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4章 起势

含睇笑 Ctrl+D 收藏本站

????纪吟的脸色变了变,“你也喜欢陶贡成。”

????她哭得更厉害了,“不是。”

????“那是谁?”纪吟不自觉松了一口气,要是纪尔容也喜欢陶贡成会让她有压力的。只要不是陶贡成,是谁都没关系。

????纪尔容低着头,还在抽泣,声若细蚊,“苏公子……”

????“啊?”纪吟受惊一般向后仰坐着,张着嘴半晌没说话,“苏……居!”纪尔容见过的男人总共就这几个。

????见纪吟十分惊讶,她在心里暗暗叹气。这一匆忙就把苏居的名字说出来了,不过也对,除了和陶贡成说过话就是苏居了。转念一想,发觉其中的好处来。

????“苏居和陶贡成是好友,你我又是亲姐妹,若是能够喜事双成……”说着又低下头去。暗地里做了个想吐的表情。

????纪吟兴奋地蹿起来,“若真是这样就好了!”她已经开始在脑子里想象那种生活了,突然又变得不高兴起来,“冯莹莹也中意苏公子。”有了第一次,纪吟再提起男女之情便没有那么尴尬了,而且房间里只有姐妹两个。

????纪尔容凄然一笑,“先不说冯莹莹,单单一个孙仲也够我难过了。”

????纪吟往外走,“我去和母亲说。”

????“别!”她连忙走上前去拦住,跟高碧云说又能起什么作用?只会适得其反,加快把自己送出门去。所以,一定不能让高碧云知道。

????“我不想伤姨娘的心。你没见吗,为了孙仲的事情这些天她多忙碌。”

????纪吟点头:“每天都要应付好几个登门的媒婆子,那孙仲也真是,痴迷成了这样,不知遣了多少媒人,连一天都等不得,初十就像将姐姐迎进门,也不知道母亲答应了没有。”

????“初十!?”她惊讶起来,“今儿初二了……是这个月吗?”

????看纪吟点头,一张脸有些发白。这不是她装的,而是真的吓了一跳。

????还有七天的时间。

????“母亲不一定答应了呢。”纪吟说着回想,“我当时从一旁走过,听见了这么一句,太仓促了,母亲不会同意的。”

????她苦笑,高碧云一定会答应的,说不定已经跟老夫人通了气。只等那天到来把她绑了送进轿子。对外只要宣称纪尔容疯了,而且是时好时坏那种就可以了。身子被绑起来,脖颈上挂的玉坠还能留住吗?

????呵!高碧云的反应还真是快!

????只是她一定没想到店铺的拥有权都在自己的手中。

????把纪吟送走后,她便把苗庭请进了正厅。

????苗庭换了一身装扮,是她前段时间便让喜竹准备出来的,根据苗常对他身材的描述,衣裳做出来穿上倒也合身。这身衣服和纪府家丁是不一样的打扮,虽说没花银子,让喜竹在锦绣记做的,可依然是她的心意。

????但是,苗庭却依然冷着脸,看她像是看一个陌生人。

????“找我什么事?”

????纪尔容不跟他计较,“住的还习惯吗?”

????“不习惯。”

????“你!”喜竹第一个看不过去,话没说别纪尔容拦下。

????纪尔容打了个眼色,让喜竹出去,然后便走下来在苗庭的对面坐了,“我这里有件要紧的事情想请你帮忙。”摆摆手拦下苗庭,“你听我说完。这件事的确不是保护我,但是却比保护我更加重要。你愿意帮就帮,不想帮我再想别的办法。”

????苗庭看她好一会儿,“除了我,你还能找谁帮忙?”再想别的办法,恐怕根本就没有别的办法。

????“这么说,你会帮了?”为了让他同意,纪尔容一直称这是帮忙,而不是命令。虽然有点费劲,可只要能有效便好。

????“我还没答应你呢,先听听是何事。”

????纪尔容点点头,“你知道我从小就被送到了乡下,回到府中不久,但是在府中遇到了已逝母亲的旧仆,她现在下落不知,我很担心。”

????纪尔容目光真挚,心里的担忧全写在脸上,“这是忠仆,而且是我唯一能联系上的旧人。我不能不管她。”

????苗庭有了一丝松动,“我不知道你的事。”

????“什么?”意识到他说的是自己身世,纪尔容有些诧异,“城中都传开了,你不知道?”

????“不知道。”恢复了冷静面孔。

????纪尔容以为他这是拒绝了,不免有些失落,没想到苗庭会说接下来这句话。

????“叫什么名字,是男是女,要我怎么管?”

????“向匠红,女,四十多岁。之前一直在纪府做浆洗妈妈,后来不知被高碧云弄到哪里去了。”她咬咬牙,“生死不知。”

????“你想让我找到她。”

????她点点头,迷离的目光看向别处,“找到她,如果人还在就把她救出来,如果……”

????苗庭一直观察着纪尔容,此刻眼神突然闪了一下。原来这些人并不都像师父说的那样黑心无情。这个女人虽然也不让他待见,可终究是个念旧情,关心下人的。

????“我会找找看。”

????“谢谢!”纪尔容站起来,郑重地行了一礼。

????苗庭并没有躲开,也没有站起来,在他眼里,只有人人一样,没有等级差别。

????她将向匠红的长相还有消失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苗庭出门之前转过身来,含着深意地说:“担心别人之前是不是应该先关心一下自己?孙仲是什么样的人没有比你我更清楚的了。”要不是哥哥一直拦着,他早就找上门把孙仲尸首分家了。

????“我自有考量。”她佯装镇定地说。其实她现在心里也没底,最担心的是重生一次却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

????“答应哥哥的事情最好抓紧办。”说完便迈着大步子走了。

????纪尔容失笑不已,似是想为哥哥快些报仇,又像是担心她真的嫁过去。

????这人虽然面寒,却是个心善的。她嫁给孙仲会是什么样的下场不用想也能知道。苗庭一定不想再有女子像他嫂嫂一样被孙仲欺辱把。

????她正好也有这样的想法。不如,趁着这次机会,把孙仲一起办了?

????纪尔容急忙摇头:她现在根基不稳,自己都没在京城扎下脚,怎么能有把握把孙仲扯下来。看来,她还是要先发展母亲留下的商产才是。

????金钱,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够带给人力量。

????“喜竹!”

????不一会儿听见她呼声的喜竹便走了进来,两手上还沾着水,显然刚洗过手。

????“做什么了?”

????“正跟乐纱讨教手艺呢,想学着做些点心,手上沾了不少面,听年唤我匆忙洗了手没擦干。小姐找我什么事儿?”

????纪尔容点头,“最近可又听她说了些什么?”

????乐纱摇头,“不知怎么地,现在嘴严得很,话都变得少了,我看着她都觉得憋得难受,她以前可是个话多的人。”

????她轻笑起来,“套不出来话继续留在身边也无益。”

????喜竹点头,没有接话。

????“你去这几个地方转一圈,跟掌柜们说明了我的身份,让他们把账本拿来我看看。现在就去!”

????喜竹答应着,从她手上接过一张折好的黄纸,看也不看收了起来。

????……

????郑一寒那日从纪府出来后,便召集了几位好友在飘香楼用餐,席间将纪尔容的事情告诉了大家。其中自然有对郑一寒深信不疑,同时满心欢喜的,同时也有满心疑惑,觉得纪尔容一定疯了的。还有的则是根本不关心纪尔容如何,这些人便是后来才掌事的掌柜,对梁氏没有恩情,不在乎是纪尔容掌权还是高碧云在位。

????用餐后的效果并让郑一寒很不满意,可事到如今他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尽力把锦绣记经营好,等众人想通了再邀请一次。

????这日,他正犹豫着,要不要再访纪府,和纪尔容见一面,商量一下日后怎么办,然后便听见小二进来传话,喜竹来了。

????“快请进来。”他以为喜竹又来请他了,心想小姐跟他想一块去了,正满心欢喜。

????“小姐让我把账本拿过去。”说了几句客套话,喜竹便说明了来意。

????郑一寒听完稍怔,在他看来,账本这样的东西只有记账人才会重视,小姐年纪轻轻,竟然要拿账本去看,能看懂吗?

????“你确定是小姐要?”他担心是高碧云从中作梗。

????“郑掌柜不用担心,不止要锦绣记的账本,其他几家也都要呢。我一个人搬不了,也没用车来,说不得还要人帮忙一块送回去。再说,其他店铺的掌柜也不认识我。郑掌柜若是不嫌弃,可否跟喜竹走一趟?有什么疑问当面跟小姐说。”

????郑一寒点头,简单收拾一下,从后面取了东西用布匹包住,跟小二打好招呼便带着喜竹出门。

????……

????这边喜竹才出门,纪尔容就把乐纱叫了进来。

????乐纱昨日才挨了高碧云的骂,一根神经绷得紧,进门后看到纪尔容坐在上首,脸色不悦,一副兴师问罪的姿态,以为自己跟高碧云的勾当被察觉了,二话没说立即跪下。纪尔容从始至终一直对她是笑着的,这还是头一回如此对待她,一定是发生了大事才会这样。

????“东**哪儿了?现在交代,我还能饶你一次,要是不老实招出来,闹到老夫人高姨娘那里可就不好看了。”

????乐纱一下子傻子。什么东西?到底让她交代什么?是让她交代和高夫人的关系?可是听着不像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