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29章 变化

含睇笑 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树上的鸟儿吱吱地叫了两声。

????孙少衡突然从睡梦中惊醒。脸颊上、额头上布满了汗珠。

????一个装扮精致,气韵脱俗,杏眼红唇的丫头走进来,步伐跟呼吸都是一致的,处处显得和谐,看见孙少衡发汗呆坐着,满眼都是心疼,从旁边拿了帕子润湿拧干,走过去擦拭。

????孙少衡的呼吸缓和了许多,等脸上的汗水被擦去,脸色恢复了红润。

????“又做恶梦了?”

????孙少衡眉头一皱,厌烦立即显了出来。

????丫鬟不敢再问,心里的担忧不减反增。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每隔几天少爷就会做恶梦,每次都在黎明时分被惊醒,她一直在心里偷偷盘算着,要不要跟夫人提一句……

????“不要告诉任何人。”

????孙少衡突然说,命令的语气不容反抗。

????“是。”丫鬟的一点小心思立即摒弃了,她只听少爷的话。

????孙少衡连早餐都没有吃,就出去了。等出了府,身边只剩下七滔一个人,着急上火地问:“纪尔容在搞些什么?为什么到现在也没有消息,她不是一直很关心锦绣记的生意嘛!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是不是又发疯被锁起来了,是我把她放出来的,她竟然敢再进去!那个白痴。”

????七滔一直低着头跟在后头走,这时候插了一句,“纪小姐并没有被锁起来,冰灯节还和朋友们出去玩了。”他奉命一直注意着纪尔容,自然知道。

????“朋友!她在京城还有朋友!”

????七滔适时闭了嘴,他就知道这件事说出来的后果。

????“他的朋友都有谁?”

????“苏居,柳遐风,陶贡成……”

????孙少衡突兀地停下来,语气嘲讽:“宫轩和不在吗?”京城四小公子齐聚了。

????“宫公子远游了……”

????“是了,他不在京城。”孙少衡的声音平静极了,“一个疯小姐竟然这么能引起大家的好奇心。”突然又笑了,“朋友?恐怕未必吧。”

????七滔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脑海中一片黑暗的模糊影子飘过,顺便脑补了一道闪电。

????……

????高碧云终于知道了媒婆的事情,娘家被讨债的事情立即也知道了。惊讶之下是无法相信。钱!纪尔容哪里来的钱?而且,郑一寒为什么突然之间开始向她的娘家讨债!没错,郑一寒见过纪尔容,难道这些都是纪尔容一手策划的?

????高碧云浑身发寒,汗毛一根根竖起来。

????秋穗的步伐有些不稳,上前一步说:“孙大人还在等夫人的回话,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嫁。”高碧云从椅子上站起来,排除脑子里的杂念,“告诉他,明日天一黑我便把人送过去。”

????秋穗略一犹豫,“一切从简?”原来定的是三媒六聘,明媒正娶的,现在不明不白地送过去,连个妾都不如,虽然依然是平妻的身份,可如此的方式……纪尔容好歹是纪府的嫡长女。

????“你选几个信得过、身手矫健的家丁,明日吃过晚饭便把发疯了的纪尔容绑起来,冲喜能减轻她的疯症。”

????秋穗点头应着,不自觉想起了十年前的一幕。

????那时候纪尔容还不足三周岁,失去了生母的庇护,因为灭族之命被陌生人抱上了马车送去了村子里。那时候的纪尔容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些什么,还冲着大家笑。

????明日的纪尔容应该笑不出来了吧。

????“把这个拿去用。”

????秋穗从回忆中醒过神儿来,拿起手心大小的盒子,一阵药香扑鼻而来。

????“治外伤很管用。你是他们的头儿,唯独不罚你他们一定有怨言,好好休息,明日还有的忙。”

????“是,奴婢告退。”秋穗缓缓退下。

????做了这样的决定,高碧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心中的压抑感觉越来越重,一点头绪也没有。这是她懂事以来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完全不在她的掌握之中。

????很快,她调整了一个表情,哀痛非常,扭着腰肢朝着老夫人的院子而去,她做什么事从来不瞒着老夫人,只是想尽办法让老夫人支持她。

????夫人和母亲意见一致,纪纶便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个疯了的女儿,而且是有灭族的命数,自小不在身边长大,一直把纪吟当成长女养大,纪尔容一直是他们想要忘却的存在,这其中除了对命运的害怕,大概有一大部分是心里的愧疚感在作祟。一直坚持要忘记的人一点点努力地回到他们的生活,本心里一直是有些排斥的。

????纪尔容的命格便被这样决定了。或者说,她曾经的命格。

????重生后的她究竟能不能躲开前世的命运现在尚未定论。

????此刻的她还不知道高碧云改变了日子。她一日日地算着。距离纪吟说的出家日子还剩两天,而且媒婆没有登门,这日子便无限期拖延了也说不定。

????她只要在这两天找到关于孙仲的重大罪证,连冯左云也护不住的把柄就行。

????纪尔容端正地坐在桌前,一张张仔细查看面前的资料。这些都是关于孙仲的。她从中拿出一张,尚明清楚地写着孙仲是如何将苗常的妻子抢入府中,又是如何将苗庭赶出了京城。

????她把这些纸扔到桌上,头有些疼。

????这些是一个个故事,并没有任何证据,虽然其中有许多是路人皆知的事实,可证据……

????“孙仲也不是一无是处。”

????这时,她才发现屋子外面站了一个人。

????“苗庭,你怎么过来了?”一般没事,苗庭是不会过来的。表面上,他只是自己院子里一个做粗活的下人,虽然他一点粗活都没干过。

????“我知道今天有人送来了一些东西。”苗庭眼睛里的光芒和往日不同,“和孙仲有关。”

????她把这些纸拿起来,让他看一看。

????苗常一张一张认真地翻看,眼中的光芒开始变得有些暗淡。每一张纸的最后都有一句话。证据丢失,无处可查。

????苗常一下子将纸张甩到了桌上,带着凛厉的气势,好像那些纸是很脏的东西,把他的眼睛都污染了似得。

????“我直接杀进去,取了他的人头!”

????“想走苗大哥的旧路?”纪尔容白了他一眼,“他当初只是想进去把嫂子接出来,却被逮住说他谋财害命。经过那件事,孙仲府上的守备更加森严,你想取他性命很难。做的亏心事太多,怕遭报复,他的府中雇佣了很多高手。”

????“大不了鱼死网破。”苗常的冲劲和单纯立即又冒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