地离开了。他几乎预计到了以后的命运,在不久的将来,他将会又一次承受少爷的重口味,一定会!

  龙套的身影消失在了门边,子七这才慢慢收回目光,佯装出痛并快乐的表情转过身。马车已经停在了他面前,家丁们一股脑地迎上前,搬东西的搬东西,做样子的做样子,总之看起来好像每个人都很忙。

  车帘被缓缓掀开,露出了悬挂在车檐上的玉,一瞧见那块玉子七就鄙夷地别过头,那是一块白独山玉,以他端庄的眼光看来是葫芦型的,但是按他娘亲的说法那是双乳玉,她还特地逼着爹挂在车檐。嗯嗯,很好,一对像葫芦的双乳……

  随着车帘完全被撩开,家丁抱着个袖珍型小梯子放在了马车前,俯首静候着老爷下车。

  气氛也越来越紧窒,大伙都不敢说话,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努力维持住便秘的神情。就连段子七也收敛起了平日里没个正经的模样,脸色很严谨,目光很深邃。

  可是……他们等了很久很久,那辆马车却没有任何动静。

  “睡、着、了。”家丁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往车里头探了眼,用唇形无声地向少爷回报。

  尽管子七完全读不懂那个家丁在说些什么,但他多少也能猜到。他爹最大的特长,就是随时随地都能睡着,有时候睡很久才会醒,有时候片刻就醒,完全视他的心情而定。

  他叹了声,推开了家丁,凑近马车看了眼。只瞧见他爹四仰八叉地横躺在马车里,手里紧紧抱着一块巴掌大的石头,嘴角还带着笑,看起来他正沉溺在美梦中,多半是梦到了娘在用藤条打他。

  “真是个石痴,品味差劲,竟然喜欢这种硬邦邦的东西。”打量了些会后,子七瞥了瞥唇角,口吻里略带着轻蔑。

  说完后,子七拂了拂衣裳,打算领着家丁们先回府,等他爹睡醒了再欢迎也不迟。

  没想,有道苍劲有力的声音飘了来,“总比你喜欢死人好。”

  “好歹死人曾经有过生命。”虽然这声音来得很突然,子七却已经习惯了,只是驻足转身,凉凉地回道。

  “石头一直都有生命。”段老爷边说,边伸手挥开车檐上那快碍眼的玉步下了马车。

  “总不会比人更有生命。”

  “在我看来都一样。”

  一老一少很旁若无人的站在段府门外据理力争了起来。

  家丁们面无表情地各忙各的,谁都没把他们当回事。反正毫无例外的,每次他们父子俩碰面时,总要先为死人和石头争论一番才会觉得舒爽。尽管另类,但还是可以将此视为表现彼此思念之情的一种方式。

  通常这种争吵不会维持太久,而且会在让人措手不及的时候突然打住……

  “人会生儿育女,有七情六欲,石头有么?”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