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52章 吃味儿

含睇笑 Ctrl+D 收藏本站

????郑一寒向她解释,“胡大王并不是店掌柜,掌柜名为唐俊,如果他在里面,又白又胖的就是了。”

????两人说着话便踏进来,瞧进来三个人,两个姑娘都是普通人家里未出阁姑娘的打扮,另一个男人穿着灰色棉袍也瞧不出什么,两个妇人谁也没当回事,只以为来了客人。

????“胡大王,又来客人闻着香味进来了。”其中一位妇人好心提醒。

????胡大王头都没抬,笑着:“离着街还远,香味哪能跑那么远?该吸引的街里邻坊都经常光顾。”他没想过会有新客上门,可抬起头一看是郑一寒还是有些失望。

????胡大王冲着正房喊了一声:“掌柜的,锦绣记郑掌柜来了。”

????很快,从房间里走出来一个穿着大棉坎肩的肥胖男人走了出来,更确切的说像是个圆球滚了出来。胖的很有分寸,活脱一个圆形。

????他一眼就看见了郑一寒身旁的纪尔容,仔细打量了一番才走上前来。

????喜竹见他盯着纪尔容便心中不快,若不是有外人在场早就发作了。

????唐俊将几人请进了正厅,立即有下人端了茶水点心上来。

????纪尔容微微一笑,“唐掌柜的日子过得不错嘛!”有人给做点心挣钱,还能养得起丫鬟,比她的日子都舒服。

????“小姐略赞了。”与前两个不同,郑一寒尚未说出她的身份,唐俊已经猜到了。

????纪尔容觉得有趣,唐俊是个观察细致,心思通透的人物。经过观察,她发现陪母亲来的都不是庸才,大多有一家之长,可见母亲在家中是受宠的。可却在梁氏陨殁后被人残害致死……

????唐俊看了郑一寒一眼,不谈他们为何而来,只让尝些点心。

????纪尔容正有此意,随便拿起一块咬了一口。入口松软,面皮薄脆,一下子被让她吃了个精光,吃完了口中还有股子香气在。

????她不住地点头,“果真美味,难怪唐掌柜会有如此身材了。”

????唐俊嘿嘿一笑,“小姐不要打趣唐某,这可不是单单吃糕点喂起来的。”对纪尔容说他是胖子丝毫不介意。

????“哦?难道还总是尝些鲜?”花钱去别的酒楼吃饭倒也是常事。

????唐俊摇头,“胡大王可不是只会做糕点。”

????这件事郑一寒都不知道,对纪尔容投来的询问目光摇了摇头。

????陶钧解释道:“院子内的一切吃食都是胡大王做,我这个人没什么优点就是好吃,把吃过的美味佳肴跟他说上几次,过不了几天他便能做出来,甚至比我吃过的还要美味。”

????刚来京城时,胡大王自然只做糕点,可后来梁氏倒了,夫人去世了,他们便没有了做生意的心思,慢慢开始过起自己的生活。这门厨艺便是后期养成的。而唐俊也对这种生活产生了依赖,不想改变。所以在郑一寒提及纪尔容的时候,他才会在本心里有些抵触,更何况听说是个疯子,他更加有了理由。

????可是,如今纪尔容就站在他的面前。一眼就看出非但不是疯子,反而……

????哎!唐俊在心里暗叹一声。早知如此,便不该太草率地说出那些话。

????“择日不如撞日,今日我们便尝一尝胡大王的手艺!”纪尔容笑眯眯地挪了挪屁股,很是期盼着。

????唐骏抹了一把汗,原来是个吃货。正好给他个将功折罪的机会,郑一寒要是把之前的事情捅出去他虽不怕,却也不乐见。

????这个时候能吃的自然是晚饭。胡大王也不露怯,在厨房了一通忙活,一桌子美味佳肴便摆在了她的面前。

????鼻子轻轻嗅了嗅,犹如来到了仙境一般。

????她一句话不说,开始尝菜,每一盘子都没有逃过她的毒手。就连离着最远的一味爆炒里脊都被她站起来弯着身子夹到了嘴里。

????郑一寒还好,唐骏有些坐不住了,虽说是从乡下长大的,可这吃相也太……不讲究了点吧?满嘴油不说,两只手几乎没闲着,右手用筷子开工,左手直接上爪子。一边吃还一边支支吾吾地跟他们说话,那意思大概是好吃。

????唐骏突然没了胃口,看了看一旁的郑一寒,见他镇定地吃了一口米饭,又稳当地夹了一筷子蒜苗鸡蛋,吃完还笑着点评:“不错,寻常百姓的家常菜都做得这么好吃。”

????他是看不见纪尔容的狼吞虎咽吗?

????唐骏心里有些犯怵,该不会传言是真,那疯病偶尔发作?

????他正想着,纪尔容突然大喝一声:“把大王给我叫来!”

????活活一个女土匪!

????胡大王正做完最后一个汤,听见丫鬟小葱来叫他,便收拾了一下端着汤上来了。

????他此刻是知道纪尔容身份的,便腼腆地笑了笑,“可符合小姐的口味?”

????纪尔容看见胡大王就像是看见了烤熟的鸡腿,突然又像是白花花的银子成群地滚过来。今天出门交好运,遇到宝了。

????“很好吃。”

????“好吃就行。”胡大王把汤盆放下,准备回去收拾厨房,却被纪尔容拽住了。

????“坐下来一块吃。”

????“啊?”胡大王惊讶地叫了一声,转头看了唐骏一眼。平日里他们几个的确是同桌而食,可今日唐掌柜特别交代了,让他和小葱别上桌。现在怎么办好呢?

????喜竹早就被纪尔容拉住坐下来,此刻她开口再合适不过,“坐吧,难得小姐心情好,把小葱也叫进来一起吃。”

????见唐骏点头,胡大王便咧着嘴笑嘻嘻地答应下来,一颗小虎牙露出来,显得十分憨拘可爱。

????几杯清酒下肚,渐渐地大家活络起来。

????吃完晚饭散场的时候纪尔容已然有了三分醉,被喜竹搀扶着缓缓地慢行,“胡大王是我味闻记的大厨,把什么月楼,什么台阁都比下去。”

????唐骏以为她只是说醉话,并没有放在心上,临行前拉住郑一寒的衣袖,低声道:“没想到小姐竟是女中豪杰。”

????郑一寒轻笑:“可不仅仅是这些。你没听出她话里的意思?”

????唐骏一怔,“请郑兄指点。”他还没真瞧出什么来。

????“味闻记大概要开始生意兴隆了。”他也只是根据自己对小姐的了解而做出的判断。究竟要如何去做,他还不敢乱说。

????本该高兴的唐骏却是脸色一变,“此话怎讲?”郑一寒的话加上小姐刚说的话他自然是心中有了数,可并不是他所愿。他对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这份安逸悠然他并不像打破。

????郑一寒笑而不语,赶紧两步追上前面的纪尔容。

????胡大王就在一旁,这是见人走了便问:“掌柜的,郑掌柜是啥意思?”

????“没听出来吗?要把味闻记发扬光大呢。”

????胡大王愣了一下,“太突然了点吧?”这么多年没变化,突然要变了,他也有些应接不暇,“才见了一面就定下以后咋办了?”

????“看着吧,也许是我们多想了。”他并不觉得纪尔容真有那样的魄力。她也是才回到京城不久,如果真的有想法,恐怕也是胡来,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胡大王做饭虽好吃,可开饭庄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其中的弯弯道道不是内行人不会懂。弄不好把味闻记现在的一点藏身之地都砸了。

????这样一想,他心中莫名有些失落感。

????“关门歇业,我今日想早睡。”唐骏头也不回地走去了房间。

????胡大王以为他不愿把味闻记做大心里不痛快,便没说什么,痛痛快快地去办了。心里却惦记着刚才的事情。他现在有如此手艺,也想试试,并非为了金钱,只是想要测试一下自己的厨艺到底如何了,而且他也想让更多的人尝到他做的东西。这件事一旦生根便发芽,往他的心里钻。

????唉,希望掌柜的能想通。

????……

????晚饭时间,苗庭没看见纪尔容的影子,连点动静也没有,便抓住丫鬟询问。

????抓住的丫鬟好巧不巧正是乐纱。

????乐纱见一向把自己当透明人无视的苗庭主动跟自己说话,便微微红了脸,刚刚想要放弃的念头又生出来。

????“苗哥哥,小姐出去了。什么时候回来咱可猜不准。有一回整宿没回来呢。”

????苗庭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那一夜他正好在纪尔容的身边,而且还抱着她翻墙呢……

????乐纱却误会了,以为苗庭是跟自己不好意思呢,胆子立即大起来,往那边挪了半步,差一指便能和苗庭的手臂贴上了。

????“有没有说去哪了?”他没注意到丫鬟的动作,在他眼里,所有丫鬟都是一样的,除了她身边的喜竹外,别的他一个没认真瞧过,更别说分别出来谁是谁了。

????他早忘了,这人便是当夜在院子里出卖纪尔容的丫鬟。

????“也许是出去逛街游湖,也许是和哪位公子邀约呢……”她低声低气地说着,又挪了一小步,手臂碰上了。

????这才刚碰上,便被猛地推了一把,手臂上立即传来剧痛。

????她不可思议地看着苗庭,“苗哥哥,你!”这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吧?抬起头一看苗庭脸色比她还难看,顿时哑口无言。

????“哪位公子?”苗庭咬着牙,吱吱作响。

????乐纱捂着手臂,泪水迷蒙了眼睛,他推自己不是因为……她的倔强劲也上来了,“你这是吃味呢?我告诉你,有陶贡成公子,苏居公子,说不定柳遐风公子也可能。无论是谁也不可能是你。”

????苗庭面如寒冰,一声不响地将乐纱抛下,一个起身便跃到了房顶上,在乐纱惊讶的目光中消失在茫茫夜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