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139. 第一百三十九章子龙神威

宋轩 Ctrl+D 收藏本站

????两人高兴地太早了点!

????这点伤亡对屡战屡胜的淳于导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一个弓箭手倒下去,立即就有三个补上来,营寨内的弓箭不但没有稀疏,反而更加狂暴。在袁军的头顶形成始终不断的帘幕,几十丈连成一片,把天空中阳光的光辉遮掩住不少,袁军士兵只要有一个指头大小的部位露出来,立即就会中箭哀嚎。曹军营门忽然大开,顺着山体的斜坡,滚下五六十段两丈长短的滚木。这段冲锋距离,即是斜坡又非常平坦,似乎被人刻意的修整过。所以滚木的速度异常之快,轰隆隆的巨响就像几万匹战马马在奔驰,地皮为之颤动,耳膜为之鸣响。

????高举长盾的袁军根本来不及躲闪,前一排被呼啸而来的巨木压成肉饼。滚木从上至下,一浪推着一浪的过来,就像是塌山雪崩一般。看的后面的袁军连声叫娘,扔了盾牌,疯狂的向后跑。大家你争我抢互相践踏自相残杀,仍然比不上滚木的高速,压死的,被驱赶下高坡摔死的不计其数,侥幸顺着云梯逃到坡下的,也被随后砸下的木桩碾成一团血肉模糊。

????钟缙和钟绅兄弟,站在坡下看到这种情形,带着亲兵向后跑。滚木冲下高坡还在滚动,威力丝毫不减。甘宁急忙命令士兵后撤,狼狈逃出有三四里,滚木的速度才因为山势变化而停止下来。五千兵马,随钟缙和钟绅逃回来的不到一千。这简直比攻城战的消耗还大,由不得甘宁不恼羞成怒大发雷霆。

????暴跳如雷的对着钟氏兄弟喊了一顿后,甘宁渐渐冷静下来,现在不是争强好胜的时候,这里的情况要立即向赵将军和郭嘉先生报告,徐晃要说风凉话就随他去。总比弟兄们无辜枉死要好多了。

????“回营,撤退。”

????郭嘉正在和赵云议事,听说甘宁大败而回,脸色骤然凝重。徐晃也跟着甘宁进来。他没有奚落甘宁只是在身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甘宁面带羞惭,跪地请罪:“末将损兵折将,请赵将军责罚。”

????赵云起身过来搀扶,握着甘宁的手道:“原来如此凶险,这次失败责任在我,怪本将疏忽轻敌不够谨慎,若要请罪,全部罪责在我,怪不得下面的诸位兄弟。”赵云的确疏忽了,这可能是他一生征战唯一的一次不谨慎,他没想到一处小小的隘口,能挡得住徐晃和甘兴霸两员上将,未经过实地勘察论证就错下了判断。痛定思痛之下决定亲自前去攻寨。

????赵云安慰徐晃和甘宁,然后对郭嘉道:“奉孝,今日连败,兵无战心,还是来日在做计较。”

????郭嘉沉思:“也好,明日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到底是个什么劳什子营寨,这么难对付。”

????郭嘉和赵云,带两百骑兵,接近淳于导营寨,淳于导昨日命人修建的三丈望台已经竣工,望台上的士兵,远远看见一小队骑兵接近,立即报告。淳于导亲自上望台观看,大喜过望,心想这不是威震淮南的赵子龙吗?他亲自来了,上天使我成大功也。乐的他屁颠屁颠的差点吐血。也不知他怎么想的。赵子龙就那么好对付?!

????赵子龙艺高人胆大,带着两百骑兵欺近高坡,带马在周围悠闲的走了一圈,好像是来看风景的游客,把七八万曹军视为无物。郭嘉看看这处地形险要,道路全无。营寨大门坚固,寨内滚木礌石堆积如山。弓箭手jing神奕奕枕戈待旦,不jin暗自点头,曹仁手下也并非都是酒囊饭袋吗!赵云四面观测营寨,把关键所的记在心里,回头对郭嘉道:“回去。”

????郭嘉早就想回去了,这地方太危险了,子龙不怕,因为他武功高强,我乃一介书生岂有不怕之理!

????淳于导可不会错过这天赐良机,立即点了两千jing兵杀出寨门。郭嘉和赵云走出去不到五里,就听到身后喊杀声传来,回头一看远处马蹄扬尘,知道是敌人追出来了。郭嘉脑门上冷汗涌出:“快,快走吧,寡不敌众。”赵云镇定道:“奉孝你带五十名士兵先走,我来殿后。”郭嘉心想自己留下必定是个累赘,敌人上来赵云还要分心照顾自己,别把他连累了。也不客气,驳马便走。留下赵云和五十名士兵阻敌。

????淳于导骑在马上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一边跑还一边喊;“赵云休走,把命留下再走——”他手下的士兵直纳闷,把命留下还怎么走?赵云长枪举起,身后五十名士兵两边燕翅排开,挡住淳于导的去路。淳于导在马上看的好笑,就五十来号人,还想跟我叫板。赵云赵子龙你昨晚是不是吃了几副熊心豹子胆呀!

????淳于导乐开了花,拼命u打坐骑,向前奔跑,生怕自己死的太慢。

????淳于导从身后取出弓箭,使出吃奶的力气拉满弓射出去,赵云连看都不看,像拨稻草一样,随手一枪打落在地。淳于导吃了一惊,但随即安慰自己,侥幸,侥幸,世上除了吕布那里还有这么厉害的人。

????一个人要是决心寻死,神仙也救不了他。

????淳于导风卷残云一般带着身后的兵卒,呐喊,吼叫着冲到近前,赵云稳如泰山,铁枪横放在马鞍桥上,动也不动。全身肌肉绷紧,jing神高度集中,双目jing光爆射,仿佛一只等待扑击猎物的猛兽雄狮。淳于导不知死活的狂笑着冲到赵云近前,十丈、八丈、五丈!赵云温和宽厚的眼神中杀气暴闪,坐下的马儿在他抖擞缰绳下,像强弓中射出的一只弩箭窜出去,电光火石间,冲到淳于导马前。淳于导眼前一花,心想,他的怎么大白天的看到流星!

????赵云的铁枪虚空中化作一道银线,扑的一声把他咽喉刺个对穿。淳于导骤然感到一阵缺氧头晕目眩,还以为自己跑得太快了,气血上涌的缘故。心里飞快的闪过一个念头:赵云呢?在这里,他手里的铁枪,怎么刺入了我的脖颈——眼中惊骇闪现,啪的一声掉落马下。

????“啊——”一阵勒紧缰绳后的人喊马嘶震彻山谷,所有的曹兵都来个急刹车,愣在当场。两千名士兵都被赵云的绝世快抢震慑住了,连大气都不敢喘。几千人竟然没人一个敢上前拼杀,他们只是瞪大了眼睛哆嗦着身ti,死死的攥住马缰一点点的后退,看样子,正全神戒备防止赵云对他们进行屠杀呢,真是岂有此理!赵云身后的淮南兵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声。“将军神威盖世,将军身为盖世。”

????曹军群龙无首,各个心灵被恐怖袭击的面临崩溃。大家心里都在想,我们淳于将军一向号称勇猛无敌,怎么如此轻易死掉。他们还不晓得,赵子龙将军最擅长的就是‘秒杀’。

????危机关头,不知谁终于抵挡不住从心底涌上头顶的凉气,大声喊道:“快跑啊,弟兄们,这是个杀人狂——”士兵都一个德行,冲锋的时候,恨不得落在最后,而逃跑的时候都想争第一。这位兄台的话一出口,曹军大队顿时土崩瓦解“快跑啊,回去报信呀。”转回头狂奔而去。赵云在后面看傻了。心说,阎王爷你要明察秋毫,这些踩死的摔死的可别算在子龙我的头上,实在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

????赵云没费一兵一卒把两千曹兵杀的丢盔弃甲狼狈逃窜,此事被江南一代的百姓传的沸沸扬扬,最后简直到了神话的地步,张鲁手下的谋士杨松,就诚惶诚恐的向张鲁报告:“据闻,淮南大将赵子龙,乃是天神下凡,前几天曾经一枪掀翻了伏牛山的一座山峰,把曹仁的八万大军全部压扁压死了。”张鲁被他吓得差点下令立即投降。

????赵云好整以暇悠哉悠哉的回到营寨,郭嘉正领着大军前去接应。看他和五十名士兵都不带一丝伤痕的回来,心中纳闷,连忙止住大军,骑马迎上前道:“子龙,你怎么回来了。”要是换了张飞、关羽之流,少不得又要添油加醋,夸张无极限的自吹自擂一番,可赵云只微笑了一声道:“淳于导战死,敌兵不战自退。”

????郭嘉知道赵云为人也不多问,心知他必然经历了一场凶险。回到营寨,劈头盖脸道:“淳于导死了,正好我也想到了破敌之计。”赵云喜道:“果然是智囊,厉害厉害。”郭嘉道:“没你厉害,刚才我都快吓死了。”赵云道:“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我不如卿。”郭嘉心中长叹,罢了罢了,与赵子龙相交,如饮醇酒,只让人如痴如醉如沐春风。

????淳于导副将晏明也是夏侯惇手下的虎将,听说淳于导被赵云一枪挑了,二千军折损了五百回营全部是逃跑途中累死、吓死、踩死的大吃一惊,立即派人飞马回报曹仁,同时接替了淳于导的指挥位置,继续把守营寨。

????傍晚时分,山间夕阳如血。

????太阳在峰峦顶上已经难以辨认,像一只破碎的蛋黄,金黄的稠汁流淌出来,和天边黑色的乌云搅合在一起。

????晏明眼前营寨的出口恰如一只喇叭口,口下低洼地带便是高坡的终结,眼前立刻展现出辽阔无垠的光秃秃的战场。

????半明半暗的天空下营寨前,出现了漫山遍野的淮南军,到处都是赵云的军旗。威势强大撼天动地的军旅,分成两军推进,右侧是十辆重型飞梭弩箭车,左侧有二十几台巨大的投石机。还有数以百计能迅速攀爬的轻便云梯,两军由矛、盾、兵、刀手和弓箭兵组成。影影重重朦朦胧胧中还有后面排成阵势的威武骑兵。

????晏明的心直沉下去,这仗如何能打?

????“咚!咚!咚!”百多个战鼓同时击打,每队三万,总兵力达到六万战士的淮南兵整齐推进的步伐,更添昏天黑地中杀伐的气氛。

????淮南兵的强大阵容刚集结完毕,天空就彻底的黑了下来。营寨中虽然已经点起火把,但光亮有限,由于山势的影响,照不到淮南兵的影子。更加照不亮晏明的心。晏明眼中,沉静如海的黑夜似乎已经被淮南兵充塞漫溢了。

????这就是郭嘉的计策,选择在黄昏时分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列队备战。向群龙无首的曹兵充分展示淮南军强大的阵容和士气,未与敌交战先寒敌胆。这是恐吓瓦解对方士气的一种战术,尤其对失去主帅的军旅起作用。

????果然,曹军中有很多人已经吓得脸色蜡黄,尿了裤子。尤其是那些战败回来的曹兵还一个劲的影响着军心;“赵子龙简直就是战神,他的枪还没有触及到淳于将军,将军的脖子就冒出一个血窟窿,你们说厉害不厉害?”赵云故意威风凛凛的立马坡下,亲自指挥预备冲锋。曹军的恐怖来源不仅是袁军的气势还有黑夜。他们此刻已经看不到袁兵了。相反的,由于地势高,寨内火把通明,袁军看他们很清楚,一览无遗。也就是说,他们在明,袁军在暗。让人打心眼里、每根毛孔中都生出来防不胜防,不如投降的感觉。

????威吓战!

????赵云秀袍金甲,高声断喝:“我乃常山赵子龙是也!对方主帅出来答话。”一听赵子龙来了,曹营中立即吓昏一二。

????曹营没有主帅,晏明的指挥权也是自封的。棒打出头鸟的蠢事,他可不干。晏明身边还有两名淳于导的副将,夏侯杰和李刚。三人互相谦让。晏明示意夏侯杰出去答话。夏侯杰胆子最小了,我?老子才不去呢。回头那姓赵的追杀我怎么办?笑道:“李将军年纪最长,军中威望最高,还是李将军去吧。”李刚瞪眼,叫道:“那可不行,夏侯将军乃是丞相宗室,说话最有分量,理当由你前去。”夏侯杰咳嗽道:“我虽是宗室,但此刻的指挥大权在晏明将军手上,怎好越俎代庖,晏明将军,在下觉得还是你去比较合适一些。”李刚一听,附和道:“对,我也同意夏侯将军的说法。”

????晏明心里暗骂,你同意个屁,分明贪生怕死。没办法,谁让他逞能要接替指挥呢,硬着头皮走近营门,装模作样道:“赵——”他本想先问候一下赵云的娘亲,以便鼓舞士气的。可想想赵云的厉害头皮发麻,恭恭敬敬道:“赵将军,你找我有事吗?”

????曹军将士听了这句丧气窝囊话,仅剩的一点士气,瞬间如被狂风席卷的乌云无影无踪了。

????赵云都愣了,找你有事吗?!

????“有事,有事,本将军是想对你说,今日我带了二十万大军前来攻寨,你投不投降?”其实没有二十万,这叫号称。就是威吓战必须要做的。曹赤壁之战的时候就曾经对孙权用过。吓得孙权屁滚尿流,不是孔明和鲁肃他差点举手投降了。

????晏明差点tuo口而出说投降。可这样投降似乎让人小瞧了。鼓鼓劲,yaoyao牙,轻声道:“我不投降——行不行啊?”像小女子撒娇耍赖一样。身后的李刚那个气啊,心说你不投降你倒是大声说出来,这叫什么话呀!他气得要死,又不敢上前去说,急的在后面跺脚,心里不住口的骂晏明窝囊。其实他比晏明还窝囊!

????黑暗中已经看不清赵云的样貌,只见他似乎挺了挺xiong,全身立即向外散发一种霸绝天下的威势,厉声道:“三通鼓响过后,如果阁下还不投降,二十万大军顷刻之间就能把这营寨踏成粉末,可别说本将军不念上天好生之德,没给你机会。”徐晃哇哇大叫着从旁边跑上来大叫:“投不投降,再不投降把这里的人全部杀光,将士们擂鼓,准备攻城。”

????不战而屈人之兵,其实并不容易。最好曹军营寨中没有二愣子,要不一切休提!

????“咚!咚!咚!”密集充满杀伐的战鼓声,又一次充斥于伏牛山的山谷中。鼓声像惊雷遍布又似暴雨狂飙山洪暴发,每一锤都像是阎王的催命鼓提醒着曹军将士,时间越来越紧迫了,快下决定。

????赵云和徐晃甘宁比曹军还着急,最好投降,不然还要费好些力气,造成很多伤亡。

????晏明转过身摊开手道:“怎么办?你们说怎么办?大家拿个主意吧?”夏侯杰和李刚对视了一眼,都不想背这个黑锅。便很谦逊的道:“您是主帅,我们都听你的,你说咋样就咋样,你爱咋样就咋样。”晏明心里恨透了这两个王八蛋,心说,你们真是一推六二五啊,没你们什么事。投降了你们闹个被迫。不投降你们不是主帅,杀也杀不到你们头上去。可就他娘的苦了我了。

????“不行,你们两个必须表态,到底投不投降,给个痛快话。”

????夏侯杰眨巴眨巴眼睛,心道看情形打不赢了,敌兵可是有二十万呢。要攻寨估计一两个时辰就搞定了。曹仁的援兵最快也要明天中午能到,怕是顶不住的。可我是丞相的亲戚,怎么好意思说投降,晏明这不是难为我吗?其实夏侯杰这个宗室不灵,和曹出了五服了。曹也没照顾过他,他也不贪图和丞相的关系,反正升官发财没他的事。话又说回来了,终究是亲戚,他要是主张投降,面子上须不好看。

????李刚人微言轻更不敢开口。外面的鼓声已经是第三通了,只要鼓点一停,淮南兵就要攻城了。士兵们都没心思打仗,士气低落的要命。晏明愤然道:“这样吧,不同意投降的举手。”

????这招比较高明!

????没人举手。晏明乐了:“那就是说,大家都同意投降,好,我就代表大家去外面请降了。”

????甘宁站在鼓手身边,一个劲的嘱咐:“你,你多敲一会儿,别停下来,连着敲——”那鼓手汗珠直流,一边敲鼓道:“可是将军,此刻已经够了。”甘宁咂嘴道:“你怎么不开窍呢,让你多敲一会儿,你就多敲一会儿。”心想,多给人家一点时间考虑吗,三通鼓太少了,要是我的话,最少也给五通。

????赵云心里也挺后悔的,早知道多给点时间,三通鼓时间太短了。他挺紧张,期盼着晏明赶紧跑出来投降。

????赵云在鼓声中厉声喊道:“晏明,时间已经到了,如果你再不投降,我就攻城了,快下决心吧。”

????城楼上突然捅出一面白旗,晏明结巴道:“别,别攻城,我们投降,投降。”郭嘉在中军中冷笑了一声:“无谋之辈,果不出我所料。”

????伏牛山击破,前往汝南就是一马平川。赵云合曹军降卒攻击十二三万,杀奔如南城下。荀彧带着后军极速赶来。淮南只留鲁肃诸葛瑾孟公威和乐就坚守。

????汝南围城,曹仁坚守,向身在官渡的曹紧急求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