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240. 捉了一批人质

宋轩 Ctrl+D 收藏本站

????“荆州步兵,骑兵,暂时编入淮南军区,归赵子龙统帅。徐晃、蒋义渠。”

????“末将在。”

????“蔡瑁、张允两位将军统领二十万水军,太劳累了,这样,你们去帮一下忙,把二十万水军,分为四个军,每个军五万人,你们四人每人统领一个军。”

????蔡瑁和张允都是聪明人,一个降将,能获得多大的信任,他们心里有数,这个时候,只怕权力太大,遭人嫉妒,傻子才会握着兵权不撒手呢。一个劲的点头哈腰:“多谢大王,多谢大王,这下子,末将担子轻了,人也轻松了不少,大王真是仁慈。”心里却在说,大王真不是东西。

????接下来就是封赏了,蔡瑁、张允封为乡侯,其余的蒯越等统统封为亭侯。另外封蔡夫人为一品夫人,还嘱咐陈琳把给蔡夫人在襄阳立贞节牌坊,另外后汉书列女传》中去。陈琳一个劲的在心里叹气,这不是胡扯吗?这种女子,也能上列女传,我的娘,我看她上《jian货传》还差不多,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啦。

????少卿,酒宴摆上,众将把酒言欢,都过来祝贺。我是没空应付这些的,我的眼睛从一开始就没能从蔡夫人鼓胀丰腻的xiong脯上挪开去。即派将的一刻,也一直像毒蛇盯着青蛙一般,不曾离开过。

????那个美妙素雅的形象在我眼前频频的晃动,我的xiong口有些不舒畅,血脉也跳动的比平常急速,燥热的不得了。

????蔡夫人低颦浅笑,深藏于素服中的十根春笋般的玉指,伸出两个关节,端起酒杯,柔和的说:“晋王,jian妾敬晋王一杯。助大王早日扫平天下,还百姓一个清平世界。”宽大的袍袖遮住俏脸,扬起粉nen的脖颈,一饮而尽,举起空杯向我示意。

????我点头不已,深表同意:“这也正是本王的夙愿。对了,夫人似乎对书法一道非常有研究,改日,寡人倒要请教一二。”蔡夫人端起一杯茶沾唇,放下:“那里,那里,只是前些日子,请了几个很有造诣的老师,才学了一点皮毛,大王见笑了。”

????她倒是脸不红来,心也不跳,一点羞怯也没有,说的自然急了。

????我也装作不知道:“如今,战乱频仍,做学问的事情日渐枯萎了,尤其是书法,真是消沉极了,夫人能有这么好的老师,真是幸运。寡人没有老师,就请夫人那日不吝赐教一下。”蔡夫人一听这话,似乎品出了别的味道,脸上漂浮的薄红似乎深了一点,头也俯的更低了一点,一会儿,很轻巧的昂起头来,一手掠着额发,同时稍稍的移动曲线毕露的身躯,又似乎决然没有羞涩的样子,说道:“只是大王征战日理万机,怕没有空闲,还是过些时日再说吧。”

????没想到,我会碰了个软钉子,难道是寡人长的不够帅,还是不够文雅,打动不了她。抑或是,这个还有什么别的想法?百思不得其解,一时间意兴阑珊了,对于大臣们的敬酒,也是有意无意的应付,只想早点去休息。

????“诸君,请自便,寡人的头有些沉重,先去休息了。”没劲,老子回去睡觉,省的看着标志的美人,心猿意马,难受得要死。

????蔡夫人在我身后温柔道:“恭送大王。”声音像鸡毛掸子一样掏我的耳朵,痒的不得了。

????当侍女带我走进一间无比奢华的卧房时,赵云从身后跟上来,我听到脚步声回头;“子龙,你有事吗?”赵云脸色凝重,边走边道:“有事,屋里说。”我一听坏了,难不成他看到我刚才色迷迷的德行,想要给我上政治课,这可怎么办。我硬着头皮走进去,努力挤出一脸笑容:“子龙,说吧,什么事。”

????赵云撩起长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大王,末将有一事相求。”我急了,不就是看了两眼有夫之妇吗,至于这样吗?拉着他道:“子龙,你有话就说,这是干什么,大不了我以后——”幸亏我没说完,赵云就接上了:“大王,赵云没求过你什么事,可是这次的事,请大王一定答应。”

????“说,有话快说,行了,我答应了,你说吧,快起来。”赵云不起来,接着说道:“大王,荆州大将文聘,被我打伤了,此刻性命危机,请了几十个大夫都说治不了。云知道,大王是神医华佗的嫡传弟子,这个世上,能够救文聘的只有大王一人了。文聘虽然反叛,但请大王念在他一片忠义,护主心切,救救他吧。”

????原来是这件事,吓了我一跳。“文聘现在哪里?你快起来,我答应了,现在就去。”赵云伟岸的身躯,一下子弹起来:“在军营里,我命人送过来。”

????文聘的伤势的确很重。赵云的枪刺入了左xiong第三根和第四根肋骨之间,是贯穿伤,距离心脏最多也就是一个指头的距离吧。在这个没有外科手术的世界里,如果刺中心脏必死无疑,就算是华佗复生也救不了,现在吗,还有一线生机。

????我开了药方,让人去熬制麻沸散,然后用银针封闭了文聘xiong前的十处**道,给他止血。本来以文聘的伤势早就该死了,多亏了赵云这些天,不断地请医生来医治,才苟延残喘下来。已经溃烂化脓的伤口上,一层层的铺垫这白色、黄se、浅灰色的金疮药。说实话,这些药,不但救不了文聘,时间长了,还会转成死亡催化剂。

????不能做手术,也要消炎。抗生素我是搞不来的,除非回二十一世纪,到药店里去买。

????但华佗的书中记载了一种‘跗骨草’可以去除腐肉,令伤口愈合,我试验过几次,有消炎药的功效。不过,华佗只是外用,清洗伤口。没有口服的记录。文聘都这德行了,就是死马当活马医。当然不会介意,有人拿他做临床试验。

????我开了一副方子,用‘跗骨草’配上十几种中药,告诉下人去煎熬。管不管用,就看文聘老兄的运气了,我是一点把握也没有的。

????文聘灌下了麻沸散,我用刀,刮净了他伤口腐烂的臭肉,用‘跗骨草’清洗一遍,然后自怀中取出针线缝合。最后给他喝下,特制的消炎药。再用特殊的手法,以银针打通他全身的血脉,让遭受震荡重创的心脏恢复正常的运转。文聘灰白死人一般的脸色居然好了一点。

????赵云问:“怎样,保得住命吗?”我摇头道:“难说,至少要七天,才能看出结果。”赵云叹气道:“刘备已经退守江陵,关羽的部队在长坂坡、当阳一线和白帝城的曹成为犄角之势,想要挡住我军去路,我们该怎么办?”

????我道:“刘备本来有十几万蜀兵,此刻又得了霍峻的五六万荆州兵,加上曹的人马,兵力在二十万到三十万之间,这一仗并不好打。我打算双管齐下,让甘宁、张绣、张合,沿大江顺流而下,攻占白帝城,牵制曹。明日出兵长坂坡,总攻江陵,只要孙权的江东军不参战,消灭刘备和曹的残余势力,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赵云担心道:“文聘怎么办?”我笑道:“现在还不是出兵对付刘备的时候,荆州的局势还没有稳定下来,襄阳的防务,我军要接管,江北的南阳、章陵这些郡县,全部都要派兵进驻,想要打江陵至少也是一个月以后的事情了,让他喘口气吧。寡人才不着急呢。文聘,如果能活,七天之后,就能说话了,不能活,七天后也就死了。”

????赵云道:“虽然如此,应该派大将驻守麦城,让刘备不敢轻举妄动。”

????“对呀。”我险些忘了,江陵城还有诸葛亮呢,他可是有鬼神莫测的本事,普通的将领,去了也没用:“这样,子龙,你和徐元直、庞世元帅兵十万,连夜进驻麦城,见机行事。小心刘备的军师诸葛亮,这个人在南阳号称‘卧龙’非常厉害,庞统知道他的情况,遇到事情和他商议一下。文聘的事,你放心好了,我会尽力的。”

????赵云出门的时候,苦笑道:“大王可不要只顾着和人家老婆眉来眼去,忘了文聘的死活。”

????“忘不了,你就放心——子龙,你这是什么意思,寡人可是冰清玉洁的,你不要信口污蔑——”

????卧龙对凤雏,火星撞地球,哈哈,什么结果?

????我做了一件很不光明正大的事情,这是只有看过三国演义的人才能做出来的。我命令胡车儿帅兵三万攻占了襄阳城外二十里,归南阳郡邓县管辖的隆山脚下一个地方——隆中。

????胡车儿来到着名的南阳诸葛庐,里里外外的翻了个遍,连一个会喘气的活人都没有,晋王对他说,这里可能有很多书籍,让胡车儿带回来,也没找到。胡将军一时气愤,点了一把火,把一片茅屋全部烧毁。回去复命。

????我心想不对,诸葛亮一定是把家人搬走了,不要紧,还有一个情况是我知道,曹不知道的,那就是,,诸葛亮的老丈人——黄承彦。这老东西住在沔阳,距离隆中三四十里。把他抓来作人质也是一样。

????天寒地冻的,胡车儿带着人刚回来,没完成任务,挨了一顿臭骂,又被派去沔阳;“再去一趟,把隆中、沔阳这两个县,整个给寡人搜一遍,把石广元、崔州平、黄承彦,这些人的家眷都给我捉来,一个也不许漏掉。”

????胡车儿恨透了那个叫诸葛亮的一家了,恨得他yao牙切齿,浑身哆嗦。心说,要不是那个姓朱的,我能受这么大的罪吗?

????胡车儿憋了一肚子的火,回到隆中,把隆中和沔阳的县令都找来,一顿暴揍,喝令他们把三个人交出来,两天之内见不到人,全部斩首,有可能还诛九族,抄家。两个县令差点当场吓死,忍着全身的淤青伤痛,回到县里,来了一遍彻底的大清查。好在这三个人,都的名人,并不难找。不到一天,就都捉到了胡车儿的面前。

????石广元和崔州平固然是稀里糊涂,黄承彦也不明白呀,好端端的,为何要抓我?

????黄承彦仗着自己德高望重,的大儒,又是刘表的连襟,挥舞着胳膊,跳起来,大发雷霆:“混账东西,瞎了你们的狗眼,知不知道,老夫是谁,老夫是刘表将军的姐夫,你们敢抓我,反了,反了。”

????胡车儿一听就来气了,指着黄承彦的脑门道:“你就是那个姓朱的岳父是不是?”黄承彦纳闷:“什么姓朱的,我女婿不姓朱,我女婿是诸葛亮,孔明,号称卧龙,相当厉害,小子,你小心点。”黄承彦不可一世。胡车儿怒火填膺,咆哮道:“老不死的,你知道外边有多冷吗,害得我跑了好几趟,我要不揍你,实在难消心头只恨。”上去一顿暴打。还是不解气,对士兵道:“把这几个人的家眷,只要是能喘气的,全都给我带走,对了,把他们的棉衣,都给我tuo了,让他们也常常挨冻的滋味,走,回去复命。”

????胡车儿缺了大德了。可怜黄承彦一把老骨头,穿着贴身的nei衣走了将近四十里的山路,到了襄阳后,前xiong已经冻成了一块钢板,用拳头一敲,哐哐作响。

????石广元属于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主,他是没事。崔州平可不行,哥们出身名门,乃是前朝太尉崔烈之子,荆州城有名的大户,两百多口人,黄承彦是个知识分子,也是个土财主,家里也有五六十口子,全部被带进大牢。

????胡车儿进来报告:“大王,那些人全都被我带来了。”

????我一听大喜;“快,把他们三个,给我带进来。”胡车儿傻呼呼道:“不是三个,末将捉了三百多个呢?”

????我翻白眼,没文化,就是没文化,不开窍。“你把三名主犯给我抓来。”这次胡车儿听懂了,一溜小跑,出去。不大一会儿,连踢带踹的,把黄承彦三人带进来。

????这三个都是腐儒,脾气又臭又硬,属于宁死不屈的类型。三人全都tian着脸,鼻子里喷出粗重的气息,那意思:老子就是不服你,看你怎样?!

????心里不服,可身ti受不了,三人冻得缩成一团,抖成一个。眉梢眼角,都起了白色的寒霜。

????“黄承彦,你女儿,那个丑八怪跑到那里去了,快点说出来,不然,我立即宰了你老婆。”我觉得对付这几位,没必要费口舌。

????黄承彦没说话,石广元不干了,怒目圆睁:“我说怎么好端端被抓,原来是打不过人家,想要害人家家眷。还晋王,呸,狗都不如。”我知道石广元为什么这样狂,因为他没有家小,无牵无挂吗?我冷笑着对外面拍手,两个亲兵带着一身凉气,撩起厚厚的门帘冲进来“大王,有何吩咐。”

????“去,把石广元给我阉了,等回到洛阳,送到宫里做宦官。”

????“是,大王。”

????“袁熙,你不得好死,老天会报应你的,你个王八蛋——啊——”

????“怎样,崔州平,你家里可是有jiao妻美妾呀,说不说?不说的话,和石广元一个下场。还有你,黄承彦,你要是不老实,你的三个女儿,两个小妾,我全都送到ji院里去,让她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我说。”崔州平脸色惨白,噗通一声跪下去。“大王,我说,我说,诸葛亮的弟弟诸葛均还有老婆孩子都在三江——”

????“住口,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你不能出卖我的女儿。”黄承彦抬起右脚,把崔州平踹倒在地,疯了一般喊道:“我黄承彦在江南江北也是有头有脸的,你敢这样对我,不怕天下的清流,都骂你。”

????“清流?一群混吃等死的废物,寡人会怕他们。来人,把黄承彦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板,记住,千万别打死,留着他还是有用的。”

????黄承彦是个瘦老头,没几斤肉,胡车儿从后面一揪脖领,从地面上提起来,扔到门外。亲兵上来,架到院中,一顿暴打。

????“大王,大王,孔明把他的家眷都藏在三江县的沔水镇了,你派人去捉他们吧,只求你放了我的家人。”史料

????“抱歉,现在还不能放,要等寡人抓住了人再说。”

????胡车儿将军再次顶风冒雪,来到八十里外的三江县。在当地人民政府的配合之下,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诸葛均、黄婉贞和诸葛瞻母子给捉拿归案了。

????我也不和黄婉贞见面了,听胡车儿一形容,就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胡车儿撇着嘴,凄惨的说:“太丑了,黄头发、黑脸上长满了麻子,蒜头鼻子,还没有门牙,大王,末将看了一眼差点以身殉国了,你可得奖励我。”

????有那么丑吗?诸葛亮真是奇人,真像胡车儿形容的一样,他也挺凄惨的。

????“去,把这个消息,散步出去,回来领一百两黄金。”

????诸葛亮的老婆太丑了,我还是想去观赏刘表的夫人。可是,这蔡夫人对我老师若即若离,不冷不热的,让我提不起兴致。

????()