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004章 谁能略胜一筹

含睇笑 Ctrl+D 收藏本站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重生嫡女归来》小说(重生嫡女归来 第004章 谁能略胜一筹)正文,敬请欣赏!
????纪尔容的追击变得更加迅速和强悍。()レ.773buy.?レ

????孙少衡只回头看了一眼便咒骂起来:“悍妇!泼妇!”

????他的斥骂声只会更加激励纪尔容。

????孙少衡的黑已经散乱,几绺头从各个地方落下来,披散在肩上、背后,此刻的他已经顾不得衣装是否已经凌乱不堪。

????铁虎刚开始还在一旁观看,见两人跑得热闹,纪尔容笑得欢快,竟也有些动心想要加入到追逐的游戏中去。

????歪着的马车上坐着车夫,他完全惊呆了,有心上去把自己的少爷救下来,却被钟伯拦住。

????“你别去,看看再说。”钟伯的实现从未在自家少爷的身上离去。

????对旁人来说,衣衫脏乱不过就是再换一件的麻烦,然而对于孙少衡却仿若天大的事,就连孙府的两个下人都心脏急跳。

????车夫的声音透着焦急:“管事,如果不管,事后少爷追究起来就吃不了兜着走。您不怕,我一个小车夫可不敢!”少爷从来不是心软的人,对付生意上的对手何时心软过?上个月府上一个丫头不小心把清水溅到鞋面上,便给打出去了。他一家老小可都靠他这点微薄的收入度日呢。

????车夫已经准备开始上场救主子。

????“怕什么?有我在不会拿你作。”钟伯显得镇定很多,“要是通过这场磨练能让少爷改掉坏习惯老爷定会有赏,到时候少不了你的好处。”他年满十岁便开始在孙府的家产内帮工,如今做到了掌柜的位置,一心所想不过是为了孙府的兴旺。

????车夫无声叹息,相对于钟伯说的好处,他根本听不进去。自家少爷在哪里跑得辛苦,他在这里观看,心里实在过意不去。更何况,相对于老爷的赏赐他更看重少爷的惩罚。

????不行,他必须去。

????车夫不管钟伯的阻拦,跑了上去。

????他打算拦下正在追赶的纪尔容,一直在纪尔容身前阻挡,可是男女授受不亲,他总不能跟她进行身体接触,几次下来都被她从旁边绕过去。

????这一次纪尔容从他的手臂下钻了过去。

????车夫急了,大喊:“少爷,上马车!”

????纪尔容嘴角微翘。

????她自然也听见了车夫的喊叫,当下便做出反应,去半路拦截。

????孙少衡慌了神,有人支招,立即现大陆一般回身,这下正好和纪尔容撞个满怀。

????纪尔容得逞了,两只手按在了孙少衡的肩膀上。半边脸颊贴在他的半边脸颊上。两人一同摔倒在地。

????孙少衡感觉自己的呼吸停止了。他的一世英名,他的清白,他的一切都被这个丑陋粗野的蛮人毁掉了。他还有什么脸见人?

????纪尔容自然不知道他想了这么多,更不觉得沾上血是一件不能活下去的事,她只有一种赢得胜利的痛快感觉。

????她会胜利,无论是佛面蛇心的姨娘,还是冷落漠然的父亲、不顾亲情的祖母,她会让他们落空。她会拿回属于母亲的一切,丝毫不留余地。

????没错!她是重生者,她知道他们不知道的未来,她能在事生之前便知道结果。

????她长久以来的担忧、害怕,在这一刻都消散了。她的心里甚至开始有些感谢这个可爱的少年。勇敢是她现在最需要的东西。

????纪尔容伸手握住了脖颈上用麻绳系上的玉坠。

????玉坠呈树叶形状,大小叶脉清晰可见,纵横交错,细细看去像是一个网络,叶子上有一条青色的小虫,圆润可爱。玉坠做工讲究,玉质斐然,是母亲留给她的。

????看见两人摔在一起,在场众人全都傻了。铁虎的脸通红,气冲冲地跑过去,要把纪尔容扶起来。

????车夫则是惊恐地愣在当场,等纪尔容站起来才醒悟踉跄跑过去观察自家少爷。

????孙少衡如同一尊雕像,躺在地上,四肢挣扎的样子定格在此刻,脸上惊恐的表情,张开的嘴巴都没变化丝毫。

????“少爷?”车夫小心翼翼地叫着,“少爷。”他的眼睛里开始浸满泪水,不是因为害怕自己日后的惩罚,而是看到少爷如今的模样觉得心疼。骄傲如他,这件事永远也磨灭不了了。

????钟伯立即皱起了眉头。这样的结果不是他想要的,好像有些弄巧成拙了。

????“别闹了,我们快回去吧。”铁虎站在她的对面,嘟囔道。

????“好,把羊带回去,你娘一定会高兴的!对了,拜天地应该结束了,还要不要去孟婆子家?”

????“先洗干净再说吧。”铁虎对于她还有心情顾忌别人,气不打一处来,“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就不知道矜持。”

????声音很小,可还是被纪尔容听到了。

????她怔了怔,头一次现到铁虎对她的感情。

????她一直把铁虎当朋友,从来没有过别的想法,前世离开村子以前也是。没想到重生一次,竟然现了自己伙伴心中的秘密。

????两人各揣着心事缓缓离开,将受害者孙少衡完全抛在了脑后。

????孙少衡醒过来的时候正躺在一户农庄整洁的床铺上。他突然惊醒,猛地坐起来,伸手抚摸自己的脸颊。

????他好像做了一个噩梦,一个肮脏至极的丑陋魔鬼冲着他走过来,把他紧紧地缠绕。他束手无策之时一直在寻找一个身影,然而这个身影却离他越来越远。

????永远是一个模糊的影子。

????他轻轻一笑。

????孙少衡所受到的惊吓在这一刻突然消失了,他清醒了。好久,他没有梦到那个影子了。

????钟伯打水进来,打算再为少爷擦洗一遍。推开门进来便看到了他这副样子。钟伯放下心来,少爷恢复了以往的样子。

????“少爷,您没事了?”

????“没事了。”他粗哑的声音很淡,造成的效果有些诡异。

????“马车已经修好了,我们这就启程。”他不敢多说之前的事,只能告诉孙少衡一些好消息。

????“走?”孙少衡哼笑了一声,“现在还不能走。”

????钟伯脚步停下,不知该如何劝说,他担心的事情还是生了,那位欢快的姑娘该倒霉了。他没有去帮忙已经在少爷心中留下印记,如果再强加阻拦,不但不会有用,反而把他自己搭进去。

????他只能让那位姑娘自求多福了。

????……

????钟伯所说的那位“欢快”姑娘早就褪去了那层难得一见的笑容,她换上了一见干净的粗布长衣长裤。孤零零地坐在院子里。

????她在回忆,让自己回忆起刚刚回到京城所生的事情。

????一回到京城,姨娘便为她准备好了房间和丫鬟,对她比自己女儿还亲,有好吃的东西、好看的衣服首饰第一个给她送过去。不久便告诉她,为她寻了一处好人家。

????她从村子里进入京城,本就不知所措,有人指点帮助只觉得是好事,母亲早亡,她一个孤女不被父亲和祖母喜爱,只能依靠姨娘。

????很快,她就出嫁了。出嫁前夕,姨娘来她的房间说话,当时便把她一直贴身带的玉坠偷走了。

????洞房花烛夜她才看清自己的相公,竟是年过半百的商人。也知道,高碧云骗了她。

????她当时真是傻到了家,以为姨娘是安慰她才说新郎英俊年少。相公对她很好,现她对经商有兴趣,不耐其烦地教她。想起父亲的冷漠祖母的冷眼,渐渐地,她想通了。或许这样下去也不错。时间久了,她对生意场上的事情有了一定的了解,现母亲出嫁的陪嫁全都被高碧云攥在了手里。高碧云不但不好好经营,还将母亲娘家多年一来的名号搞臭了。几个铺子的掌权掌柜都是母亲的心腹,他们只有见了玉坠才肯交权。

????她能够从农村回到纪府,完全是高碧云的计划,目的是她脖颈上的玉坠。她对高碧云有恨,可是还没有到要报复的程度。当时的她不知,母亲的死竟也是高碧云所为。

????得知玉坠在高碧云手中,她伤心难过,忽略了相公的病情。没想到,相公突然死去。

????一时之间,她成了罪人,被养子轰出了家门。可怜的她才知道自己曾经有灭族的硬命一说。养子坚持说是她克死了相公。

????纪尔容凄然一笑。

????哪里有灭族的命,分明是高碧云花钱买通了僧人。

????重生后,她不但拥有预知的能力,还想起了儿时的那些记忆。高碧云,为了金钱残害她的母亲,买通僧人称她有灭族之命,借此将她送到乡下,当知道母亲嫁妆的掌控需要玉坠又将她接回了京城,得到玉坠后卖给了商人做填房,日后不闻不问。

????她恨,恨自己可笑的善良和愚昧,恨父亲的冷漠无情,对高碧云则已经不仅仅是恨了,是冷静。

????纪尔容要自己冷静地对待高碧云,一步步,报仇雪恨!用高碧云用过的手段,把高碧云踩在脚底!一样的计策,一个在明,一个在暗,究竟谁能略胜一筹?

????明日,就是她的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