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4章 锦绣记

含睇笑 Ctrl+D 收藏本站

????自从在外头跑了一圈回来,纪尔容便过上了清心寡欲的生活。每天能见到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照顾她日常起居的喜竹,还有一个自然是老夫人请来让她听经的僧人。

????或许是被所谓的高僧害过,她对这位僧人也没有好感。除了每日听他颂经,几乎没有任何交集。

????就这样安安静静地过了一段日子,同时盘算着高碧云下一步会怎么走。想要把她嫁出去估计已经是打了水漂,出乎意料的是老夫人竟然没有强硬的把她送回去。除了是纪家长女的身份摆在这,一定也有高碧云的缘故。

????其实,纪尔容大闹京城街头巷尾的事情已经起了她预料不到的效果。无论是朝堂之上的官员还是街头流浪的小儿,几乎都知道纪府有位嫡长女,是个疯子。

????现在这个时候送走,无非是给纪府抹黑。如此大的一个府邸,容不下一个疯子,总归是唯一的嫡女,真的狠心送走,立即会被政界的敌对势力攻击。

????这一层,则是为了纪纶的仕途着想。

????这日,纪尔容正盘腿坐在席间翻阅诗经。这是她空闲时打发的唯一方法。屋子里除了诗经佛理没有别的书籍。

????喜竹走进来为她端上一碗汤。喜竹原来就是在小灶前忙活,一直很注意纪尔容的饮食。如今的纪尔容不但白皙丰满了很多,就连两只手也细嫩了一些。这些都亏喜竹的食疗。

????喜竹今日不知是怎么了,一直在想着心事。端着碗走过来没看到脚底下放着的几本书册,险些绊倒在地。

????一碗清汤洒在了纪尔容的衣襟上。好在汤水凉了大半,没有伤到皮肤。

????“小姐!”纪尔容还没喊出声,她倒是先慌了,“怎么办!”

????“没事。不烫的,不过湿了衣服。”

????喜竹一边责备自己一边收拾东西,然后匆忙跟在纪尔容身后去了里屋换衣服。

????不仅衣服弄湿,就连脖子上系的粗绳也脏了,还挂着两片小菜叶。

????她把吊坠接下来放在了湿的衣服上,然后转身去换衣服。等收拾妥当,发现木凳上的脏衣服已经被喜竹拿出去洗了。

????纪尔容摇头失笑,很快脸色变得不对劲起来。吊坠也在那堆衣服里!

????她的脸色立即难看起来,什么也顾不得便往外走,可惜大门是锁着的,门外看守的下人只让喜竹和僧人出进。

????她着急地大喊:“喜竹!喜竹?这位大哥,麻烦你帮我去把喜竹找过来。”

????门外的人,被她恳求却无动于衷,什么都没听见一样,只顾看门。

????纪尔容突然惊慌起来,她有种不好的预感。喜竹一直在她身边服侍,高碧云若是想下手一定会想尽办法撬开喜竹的。虽然得闲的时候她也如此想过,可喜竹的衷心是受过前世考验的。她无论破败还是被弃,喜竹都没有离开过她。最后没有随她离去也是因为养子的束缚。

????没想到今日的一个插曲,便让她后悔起来。

????一瞬间,她想了很多。苗常到底有没有偷到她想要的东西,高碧云得到吊坠后会怎么对她,至于喜竹,就算真的背叛了自己她也不会责怪喜竹。最多当成是还前世对喜竹的愧疚。

????这些日子的朝夕相处,她想起了一个问题,再联系前世种种,她才明白,喜竹并不是被养子哄骗了去,而是心甘情愿做妾服侍他,而目的却是为了自己。

????喜竹那个傻丫头以为牺牲自己讨好养子,她便不会被养子赶出门去。

????如果此世喜竹背叛了自己,她不会怨恨。

????她最后悔的,莫过于自己的观望,一直在等待高碧云的动作,自己这段日子过的太清闲了些。

????大约过了两三个时辰,喜竹回来了。

????此事,纪尔容正捧着一本经书,她此刻已经静下来了。

????喜竹拿着手里的玉坠,轻轻地放在了旁边。

????纪尔容眼神微闪,什么都没有说。粗绳被解下来放到了一边,心中如同被虫子啃咬,她百感交集。

????反倒是喜竹拘谨地想开口却不知该怎么说。

????纪尔容瞧出来,压下心中微微掀起的情绪,问道:“什么事吞吞吐吐的?”

????“有件事不知该不该跟小姐讲。”

????话到这里,纪尔容自然会问,“何事?”

????“高夫人最近几日一直要找奴婢,想……想让奴婢从你这拿出去一件东西。”

????不必问,纪尔容已然心中有数。高碧云会找喜竹在她预料之中。就连那位沉默安然的僧人也在她的考虑之中。

????“想要我的吊坠。”

????喜竹讶然:“您知道。”在她看来,高夫人对小姐的确不错,可总觉得那里怪怪的,要是真挑却又挑不出来。总觉得那貌似真心的表面下隐藏着不愿为人所知的一面。

????“她给你开了哪些条件?”

????喜竹的声音立即小了下去,“高夫人说要为奴婢寻找失散多年的弟弟。”

????她摇头失笑,“你不会信了她吧?”只有东西到手,高碧云立即会把喜竹处置掉,怎么可能帮喜竹找弟弟。

????“这都是命,奴婢只是希望弟弟正在某个地方好好的活着,至于再见……并不敢奢望。”或许是因为纪尔容也是从小没爹没娘自力更生长大的孩子,所以喜竹一直用心对待。在喜竹的心里,小姐的命很苦,比她这个丫鬟还要苦。至少她原本就是一个庄家女儿,但小姐生来却是贵族千金,截然不同的背景却吃过一样的苦。

????她对纪尔容的怜惜远远多过自己。

????纪尔容一直在心里埋着,如果可以,她会想办法找到喜竹的弟弟。只是此事能否办成还未能预料,所以她从没有提过。

????纪尔容语重心长起来,“喜竹,就算不想找弟弟,你若有别的愿望高碧云也会尽量满足,你为什么没有拿走吊坠?”今天的机会实属难得。

????“小姐笑话了。喜竹不过就是一个下人,能够跟着小姐服侍着便是奴婢的命,一旦认了主,这辈子便不能更改了。”喜竹像是说着天经地义的话,很淡然。

????纪尔容听了不无感慨。看来,前世的自己一直将目光放在自己的身上,从未真正理解过喜竹。重生以来甚至还怀疑过喜竹,没有真正地信任过她。

????惭愧之余,她也放心了。

????经过这此心惊,她有了别的考量。

????“喜竹,能不能帮我捎个话给锦绣记的掌柜?”

????“小姐尽管吩咐。”

????“对方应该已经知道了我的存在,你让他来纪府一趟,我想见上一面。”锦绣记的掌柜是母亲嫁进纪府是从娘家带过来的老掌柜,自然对母亲是忠心耿耿的。只是,她如今名声在外,是个远近闻名的疯子,不知道老掌柜能不能来。

????喜竹暗暗记下,心道一定要将此事办好。这是小姐第一次吩咐她干的事情,可不能搞砸了。

????锦绣记的一间衣料铺,不但出售各种布匹面料,而且还有专门的制衣师傅。曾经在京城红火过好一阵子。只是近几年生意渐渐零落,一直属于亏空的境地。

????自打纪尔容的母亲去世,锦绣记便没有好好的经营过。老掌柜虽然有好多主意,但是都被高碧云压制住。虽然锦绣记的掌控权在玉坠主人的手里,但店铺的房契等都在高碧云的手中。

????有心无力的滋味实在难熬,要不是因为对旧主子的衷心依旧,早就告老还乡。

????听说嫡小姐纪尔容回府了,老掌柜着实高兴了一阵,没想到很快又传来噩耗,是个疯掉的。

????老掌柜眼看仅存的一丝希望都破灭了,整个人的精神大打折扣。

????他今日像往常一样,吃过早饭便在店里逛一圈。

????锦绣记位于京城的繁华地段,三层小楼的锦绣记对面便是京城有名的馆子落云阁。对面的落云阁门庭若市,锦绣记却是客人稀疏。

????他随意逛了一遭,正准备离开,却听见门口进来的一位公子喊他的名字。

????“这位可是曾名动一时的郑一寒前辈?”

????郑一寒转过身子,略微诧异。他在商界的名号不过是十多年前曾响亮过,最近连他自己都忘了,曾经站在京城衣料店的高峰。

????“果然是你!”手中的折扇轻快地合上,少年面含微笑,“我可是久仰大名,没想到一直到今日才得以相见。”

????虽然郑一寒早就退出了商业战争,但眼前的少年他却是认得的。

????孙家小公子,人称商界小银主——孙少衡。小小年纪就为孙家赚了不少银子。人们给他起的绰号本事商界小金子,但是他对此称号极其厌恶,说金子的颜色发黄,俗气太重。人家恍然,想起孙少衡爱白,便改为了银。

????锦绣记今日的破落怎么会引起小银子的关注?难道是想要得到锦绣记?郑一寒摇头,他曾放言出去,锦绣记就算再落魄也不会将店铺出售。

????“孙公子想买布匹还是想做衣裳?”

????孙少衡依然含着笑,不住地打量铺子。那笑容和煦如微风,却莫名其妙地让人发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