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45章 匪徒

含睇笑 Ctrl+D 收藏本站

????她一眼看见七滔手里提着的篮子,稍稍扫了一眼便不动声色地走过去。

????“掌柜的,来两间挨着的上房。”她和喜竹一间,苗庭自己一间。完全忽视了孙少衡,两个眼色都不给。

????七滔嘿嘿笑着跟喜竹打招呼:“喜竹姐,真巧呢。”

????喜竹抿嘴一笑:“下次能不能换个方式?”总是巧遇,也太奇怪了吧。不过今日却是真的巧了,山下就两家客栈,一半的可能性碰上的。

????“最后两间上房挨着我们的呢。”七滔拎着两个大包袱,根据纪尔容估测,里面肯定都是孙少衡换洗的衣服。

????喜竹则只是一个小包袱。

????“有房就好。”喜竹点点头,拿出银子付了帐,便跟在纪尔容的身后上楼。

????苗庭对孙少衡没有好感,默默地跟了上去。

????第二日,又谨小慎微地陪伴了老夫人大半天,这才开始返程。

????奇怪的是,这一整日都没看见孙少衡的影子,她原以为他会突然出现又给她“惊喜”。

????红峰山慢慢变小,它的全貌展现在眼前,似乎真的有些仙风道骨的意思。

????纪尔容收回视线幽幽一叹,“这一行不如不来。”想找的人没找到,跟其他僧人打听也没有一点线索。除了呼吸些不同的空气,让她想起前世种种悲剧,完全没有意义。

????纪尔容干脆闭目养神起来,不知过了多久缓缓进入了梦乡。

????突然一声颠簸,伴随着喜竹的惊叫声,纪尔容被吵醒。

????“发生什么事情了?”

????喜竹的脸色发白,身体微微有些颤抖,“小姐,咱们遭遇土匪了。”

????“怎么会?”这一路的治安一直很好,从没有发生过土匪抢劫的事情。这次出行她并没有安排太多侍卫,“多少人?”她阴沉着脸问。

????“不知道,听马蹄声,得有十来个。”

????她急忙将窗帘子打开,身边的苗庭身体紧绷,面色冰寒,人稳稳坐着,视线则是瞧着外围。马蹄声哒哒地响,每一下都敲在人心上。

????她顺着看过去,便见到五六个蒙面大汉骑在马上,地上还站着十来个人。再从另一个窗帘子看出去,心如死灰……马上共有九人,地上还有二十多人。从这些人突围恐怕难了。更何况,以苗庭的神色看来,对方像是练家子,并非因填肚子而当了匪徒的普通百姓。

????纪尔容心思百转,开始在心中想计策。他们应该是要财不要命,这时候只能舍弃财务抱住人命了。

????她摸了摸自己内衣口袋,里面装着店契、地契、房契,都是母亲留给她的。这些一定要藏好。

????她匆匆忙忙将一个包袱准备好,只等对方发话,便送出去。这样一笔现银,应该能填饱他们的肚子吧?

????这是纪尔容出门前特别准备的。这是府上的钱,散出去她也不觉得心疼。

????“各位好汉!”跟随在纪老夫人身边的侍卫说话了,可话没说完,就被飞射过来的一支箭打断了。

????黑脸侍卫侧身躲过,身体敏捷非常,不然这一箭会准确无误地射在头上。黑脸侍卫双眉一皱,心情更加沉重,一出手便知不是普通人。

????真的打起来,他没有把握赢。身下的马不安地来回踱步,侍卫好几次驾驭才安稳一些。

????此人武力在他之上,这样的人怎么会当土匪?

????苗庭也看出了其中的蕴意,靠近纪尔容的马车,“准备些银子。”

????现在不怕他们抢劫了,就怕他们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金银财宝……

????苗庭不自觉靠近了纪尔容。

????土匪像是对后面这辆马车更感兴趣,哼笑着靠近,嘴里还说着:“老老实实地听我的话,或许我还能饶你们一名。兄弟们不是为别的,不过是为了讨些口食。只有各位肯出些钱财,自然能消去灾难。”

????人群中有人哄笑一声,“是啊!去山上拜佛给香油钱,还不如直接把钱给我们,我们让你免去一次大灾!”

????“哈哈!”

????众人哄笑着,为首那人已经走到了纪尔容马车的前面。此人的口鼻同样被黑布蒙着,右眼旁有一条狰狞的疤痕,很是有些骇人。

????喜竹一惊,全身抖得更加厉害,一点点用尽力气撑着身体站在纪尔容的前面,想要为她挡下将要面临的凶险。

????纪尔容绣眉皱起,“各位英雄好汉,既然走上这条路一定是走投无路,我这里所有的钱财都在包袱里,尽管拿去。就当送好汉们的买酒钱。”说着将包袱抛了出去。

????沉重的包袱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小小的弧度,直直地坠落在地上。哐啷一声响,便知金银财宝不少。

????老夫人的马车一点动静也没有,心中神圣无比的佛祖被嘲笑都没有反应。纪尔容有些担心,老夫人会不会被吓坏了。若出了意外,她回纪府便真的没法跟纪纶交代了。这灭族的命该被坐实了。

????现在好不容易因为前段日子出现的一僧一道改变了一点自己灭族命格的说法。话说回来,事后她想了很久,却一直没有想通。一开始她以为是高碧云为了留住她使得手段,后来才发觉并非如此。

????“你当我们是乞丐呢?随随便便就能打发了?”那刀疤匪徒嗤笑了一声,刷的一下拔出了刀,“小姐是自己出来还是想让我进去把你拽出来?小爷我很怜香惜玉的,小姐若是动不了我便上去了。”这话说的难听之际,有层别意的嘲弄。

????这可是**裸的调戏加威胁了。

????几个侍卫急忙意识到纪尔容的危险比老夫人要厉害得多。可是老夫人没发话,他们也不能擅作主张。

????纪尔容坐在马车里突然咯咯地笑起来,不知道的一位她胆子大,知道的都从中听出了些别的意思。

????“姑奶奶我的清誉早就被自己毁了。你要是只想呈口舌之快,尽管开口。若是真的想做那丧尽天良的事情,我不介意同归于尽。我们虽然人少,可杀死你们十多个弟兄还是不难的。”话锋一转,柔了几分,“有我送的这些银子,各位兄弟们完全可以去京城最好的青楼找最靓的姐儿,何必招惹我这样一个不解风情的丑硬石头呢?”

????这话说的合情合理,先发了狠话,又软言相劝,若是寻常土匪说不定真的就妥协了,只要再搜一遍马车,把值钱的东西弄走,或者干脆把两辆车也夺了,人却不会再动的,抢劫的人从来不会做的太绝,只要能达成目的,谁也不想手上沾染人命。

????可刀疤男子听了也跟着笑,“去京城?那不是自投罗网。”

????纪尔容双手紧握,声音里听不出丝毫异样,“那你想怎么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